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獨狼式恐襲”已成美國反恐“頭疼大事”

面對獨狼式恐襲,傳統反恐模式已過時,而無論是反恐還是控槍,歸根結底是考驗美國的國內安全治理能力。

賭城拉斯韋加斯瘋狂槍擊案的陰雲尚未完全消散,萬聖節“獨狼式恐怖襲擊”又現紐約。原本應該是歡樂祥和的節日氣氛,卻因恐怖襲擊而引發擔憂,甚至是恐慌。

在曼哈頓世貿中心的繁華街區,襲擊者通過車輛碰撞、開槍射擊等方式,致8人死亡11人重傷,其中還包括2名兒童。儘管此次襲擊所造成傷亡規模,遠不如賭城槍擊案,但卻再次給美國敲響了警鐘。

就反恐而言,雖然歷經阿富汗等國際反恐戰爭,美國被外界稱為陷入“越反越恐”的困境,但實際上對國際恐怖組織已經構成了重創。目前,國際恐怖組織基本已經沒有能力,發起對美國本土的大規模襲擊了,更多是在美國本土之外發起恐怖襲擊,或是在美國本土組織“獨狼式恐怖襲擊”。

這也意味著,美國依靠軍隊進行反恐的適應性降低,陷入“高射炮打蚊子”的境地。事實上,“獨狼式恐怖襲擊”對任何國家而言都比較頭疼,不僅是美國,歐洲很多國家也深受其害。但因其缺乏規律性,防範起來也就非常困難。

就賭城槍擊案而言,嫌疑人並沒有被發現與任何恐怖組織有關,甚至要通過解剖其大腦來判斷槍擊動因。

不過,從其移民身份和宗教信仰來看,很有可能被認為和恐怖組織有關。特朗普總統更是在此次襲擊發生後宣稱,在擊敗中東或其他地方“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後,不會允許其進入美國本土。但即便如此,這種潛伏週期長、隨機性大的“獨狼式”恐怖襲擊恐怕也是防不勝防,更不能依靠傳統的反恐模式來應對。

幾乎每次發生槍擊案,控槍都會成為美國話題的焦點。這次獨狼恐怖襲擊過後,這個話題更加凸顯。關於是否需要控槍,在美國已成為一個非常複雜的問題。顯然,短時期內在美國實現全面控槍毫無可能。即便是對槍支進行限制,也無法全面杜絕槍擊案的發生。

武器還是人心,這是科技與倫理之間的分野,但更應該是法律的規制。既然全面控槍幾無可能,對槍支進行限制還是可以有所作為的。通過對比賭城槍擊案和此次曼哈頓槍擊案,機槍和倣真槍所導致的傷亡有天壤之別。因此,控槍不應陷入無效的原則之辯,還是可以有所作為。

不過,無論是反恐還是控槍,歸根結底是考驗美國的國內安全治理能力。

隨著美國恐怖主義威脅從國外轉向國內,國內恐怖主義已經成為美國反恐的“頭疼大事”。由於美國國內恐怖主義多以“獨狼式恐怖主義”居多,並且外生性和內生性恐怖主義兼而有之,如何進行防範難度極大,這就需要美國在國內安全治理方面多下工夫。

無論是有限控槍、移民管理、還是打擊犯罪,都是美國國內安全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由於美國自詡為一個開放國家,其對其他國家的吸引力依然很大,因而美國不可能通過切割與外界的聯繫來加強反恐,唯有加強國內安全治理能力,才是防範恐怖主義的核心。比如,在重大節日期間加強安全保障,對槍支的殺傷力進行限制等等。

也只有國內安全治理大幅度改進了,美國才能告別對獨狼式恐襲疲於應付的局面。

相關事件

  • 美曼哈頓卡車恐襲
  • 美曼哈頓卡車恐襲
  • 美國紐約市曼哈頓下城當地時間10月31日發生小型卡車撞人恐怖襲擊事件,導致8人喪生、10多人受傷。 紐約警察局局長詹姆斯·奧尼爾在發佈會上説,當天下午3時05分左右,一名29歲男子駕駛一輛小型卡車在世貿中心附近道路上連撞多人,隨後該卡車撞上一輛校車。紐約市長德布拉西奧説,這是一起恐怖襲擊行為。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