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從特朗普兩任妻子第一夫人之爭談美國的第一夫人們

陶短房 旅加學者

特朗普時代的白宮總是顯得很熱鬧,有些讓人感到緊張,有些則不免有些八卦。最新的八卦類熱鬧,莫過於其前妻伊凡娜特朗普日前(ABC播出於10月10日)對媒體宣稱“我是第一夫人”,引發其現任妻子梅拉尼婭特朗普的憤怒回擊——後者通過第一夫人發言人格裏沙姆強調“我才是住在白宮裏的美國第一夫人”、“前特朗普夫人的言論空洞無物,只是為博眼球和追逐私利所發的噪音”。

白宮又不是東方古代的皇宮,怎麼還上演了宮鬥戲?第一夫人真的可以爭麼?

第一夫人其實準確的名字是“第一女性”(First Lady),意思是“陪伴總統出席各種正式禮儀活動的女性”。美國乃至世界上第一位有“第一夫人”稱號的女性,是1809-1817年任美國總統的詹姆斯麥迪遜妻子多莉麥迪遜。不過在一戰之前,作為共和國的美國,其第一夫人們多半仍定位為任上主要扮演的是“夫人”而非“第一”角色,公共定位則是“總統的賢內助”、“白宮的女主人”,最重要的露面場合是白宮國宴、招待會和各種來訪、出訪禮儀場合,主動性的活動、言論和著述並不豐富,這和歐洲宮廷貴婦們在聯絡各國宮廷感情、彌合國內各階層裂痕等方面的活躍和高能量形成鮮明對比。她們中例外的是林肯夫人瑪麗托德林肯,但這位19世紀的強勢第一夫人似乎“生錯了年代”,在當時並未給美國人留下很好的印象。

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妻子埃莉諾,是美國最早以“夫人外交”著稱的“第一夫人”。在二戰期間,她充分發揮其“女性外交”的親和力,成為身患殘疾、行動不便的羅斯福“不在編的親密助手”和“白宮真正的女主人”,羅斯福去世後,她出任美國首任駐聯合國大使,主導《世界人權宣言》的起草,大力倡導保護人權、婦女權益,她的這些外交才能、人脈和能量,許多都是在漫長的兩個半“第一夫人任期”中積累的。

縱觀特朗普入主白宮前的歷任美國第一夫人,大抵可分為五種類型。

——“多莉型”:即和多莉一樣主要扮演“夫人”的、僅滿足於禮儀性出席的傳統第一夫人,很難在公開場合找到專屬於她的觀點、意見。主動性的活動、言論和著述並不豐富。20世紀30年代之前的絕大多數美國第一夫人都是這一類型。許多美國人將南希裏根也歸入這一類。

——“埃莉諾型”:像埃莉諾那樣充分發揮“女性外交”的親和力,且留下美好名聲的第一夫人,如果離開白宮後繼續“發光發熱”就更錦上添花。希拉裏克林頓的支援者喜歡將其偶像與前者“歸類”。

——“羅莎琳型”: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是個被公認“當前總統比當總統稱職”的政治家,但他的妻子羅莎琳卡特卻是公認的“強勢第一夫人”:在卡特總統競選期間,她曾奔走41個州,獨立幫助丈夫競選;卡特當選後,她積極投身衛生、婦女平權和慈善事務。她是第一個以熱衷政治著稱的第一夫人,據説在白宮期間,經常直接和卡特談論國內外大事。希拉裏克林頓的反對者喜歡將她歸類于這一類型。

——“傑奎琳型”:與羅莎琳相比,肯尼迪總統的妻子傑奎琳則是另一種風格的第一夫人——她公開展示其對音樂、歷史、文化的關注,精心佈置白宮和各種外交禮儀場合,讓自己和這些禮儀場合均能成為“足以代表國家形象的典範”。她精通多國語言,能和重要國家的領導人用其語言對話,以拉近彼此間的好感,她還小心翼翼地平衡“時尚”和“國家形象”間的關係,讓自己既光彩照人,又大方得體。她仍然是“配角”或“陪襯”,卻將這一職能發揮到極致。傑奎琳之後的大多數第一夫人都或多或少在借鑒“傑奎琳模板”,如芭芭拉布希、勞拉布希和米歇爾奧巴馬莫不如此。

“瑪麗.托德型”:這恐怕是最糟糕的第一夫人門檻——如前所述,作為林肯這位“最偉大總統”的配偶,瑪麗托德林肯長期以來頂著“敗家、善妒、兇悍”和“同情奴隸制、和丈夫志不同道不合”的污名,儘管有不少替她翻案的文字,但畢竟在她之後,沒有任何一位第一夫人敢選擇這樣的模板。

除了這些“正牌第一夫人”,美國歷史上還出現過11位“代理第一夫人”,即實際上不是“總統的夫人”的“第一女性”。

這種情況多半是因為總統單身或喪偶:

