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城鎮化並未被神化

中國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于3月5日召開,儘管還是溫家寶代表國務院做政府工作報告,但無疑即將出任總理的李克強主政中國經濟的思路會更多地體現在這份政府工作報告中。不出意外的是,以城鎮化為最大內需潛力的“新四化”必定成為李克強主政中國經濟的總抓手。

李克強就城鎮化的解讀在2012年出現了多次,也直接催生各界對中國城鎮化的熱烈解讀。解讀多了,也出現了一系列對於這新一輪城鎮化各種不同解讀和爭議,甚至有批評的聲音,有些學者甚至認為當前有“城鎮化神化”現象。這些不同的聲音主要集中在幾個方面:一是擔憂新一輪城鎮化又變成新一輪的投資大躍進,出現房地産化、新的圈地運動,重走之前的投資驅動的老路,尤其對40萬億的鉅額城鎮化投資數據進行了批評,認為神化了城鎮化的作用;二是認為城鎮化是市場化的結果而不能作為政策工具,要充分發揮市場的作用,政府需要減少干預;三是認為城鎮化是結果而非是工具,如果將城鎮化作為工具那麼就可能本末倒置;四是認為新一輪城鎮化運動會帶來新的圈地運動,逼著農民上樓,將出現新的嚴重矛盾。

在新一輪城鎮化將成為中國經濟未來主抓手的情況下,多些不同的思考,甚至反對的聲音,對於更好地推進中國新一輪城鎮化是非常有價值的。可以説,面對中國新一輪城鎮化,進行系列的城鎮化風險評估是很有必要的。但這種風險評估的思考方式不能影響到對城鎮化爭議的一些基本事實的確定,因為現在很多爭議甚至批評的聲音並沒有對李克強的新型城鎮化思路進行更全面、更客觀的了解,有些批評甚至是建立在誤讀基礎上的,或者是建立在之前城鎮化的情況下進行的批評。

首先,要對“新四化”中的城鎮化有更清楚、全面的認知,這輪新型城鎮化更多的是要體現改革的思維,也就是要將城鎮化作為最大內需潛力,將改革作為最大紅利,兩者結合起來使之成為中國經濟前行的動力。要對之前城鎮化過程中的發展路徑進行修正,要用新思維、新方法來破解之前城鎮化只重速度不重品質的問題。比如新型城鎮化明確將以人為本作為核心,要改變之前城鎮化中只重物不重人的現象,這意味著新的城鎮化將足夠重視2.6億農民工利益,通過包括收入分配體制、戶籍制度、土地制度、中央和地方財稅體制、異地高考、養老統籌等方面在內的制度改革,來實現農民變市民工程中公共服務的均等化,解決城鎮化中以人為本的問題。從這個角度上來説,現在批評城鎮化的很多聲音,和新型城鎮化對之前城鎮化一些路徑的否定是一致的。

其次,這輪新型城鎮化肯定不是新一輪的投資大躍進和房地産大躍進。這輪關鍵是提高城鎮化品質,目的是造福百姓和富裕農民。要走集約、節能、生態的新路子,著力提高內在承載力,不能人為“造城”。這就表明這輪城鎮化將是內涵式的擴張,而非之前那種土地城鎮化遠快過人口城鎮化的造新城、大投資、大圈地的路徑。也反對強制逼迫農民上樓,這次中央的一號文件明確提出不鼓勵修建農民的集中居住點就是一個明顯的信號。至於傳得沸沸颺颺的40萬億的投資,從目前來看是缺乏權威出口來支撐的,更多的是一種道聽途説的方式,再説,在2012年中國固定資産投資已經高達30多萬億的情況下,10年時間內即使投40萬億也不是一個大數據;關鍵一點是這種投資必須是可持續的,必須是以社會資本為主體的。 還有,對於政府不宜在城鎮化中發揮太多作用需要辯證來看。新型城鎮化必然更多的要突出市場配置資源的基礎性作用,但政府也必須在其中發揮非常重要的作用,絕不能是純粹的市場化推動,重點是處理好市場和政府的關係問題。作為工業化和城鎮化先行者的歐洲,儘管市場經濟相對發達,但政府依舊在其中發揮了重要的作用。例如,在英國,倫敦向週邊的迅速擴展對農業用地産生了巨大的壓力,於是在1935年,倫敦郡通過了“綠帶開發限制法案”,由倫敦郡政府收購土地作為“綠化隔離帶”,引導城市建設開發,減少鄉村環境和利益的損害。在法國,政府在注意控制巴黎的人口和經濟膨脹,限制創辦新企業的同時,鼓勵巴黎等大城市的工商業企業、政府或公共辦事機構、金融機構向中小城市或欠發達地區疏散,並由“經濟和社會發展基金”對其提供優惠資助。政府還致力於建立同巴黎相抗衡的“平衡大城市”,使其逐步成長為所在區域的經濟中心。這些都是歐洲各國政府通過健全法制、制定並實施國家城鎮化規劃和戰略以及公共政策等這些政府有形的手來推動城鎮化的健康發展。坦率説,改革開放30多年,中國就是缺乏對於城鎮化高層次的規劃和戰略,最終導致了現在城鎮化過程中出現的各種問題。當然這既有發展階段的問題,也有缺乏頂層設計的問題。

最後,城鎮化是結果但也是産業發展的平臺。應該説城鎮化必定是靠産業——尤其現階段中國最重要的工業——作為支撐才能夠發展,沒有産業支撐的城鎮化必定是危險的也是不可持續的。但如果單純靠産業尤其工業,也將面臨內需不足。城鎮化與工業化,可以説是一個問題的兩個方面,一個是供應側,一個是需求側,二者相輔相成。城鎮化需要産業發展來充實,通過産業發展促進就業和創業,同時,城鎮化也能為産業發展提供更好的平臺,通過制度改革釋放出城鎮化的內需必定可以推動産業的發展。關鍵一點,由於有了城鎮化,才能夠出現更多對於服務業、新興産業的發展機會。所以不能簡單的用一句“城鎮化是産業化的結果”來否定城鎮化的價值。

總之,對於現在圍繞城鎮化的各種爭議要採取積極的態度來面對,也要鼓勵各種不同的聲音冒出來。畢竟現在對於新型城鎮化過程中將面臨的各種挑戰、風險,尤其對於新思維能否真正落地所面臨的巨大挑戰,要做好足夠的思想準備,有些關於城鎮化的重大問題還需要更深入地進行研究,只有這樣才能夠更好地推進中國城鎮化的過程。

相關事件

  • 2013兩會聚焦城鎮化
  • 2013兩會聚焦城鎮化
  • 溫家寶在2013年政府工作報告中説:“城鎮化是我國現代化建設的歷史任務,我們要積極穩妥推動城鎮化健康發展,有序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逐步實現城鎮基本公共服務覆蓋常住人口,為人們自由遷徙、安居樂業創造公平的制度環境。”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