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國會對扎克伯格的質詢“太溫柔”

最終即使有相關監管的出臺,或許也起不到什麼實際效用。因為Facebook已經與美國的金融機構一樣,大到不能倒了。

據報道,近日,Facebook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馬克扎克伯格就Facebook涉及8700萬用戶數據洩露事件在美國國會接受國會議員質詢,扎克伯格在兩天時間裏接受了近100名美國議員長達10小時的質詢。

在這場質詢中可以看出,扎克伯格沒有回避有關立法監管的問題,但顯然,他也並不希望嚴厲管控的立法監管真的産生。換句話説,即使美國實施類似的保護條例,扎克伯格至少希望它不會衝擊Facebook的廣告商業模式。

此前,Facebook的首席運營官雪莉桑德伯格在接受採訪時,就誓言不會改變Facebook的商業模式。而事實上,正是由於桑德伯格的加入,並力主通過這種廣告商業模式,才使Facebook成長為全球最大的公司之一。2017年它的凈收入達到160億美元,收入近400億美元。

所以,Facebook可能會承諾作出重大的改變,比如採用與Apple一樣的“差別隱私”方法,只採集用戶的活動資訊而不涉及個人具體隱私資料,或者不使用分析照片上傳到網路上的技術,或者限制用戶數據的訪問等。總之,儘量減少數據採集所可能觸及的底線,但不能傷及其商業模式。

在此次質詢之前,《華爾街日報》曾預測,此前的醜聞可能引發華盛頓採取新的立法措施,即出臺更為嚴格的法律來保護個人數據。不過扎克伯格現在可以放心了,國會的參議員們並沒有提出什麼太難的問題。在問答中,參議員們圍繞Facebook如何收集數據、保存多久、如何應用於廣告展示等,提出了種種疑問。雖然這些問題是美國公眾現在所關注的,也是挺重要的,但正如有媒體指出的那樣:這些問題都能通過搜索找到答案,沒必要在聽證會上浪費好幾個小時。

《紐約時報》的科技記者凱文羅斯(Kevin Roose)在Twitter上寫道,“這裡面的一些問題讓我有種倒退到2009年的感覺,看著銀行高管就信用違約掉期問題進行了討論,卻不能真正了解他們在説什麼。”相似的,最終即使有相關監管的出臺,或許也起不到什麼實際效用。因為Facebook已經與美國的金融機構一樣,大到不能倒了。

扎克伯格在一開始的陳述也説道,除了肩負著連接世界的使命外,現在Facebook的運作對美國是至關重要的。比如在一次颶風過後,公眾通過Facebook籌集了超過2000萬美元的救濟金。而現在有超過7000萬的企業借助Facebook來發展和創造就業機會。這些理由,看起來很大程度上為週二聽證會上的參議員們所接受了。

不僅如此,華爾街的投資者們也給予了熱情的回應。Facebook的股票在質詢期間,一路上漲。

總體來看,在短期之內美國恐怕很難出臺什麼具體的立法監管措施來限制Facebook的權力。而且可以預料,扎克伯格會誓死捍衛Facebook的所有權力和價值,正如他在此次質詢中所表現出來的那樣:不會幫助美國政府官員識別非法移民,不會限制美國第一修正案所保護的權利等。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