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親子園虐童:示範項目怎成“三不管”

由於辦證難,攜程只有通過挂靠當地婦聯的機構,才能“開上”親子園,但遺憾的是,這也是並不合法的。

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還在發酵。

11月8日上午,上海攜程商務有限公司向長寧警方反映稱,發現其在辦公樓內的攜程親子園存在工作人員疑似傷害在園幼兒身體的行為,警方立即派員到場控制涉事的四名工作人員,現其中三人因涉嫌虐待被監護、看護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攜程是上海知名企業,要解決員工的托幼難題,要辦託兒所,當然有實力。攜程親子園的規模確實也不小,場地面積800平米,保健室、保潔室、營養室等一應俱全,設計可容納100多名幼兒。

但正是因為攜程親子園太大,所以不得不去辦證。我簡單做了一下搜索,要辦一個託兒所,需要教育、消防、防疫站等多個部門的審批,每個部門會有幾個到幾十個不等的條件,任何一個條件不符合,都可以讓你失敗重來,所消耗的時間精力成本十分巨大。所以,即使是攜程,最終也沒有堅持把證給辦下來。

提供解決方案的是上海市婦聯,在婦聯的支援下,攜程順利拿到了“準入證”。

上海本地媒體新民網曾在2015年底報道,經長寧區婦聯牽頭,攜程公司與上海《現代家庭》雜誌社旗下“為了孩子學苑”共同努力下,精心設計打造“婦女兒童之家——攜程親子園”日常託管服務項目,著力解決職工1歲半至3歲左右的孩子在上幼兒園之前家中無人帶教的困擾。

但此項目迄今仍未在上海市教育局審批備案,法律上並不合規。而且,這家當地婦聯全資控股的“為了孩子學苑”,並不是具有法律意義的實體公司,沒有運營經驗,更不具備幼托資質,這已涉嫌違規辦學

説白了“為了孩子學苑”的機構其實是冒牌NGO,走的是向社會提供專業服務的道路。現在出事後再看,他們並沒有運營託兒所的專業能力,當初極可能是依仗著母體的特殊渠道,取得了攜程親子園的運營權。所以,攜程親子園虐童事件的大背景,其實是“辦證難”。攜程只有通過挂靠當地婦聯的機構,才能“開上”親子園,但遺憾的是,這也是並不合法的——而這種非法的性質,決定了親子園在運作規則、辦學標準、教師資質等環節的隨意性。

攜程牽手當地婦聯,妄圖“一勞永逸”;當地婦聯為雙方搭橋,隨時可“全身而退”;而當地教委則以機構沒有備案,當做了“免罪金牌”——就這樣,本是示範項目的親子園,游離在了攜程、婦聯、教委“三不管”的真空地帶,只剩下了無辜的幼兒和悔恨的父母。

這一事件,從小的切點暴露的是一些無證幼托機構在辦學過程中的混亂管理;而背後則是民辦幼托機構辦證難,教育部門監管空白,甚至是相關組織利益尋租等一系列深層問題。

這也決定了對該事件的追責絕不應止于施虐者和機構負責人。其中涉及的相關組織的失察責任、相關部門的監管缺位,辦學過程有無權力尋租等都必須一一查清,給輿論一個負責任的交代。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