當前位置:

白銀連環殺人案嫌犯願捐器官,“狼心狗肺”有人要嗎?

張田勘 學者

7月19日下午,備受關注的白銀案審理結束。高承勇已全部認罪並向家屬三鞠躬,向家屬道歉。高承勇在甘蒙兩地作案11起,強姦殺害11人,均為女性。高承勇表示,如無能力賠償,願意捐獻器官。法庭將擇日宣判。

殺人嫌犯願捐器官,可行嗎,有人要嗎?

嫌犯(罪犯)捐贈器官的可行在於法律是否允許。1984年10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衛生部、民政部等聯合頒布實施《關於利用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的暫行規定》。中國對無人收殮或家屬拒絕收殮的死刑罪犯自願將屍體交醫療衛生單位利用;經家屬同意捐獻的死刑罪犯屍體或屍體器官可供給醫療衛生單位使用。

然而,這一做法廣受批評,並且將很多人的冤案與其有權貴要利用嫌犯的器官供移植聯繫起來。因此,中國宣佈,從2015年1月1日起,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為移植供體來源,公民逝世後自願捐獻的器官將成為器官移植的唯一供體器官來源。

從這個規定來看,嫌犯高承勇的器官是不可能使用的。而且,高承勇是以賠嘗作為前提來捐贈器官的,因此其器官不是捐,而是賣。按照法律,該案的眾多被害人及其家屬可以獲得賠償,但是由於刑事被告人沒有賠償能力,導致即便法院做出判決也無從執行,因此,現實中存在大量存在刑事案件被害人及其家屬無法獲得賠償的情況,也稱為刑事賠償“白條”現象。

高承勇自知其經濟條件並不算富裕,賠償能力極為有限,而且被害人數眾多,僅死亡賠償金就會非常高昂,再加上其他的精神損害、喪葬費用,必然超出其賠償能力,因此才提出了賣器官的方案。儘管這是也是一種悔罪的表現,但是,基於法律和現實的種種情況,高承勇用器官來賠嘗的做法未必可行。也就意味著此案如果判處高承勇死刑的話,可能會再次陷入刑事賠償“白條”的陷阱。由此,該案的審判也再次向社會提出了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如何創立一種更加有效、更加完善和更人性化的救助賠償制度。

問題的另一面是,如果死囚自願捐賠器官,是否可以利用?如果利用,病人願意採用嗎?在一些國家和地區,死囚捐贈的器官是可以利用的,例如中國的台灣地區,但是即便死囚願意捐賠器官,也有相當多的受者和家屬心存疑慮,不願接受犯人的器官,認為那是“狼心狗肺”,移植之後不僅不吉利,還有可能受到傳染,成為凶神惡煞的罪犯。

“狼心狗肺”不過是一個比喻,指的是一個人的品性、人格壞,而且由於壞的品性犯下了許多罪行。但是,一個人犯罪實際上是綜合因素的結果,如果僅僅追究器官的責任,大腦起主要作用,因為大腦才是人的意識的産生地和行為的指揮者和支配者。如果要説器官有好壞,罪犯的大腦才稱得上“狼心(腦)狗肺”。但是,意識是活著的人的大腦的産物,人死後組織器官已經停止了活動,意識無從産生,也談不上“狼心(腦)狗肺”。

不過,美國亞利桑那州立大學心理學教授蓋裏•希瓦茲歷經20多年對70多例器官移植受者進行研究,發現至少10%的器官移植受者有“性格轉移”,即受者“繼承”了器官供者的性格。原因在於,人體的所有主要器官都擁有某種細胞記憶。當它們被移植到其他人身上後,器官攜帶的記憶就從一個人身上轉移到另一個人身上。

因此,器官移植的供者在行為和心理上影響受者的事實和科學根據是存在的。即便在死囚器官可利用的國家和地區,人們嫌棄罪犯的器官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實,這也從另一個角度提供了不到萬不得已不應利用罪犯的器官的根據。因為,也許罪犯的某些人格可以通過器官潛移默化地影響受者,儘管在這方面還需要更多的研究結果來證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9_16866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