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文明對話正當時,將助力亞洲發展

汪遒 復旦大學國際關係與公共事務學院

亞洲文明是古老而又年輕的文明,是區域化與全球化相結合的文明,更是傳承與共用相伴的文明。習近平主席指出:“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通過對話,可以將“文明是多彩的、文明是平等的、文明是包容的”等內涵傳遞開來。這也給亞洲國家應對發展挑戰,共建美好的亞洲文明未來提供了重要的合作渠道。

亞洲文明是燦爛的、輝煌的,但也面臨著一些挑戰。在剛剛過去的2019年4月,斯里蘭卡多個城市發生連環爆炸事件,該事件震驚了全世界,給整個斯里蘭卡蒙上了恐怖主義的陰影,是該國自2009年內戰結束以來遭受的重大恐怖襲擊。我們看出,亞洲文明乃至世界文明都在受到種種負面因素的威脅。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第八屆聯合國文明聯盟全球論壇開幕式上指出,當今世界,文化、宗教或身份不同仍然成為在一些國家和地區造成嚴重問題的因素。所以,追尋當前亞洲的問題本源並克服這些挑戰,是應有之義。

第一,亞洲文明在世界文明中的地位急需提升,對話正當時。

當今世界秩序中的政治、經濟、文化秩序並不十分匹配,亞洲文明面臨著一種結構性矛盾。世界經濟重心和政治中心,逐步轉移到亞太區域,傳統意義上的大西洋區域的地位在下降,尤其是東亞、南亞和東南亞的地位在不斷上升。

與逐步提高的經濟和政治維度相比,文明維度上,傳統秩序仍佔據主導地位,即由歐美主導。比如,英語仍然是世界最通用的語言,電影主要以好萊塢式的西方價值觀為主等。作為世界文明秩序下的亞洲文明,有必要通過對話來“增強亞洲文化自信,促進亞洲協作互信,凝聚亞洲發展共識,激發亞洲創新活力”,旗幟鮮明地反對西方文明作為“正確”文明的“單一文明論”或西方文明與非西方文明對抗的“文明衝突論”。

第二,亞洲文明內部存在著不同的文明,國家間在某些領域存在一些競爭性的行為,對話是最好的接觸方式。

比如,雖然中韓兩國近年在世界非物質遺産申報過程中不乏相互較量的情況,但並不妨礙南韓留學生多年在華數量國家排名中第一。同時,因為文明具有可超越政治、經濟、安全等敏感核心地帶的跨越性,對於善意與合作可以傳承與發揚,對競爭性甚至敵對性的行為可以發揮釋疑與調整等作用。放眼整個亞洲,此前並未有如此大規模高層次的文明對話,由此可見,亞洲文明對話出發點極具前瞻性。

第三,中華文明是亞洲文明的重要組成部分,與其他文明水乳交融,通過交流互鑒可以消解對中華文明的偏見。

眾所週知,眾多國際問題專家將冷戰後世界秩序稱之為美國主導的自由國際秩序。然而,基辛格指出,“長期以來,對世界秩序的探索幾乎完全是由西方社會的概念來定義和解釋的,而如今作為當代基石的西方秩序觀正陷入危機,由西方建立並稱頌的世界秩序目前正處於一個十字路口。”文明領域是世界秩序的重要組成部分,容易被當作靶標形容為中國挑戰世界秩序的一個手段。

這種錯誤作法有抬頭的趨勢,究其根本並不具備實施基礎。首先,中國經濟領域取得重大成就,離不開冷戰後的全球化進程。放在當下,中國與各國的文明交流互鑒,正是延續著中國對外開放、包容和合的理念。其次,中華文明本身就是包容性的,並不是封閉的、競爭性的。

習近平主席指出:“2000多年來,佛教、伊斯蘭教、基督教等先後傳入中國,中國音樂、繪畫、文學等也不斷吸納外來文明的優長。中國傳統畫法同西方油畫融合創新,形成了獨具魅力的中國寫意油畫,徐悲鴻等大師的作品受到廣泛讚賞。中國的造紙術、火藥、印刷術、指南針四大發明帶動了世界變革,推動了歐洲文藝復興。中國哲學、文學、醫藥、絲綢、瓷器、茶葉等傳入西方,滲入西方民眾日常生活之中。《馬可•波羅遊記》令無數人對中國心嚮往之。”所以,通過對話可以加深理解,可以破解文明間的壁壘,加強文明間的融合。

亞洲文明的發展,是伴隨世界秩序中亞洲地位的提高而發展的。亞洲各國,通過交流互鑒可以融合釋疑,推動發展;中華文明,與全球化相得益彰,與亞洲及世界文明相容並包。相信各國在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中將在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上産生更強的共鳴。(責任編輯: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7_206367.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 亞洲文明對話大會
  • 首屆亞洲文明對話大會于5月15日在北京開幕。大會的主題是“亞洲文明交流互鑒與命運共同體”。習近平主席將出席大會開幕式、發表主旨演講,並出席有關活動。大會主要包括開幕式、平行分論壇、亞洲文化嘉年華、亞洲文明周等。亞洲47個國家以及域外其他國家的政府官員和文化、教育、影視、智庫、媒體、旅遊等領域的代表共計2000余人將參加大會開幕式和分論壇。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