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即將來臨的老齡化社會,城市準備好了嗎?

陳建偉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副教授

全球範圍內的老年人口正在迅速增長,據國際機構估算(UNFPA),全球人口中60歲及以上人口比重達到了12.3%,預計到2050年這一數字上升到22%。中國的數據顯示,人口老齡化程度要高於全球平均值,2017年全中國65歲及以上人口的比重就已經達到了11.39%的水準,其中城市的人口老齡化程度相對更高。北京、天津、上海和重慶的65歲及以上人口比重分別為12.5%、11.29%、14.26%、14.28%,還有部分省份的這一比重超過了13%,如遼寧、江蘇與四川。據估計,到2030年,中國45-59歲大齡勞動力佔比將達到36%左右,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將達到25%左右。

毫無疑問的是,老齡化加速將會對城市高品質發展帶來多方挑戰,這可以從老年人口面臨的挑戰來分析。

一是健康方面的挑戰,包括身體健康和心理健康。隨著人口年齡增長到一定階段,人體遭遇生理疾病的風險不成比例地上升,這就需要更好的醫療保健基礎設施和服務加以保障。此外,老齡人口的心理健康也需要額外地關注。因此老齡化對經濟社會的第一大挑戰就來自醫療保健體系的供給能否及時響應需求。

二是安全方面的挑戰,包括居住安全與行動安全。保障老年人口的居住安全與出行安全,是保障老年人口生活福利的必要條件。由於老年人口的活動能力相對青年人口有所限制,現代城市的居住和交通基礎設施必須要考慮到老年人口的行動能力。沒有居住和出行的安全保證,老齡人口很容易被排斥在社會公共生活之外。因此,老齡化加速對城市基礎設施的老齡人口生活適宜性和無障礙帶來挑戰。

三是獨立性方面的挑戰,包括經濟獨立性和生活獨立性。中國的傳統社會是家庭養老模式,而傳統農業生産活動的生産率又低,老年人口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就意味著完全失去經濟能力。改革開放以後,隨著人口流動和家庭功能轉型,加之計劃生育後家庭少子化,家庭養老模式受到較大衝擊,而完善的社會保障網路尚不健全,低收入家庭的老年人口的經濟獨立性和生活獨立性堪憂,這嚴重影響了老年人口的生活福利,對城市的包容性發展帶來了實實在在的挑戰。

然而,從目前我國的養老保障和基礎設施等方面發展現狀來看,應對老齡化的挑戰還存在諸多不足。

一是醫療健康體系的人才培養不足。不可否認的是,醫療保健服務是一種高技能服務,需要具備較深的職業知識素養,這有賴於高等教育體系的培養。然而,從我國的普通高等教育培養結構來看,醫學本科畢業生數佔普通本科畢業數的比重從1994年的9.46%下降到2017年的6.81%。醫療健康行業的高層次人才短缺,造成醫療服務價格居高不下,而醫療服務水準無法有效改善。

二是城市基礎設施對老年人的無障礙通行度較低。相對於發達國家公共基礎設施普遍存在的無障礙通道設施,以及公共交通工具對老年人特殊需求的充分考慮,中國大部分城市公共基礎設施與公共交通的老年人口友好程度還有待提升。

三是老年人口的收入與健康不平等問題比較突出。研究表明,缺乏勞動收入的老年人口,養老金收入是主要的收入來源,對於保障老年人口的健康非常重要。但由於我國的養老金支付水準存在著較大的城鄉和區域差異,由養老金不平等造成的老年人收入、健康與福利不平等程度非常大,這不利於實現社會公平。

人口老齡化本身是經濟發展的果實:歸功於經濟發展和收入增長,人們得以獲得更高的營養水準、更好的醫療保健條件、更優的生活環境,人口預期壽命大大延長,全人口享有的經濟社會福利比以往任何低人口壽命預期的社會都要來得更好。儘管老齡人口因勞動能力降低、對醫療保健需求更高而對社會平衡發展帶來挑戰,但只要制定恰當的社會政策,這些挑戰就能夠得以克服。

一是要加大與老齡人口醫療健康保障服務相關的專業人才培養力度。人才是老齡化事業發展的第一資源,也是緩解醫療服務供給不足的必要前提。政府需要加大對醫學類專業人才培養的支援力度,通過擴大人才培養來促進醫療服務供給增加。

二是要構建老年友好型社區與城市,消除老年人口歧視觀念,積極構建老年人口城市生活的公共安全網路,將老年人口納入到社會公共生活體系中。

三是要進一步完善社會保障體系,加大對高齡經濟困難人口或家庭的補貼力度,將低收入家庭的老年人口納入到社會醫療服務體系中來。

另外,也要在全社會形成贍養老人和敬老助老的社會風尚,消除對老年人口的歧視。(責任編輯: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6_206766.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