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報道土地糾紛,媒體不能簡單化

最近幾年圍繞土地問題的討論越來越多,媒體的高度關注和參與在加速解決土地問題的過程中發揮了積極作用,但正是媒體的介入,也使一些土地問題更加容易成為公眾事件,成為焦點問題。

媒體討論土地問題的好處是,在短期內,土地問題就可以成為焦點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有助於保護弱勢群體的利益,也因此加速問題的解決。而媒體討論土地問題的壞處是,當土地問題比較複雜時,尤其是土地利益巨大,容易引起各方利益激烈博弈時,媒體的介入有時並未有助於解決問題,而是使問題更加複雜化。在一些媒體先入為主,試圖借土地利益衝突中的博弈來説事,進行“焦點倒逼”時,爭議的解決就更加困難,也無助於整個社會深化對土地問題的認識,反而可能激化社會矛盾、惡化幹群關係。

當前媒體的介入,最大的問題是缺少對土地爭議現實的深刻、深入認識,尤其是缺少對土地問題複雜性的認識,既無能力也無興趣進入到對土地問題內在機制的理解,而願將複雜問題簡單化,站在道德制高點上下判斷。一些媒體關於土地問題的報道,往往極其簡化,既不呈現土地問題的複雜性,又不説明土地問題解決起來的困難性,更不可能提供爭議解決和勸和的途徑。在他們看來,站在弱勢的農民一邊總是對的,通過對焦點事件的報道(甚至是製造焦點事件,如烏坎事件)來倒逼政府解決問題,借地説事,可以很快推進中國的民主化法治化進程,可以加速中國政府公開化甚至加快中國人權事業的進步等等。

以上的認識在理論上或許是對的,在現實中也有其合理性,但一些媒體搞的“焦點倒逼”,無法為問題的解決提供有用的啟示,只是反映了媒體自身的情緒與價值觀,結果導致一些媒體,既成在簡單化、情緒化、道德化,也敗在簡單化、情緒化、道德化上。

當前媒體關於土地問題的報道中,有幾個明顯的誤判,一是關於農地權利的誤判。對於耕者來講,土地權利越大,耕者耕作越困難,因此利益越是受損,這是一種很少受當前社會輿論關注的現實;二是缺少對已經嚴重分化的農民的了解,用少數既得利益農民的利益來想像全國農民的情況,如以少數城中村農民來想像全國農民情況;三是缺少對地方政府向農民徵收土地本身的利益博弈性質的理解。圍繞徵地問題既然存在利益博弈,地方政府和農民就各有策略,雖然總體來講,地方政府在土地徵收中要處於強勢得多的位置,但農民也並非完全沒有反制手段等等。

因此,如果一些媒體沒有對土地問題的深刻認識,總是樂於報道表面現象,自以為站在道德制高點上就掌握了真理,並以此製造媒體焦點事件,進行“焦點倒逼”,則媒體在土地問題上就不是充當了理性的建設性力量發揮作用,而極有可能成為中國現代化進程中的不確定的力量。當介入土地問題時,媒體也應反思如何更有效地行使自身的權利。(作者係華中科技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