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規範化管理是無人機行業的自我訴求

謝偉鋒 中國網時事評論員

4月17日、18日,客流量全國第四的成都雙流國際機場連續兩天發生無人機干擾民航事件,共造成34個航班備降、40多個航班延誤。無人機擾航事件從2015年開始出現,並有呈現出日趨嚴重的趨勢。2015年,全國共發生無人機擾航事件4起,2016年,全國發生的這類事件猛增至23起。包括杭州蕭山機場、深圳寶安國際機場和昆明長水機場等國內繁忙航線中樞,都連續爆出無人機闖入機場凈空保護區事件,嚴重影響機場飛行安全。

安全無小事,頻頻見諸報端的無人機“黑飛”事件,對於整個無人機行業都將産生直接性的負面影響。尤其是在無人機的産業重心趨向於普羅大眾的消費級的背景之下,數千元就能入手的消費成本,讓更多的無人機“飛入尋常百姓家”。民間的無人機存量呈現線性增長,“天高任鳥飛”成了絕大多數無人機操作者的心理常態,這無疑加大了飛行空域安全的隱患性。

但事實上是,無人機並非是無人管。今年1月中旬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公開徵求意見稿)》中就明確:凡違反國家規定在低空飛行無人機、動力傘、三角翼等通用航空器、航空運動器材,處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情節較重的,處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但略顯尷尬的是,偵破無人機“黑飛”難度較大,目前從新聞報道來看,還沒有肇事者被落地查人。執法者“拔劍四顧心茫然”,表明懲處手段並不能夠成為解決無人機“黑飛”問題的單一方案。要讓無人機真正飛進可控的視線範圍之內,還需要通過規範化管理來實現。

可以肯定的是,無人機進入到全面的規範化管理,是大勢所趨。雖然,目前,還沒有發生因為無人機事件導致的重大飛行安全事故,但包括墜機傷人、侵犯禁區等偶發事件,構成利益損害,這已讓無人機管控提上了議程。兩會期間,就有人大代表提出要加強對無人機的監管,指出要亟需出臺系統的管理法規,設立無人機行業準入制度和規範管理部門。

制度建設是一方面,另外還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在民用無人機領域是走在世界前列的,很多産品標準由國內無人機的翹楚來掌握話語權。但對無人機及消費者規範化、系統係、整體性管理的滯後,假以時日,可能會成為國內無人機行業“走出去”的最大掣肘。因為沒有解決“何處放飛”的基本矛盾,也就無從向客戶輸出更多的價值觀念。從這個意義上説,規範化管理無人機,這應該是無人機行業強烈的自我訴求,而非被動就範。

事實上,為最大程度減少“黑飛”造成的不可控後果,國內無人機製造廠商早就先入為主地開始尋找破解問題的抓手。無人機行業領跑者大疆就通過固件的方式來設置包括機場在內的禁飛區和限飛區域,讓無人機不至於信馬由韁。大疆的這番用意,顯然就已經預見到無人機進入消費高發期之後可能出現的各種問題。但這種技術性的規範,並不能等同於全方面的管理與監督。從無人機整個行業的長遠發展來看,多方的齊抓共管,才是讓這個新興産業可持續發展的關鍵。

“從國家層面制訂民用無人機管理辦法”,這是專家學者的普遍呼籲。但管理方法這一級的舉措,是否能適應並包容無人機將來的蓬勃發展趨勢,還有待檢驗。如果將無人機的規範管理納入到民用航空法,是否能夠更有剛性和力度呢?當下頻頻出現的無人機“黑飛”“髮發”現象,除了審報流程繁瑣之外,和相關法律的有待跟進也不無關係。制定嚴格、細緻的法律對無人機進行科學的管理,這事關航空領域飛行安全,也符合無人機發展的自身訴求。當然,這需要對無人機包括重量、用途和航程等指標進行甄別,就好比道路交通領域中汽車、摩托車和電動車進行區別對待一樣。只有細化再細化,接下來的工作才有可操作性。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65_16346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