單身的有詹姆斯布坎南,“代理第一夫人”是侄女哈裏耶拉恩,格羅弗克利夫蘭則是妹妹羅斯克利夫蘭,不過克裏夫蘭總統很快在任上結婚。

喪偶的有安德魯傑克遜,“代理第一夫人”是兒媳薩拉-約克.傑克遜和侄女侄女艾米麗道爾森;馬丁范布倫,“代理第一夫人”是兒媳安吉裏卡范布羅;哈裏森,“代理第一夫人”為兒媳簡伊文哈裏森;約翰泰勒,“代理第一夫人”為兒媳普莉西亞科帕泰勒;托馬斯傑斐遜,“代理第一夫人”為女兒瑪莎傑斐遜蘭多夫和朋友的妻子麥迪遜夫人;本傑明哈裏遜,“代理第一夫人”是女兒瑪麗哈裏遜麥基;阿瑟,“代理第一夫人”是妹妹瑪麗麥克羅伊。

傑克遜和傑斐遜都曾用過兩名“代理第一夫人”。

在特朗普入主白宮之前,“第一夫人”爭位的現象從未發生過,何以特朗普家例外?

首先,梅拉尼婭“存在感”弱了一些。

模特出身的梅拉尼婭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出生於海外(斯洛維尼亞)的第一夫人,第一位海外出生的第一夫人出現還要追溯到1825年,當年當選的第六任美國總統約翰.昆西.亞當斯的妻子路易莎亞當斯出生於俄羅斯聖彼得堡。

她也是自冷戰結束以來美國學歷最低的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有哈佛大學法學院法律博士學位,勞拉布希是圖書館學碩士,希拉裏克林頓是耶魯大學法學院和衛斯理學院的高材生,而梅拉尼婭只在斯洛維尼亞盧布爾雅那大學讀到大一就退學做模特,移民美國後仍然以模特為職業,此次選戰期間她還曾被指責“網站學歷造偽”,最終不得不刪帖了事。上一個學歷和她不相伯仲的是芭芭拉布希(1989-1993年為第一夫人),和梅拉尼婭一樣,她也是讀到大一便退學,嫁給了當時還是個海軍飛行員的老布希。

也就是説,梅拉尼婭學歷不高,除了模特外缺乏專業經歷,去年7月特朗普獲得共和黨內總統候選人提名資格後的基調演講竟被許多人指出和米歇爾奧巴馬2008年“丹佛演講”高度“撞臉”,更鬧出不大不小的公關危機。她在特朗普投身政壇前幾乎很少在網路平臺上出現,此前在媒體和公眾前的“高度曝光”還要追溯到她的模特生涯,特朗普參選後,她的推特隔三差五更新,內容不外時尚、美食、旅行、個人照片和資訊——即便如此還鬧出“假學歷風波”、“高跟鞋視察災區”等公關危機。

更要命的是,由於要照顧未成年孩子,特朗普上任伊始梅拉尼婭留在了紐約,白宮的“第一女性”實際上是有顧問頭銜的特朗普女兒伊萬卡,而伊萬卡恰是特朗普和伊凡娜的女兒。如前所述,“第一夫人”未必需要是總統妻子,但一定要和總統“出雙入對”,事實上早就有“伊萬卡才是第一夫人”的説法。好在梅拉尼婭補救較快,很快搬進白宮並增加了和特朗普“同框”機會,而伊萬卡也很注意給父親和繼母“留鏡頭”——但早就是“前妻”的伊凡娜就不會如此配合了。

其次,伊凡娜的“存在感”一直未從特朗普家族消失。

她的三個孩子都已成年,且在特朗普競選過程中功不可沒,相反梅拉尼婭則有些“既無功勞又無苦勞”之嫌;她本人能力不俗,特朗普雖和她離異,對其能力卻始終看重,不僅彼此間有直撥電話互通,甚至有傳説稱特朗普曾提名捷克裔的她出任駐捷克大使。

不僅如此,伊凡娜10月10日還出版了一本書《正在升起的特朗普》,此時一番火爆言論確有搭車賣書之嫌——這一點梅拉尼婭倒是看得很準。

但伊凡娜的話其實相當有分寸,她和ABC記者談話的原話,是“我是特朗普的第一個妻子,所以我是第一夫人對吧”——這既可以解釋為“美國的第一夫人”,也可解讀為“特朗普的第一任夫人”,她顯然希望大家往前一個概念聯想,但如果事情鬧大了,她大可説“我的意思是後一個概念”。

反觀梅拉尼婭,授權發言人發佈的聲明強調了幾個要點——“我是現任特朗普太太,她已經離了”、“我現在住在白宮,她只能呆在外面”、“她是在賣書呢,你們別上當”。應該説,這三點都很精準,抓住了問題的實質,對伊凡娜而言卻如隔靴搔癢:如前所言,只要她蹦起來,伊凡娜的計劃就成功率,而梅拉尼婭不僅蹦了,還蹦得挺高,她一再強調“我才是正牌”,卻似並未發現對手其實一語雙關,攻守自如。

最後要説的是“第一夫人”究竟是不是一個職務?

理論上不是,但實際上卻“有一點”。

從1978年卡特時代起,美國第一夫人就擁有獨立的辦公室、活動預算和幕僚班子,近幾任美國第一夫人的幕僚班子人數都保持為“15+3”(15個在編職工和3個從白宮社會秘書辦公室“支援”來的“臨時工”),年度預算達150萬美元左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17256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