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優先”攪局國際會議,北極或引發全球競爭

孫興傑 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

北極理事會部長級會議結束了,但是沒有發表共同宣言,一個重要的原因是美國拒絕簽字。從1996年成立北極理事會以來,發表共同宣言是常規的成果,但是今年,這一個慣例被打破了。在這次會議上,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的演講昭示了未來北極發展的另外一個方向,蓬佩奧並沒有提到“氣候變化”,而是將焦點對準了北極的地緣政治和地緣經濟。美國不僅“攪局”了共同宣言,而且提出了一條未來對北極發展頗具危險的道路。

北極地區對於人類的最大價值在於維持全球生態系統的穩定,而最近十年來,北極的冰川不斷減少。美國國家海洋和大氣管理局的的報告顯示,從1970年代末開始,北極的海冰範圍在每一個月、每一地區都在實質性的減少,除了冬季的白令海峽。美國著名記者托馬斯•弗裏德曼在他的新著《謝謝你遲到》一書中,將氣候變化視為人類社會急劇變遷的重要動力,人類的活動正在改變地球的面貌,弗裏德曼認為地球進入了人新世,也就是説,人類成為地球演化過程中非常重要的動力。工業革命以來,各種排放急劇增加,森林面積減少,南極和北極的冰川維持了全球溫度的穩定,但是冰川急劇減少,地球吸收的熱量增加,進一步加快了全球變暖的速度。

北極的未來和前景關係到全球,既是全球氣候與環境治理的組成部分,也是世界政治的組成部分。可以説,沒有世界政治的視野,全球治理就缺少政治的基礎。遺憾的是,在北極理事會上,蓬佩奧的演講將“美國優先”帶到了會場,以國際政治的邏輯來面對北極這個世界政治的話題。

首先,蓬佩奧沒有提到“氣候變化”這個詞彙,沒有提及,意味著美國並不認為氣候變化是北極事務的重要議題。特朗普上臺之後從巴黎氣候協議中退出來,同時否認氣候變暖的存在,改變了清潔能源法案,美國繼續加快油氣資源的開發。氣候變化這一世界政治的問題並沒有進入美國國際政治的視野之中。

其次,蓬佩奧關注的焦點是北極的地緣政治價值。隨著北極海冰的減少,北極航線的價值越來越凸顯出來。通過北極航線,高緯度港口將會獲得更大的價值,北極航道大大縮短了世界主要經濟體之間的航運距離。關於西北航道的問題,美國和加拿大之間也存在很大的矛盾和糾紛,加拿大認為西北航道屬於加國的主權,而美國反對,認為西北航道是國際航道。西北航道類似于蘇伊士運河或者巴拿馬運河,航道的歸屬自然會涉及到收益的問題。

最後,北極有豐富的自然資源,尤其是油氣資源。美國認為北極蘊藏著13%的全球未發現的石油以及30%未發現的天然氣。可以預見,在未來自然資源的爭奪中,美國將是急先鋒。由此,北極地區因為資源開採和開發會更加政治化,如果沒有各方能夠同意的規則的話,北極地區將不可避免地“巴爾幹化”,成為全球競爭的“公地”。

對於沒有發表共同宣言,此次會議的主席、芬蘭外交部長蒂莫•索伊尼認為,這是很遺憾的事情,另外,他也認為氣候變化是北極面臨的一項根本的挑戰。北極面臨的挑戰也是全人類面臨的挑戰,氣候變暖、生物多樣性等問題關係到人類的未來。在一個全球性挑戰不斷加劇的時代,如何構建世界政治的視野是當下全球治理必須面臨的課題。(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20636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