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用“針對性措施”改善當前收入差距問題

孫文凱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院副教授,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收入差距不斷擴大。根據統計局公佈的數據,我國基尼系數近年稍有下降,收入不平等程度在向好的方向發展。即使這樣,2016年基尼系數仍然達到0.465,超過0.4的國際警戒線。收入不平等程度很高仍然是我國亟待解決的問題,收入分配問題受到了社會、學界、政府部門的共同關注。

除了由於市場經濟發展引發的不同能力群體間收入差距正常的擴大,我國的收入差距擴大中不合理性體現在幾點:

城鄉收入差距和地區間收入差距持續較高,體制內部門和體制外部門間存在市場分割和收入差異,體制內部門存在計劃經濟的平均主義和激勵不足問題,部分壟斷行業具有超過正常水準的高收入。這屬於靜態的短期不平等問題,也有一些動態視角的不平等問題,比如機會不平等程度較高,依靠財富基礎、關係而非能力帶來的不公平分配問題較為突出。

此外還有擴大的財富不平等,遠比收入不平等要嚴重。這些基本都和制度有關,既有初次分配的各種不當問題,也有再分配過程中政府失位問題。

為此,國家發改委近日出臺了《2017年深化收入分配製度改革重點工作安排》,明確了4方面19項重點工作,提出要“增活力、擴範圍、促公平、強基礎”,針對完善初次分配、加大再分配力度、營造良好收入分配環境以及完善收入分配改革制度基礎提出了具體意見。

這些意見對當前收入分配問題具有相當的針對性。比如,在改進初次分配製度方面,完善技術工人激勵政策、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的分配政策、完善機關事業單位工作人員激勵制度、深化國有企業薪酬制度和混合所有制改革、著力增加農民收入等,這些措施有利於縮小體制內外分割,減少體制內激勵不足的計劃主義作風,以及縮小城鄉差距。

在加大再分配調節力度方面,擴大享受企業所得稅優惠的小型微利企業範圍、擴大失業保險制度覆蓋範圍、加強農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與扶貧開發政策的有效銜接、推動特色産業發展、勞務輸出、教育和健康扶貧等措施,這些措施有利於直接改善低收入群體福利,並且降低地區差距,減少貧困群體發展面臨的機會不均等。

在營造良好環境和氛圍方面,強化教育機會公平、繼續落實現行學前教育幼兒資助、普通高中免除家庭經濟困難學生學雜費和國家助學金等資助政策、保障就業機會公平、加強公共就業服務、抑制房地産泡沫及對各類資産的過度投機性炒作,這些措施對於促進機會公平和結果公平,減弱財富不均等都有直接意義。

在夯實收入分配製度改革基礎方面,完善收入分配統計與核算、及時監測中等收入群體規模變化、建立收入分配政策評估體系、研究制定個人收入和財産資訊系統建設總體方案,這些措施對於進一步的收入分配改革將有直接的操作上的幫助。

這些措施也契合國務院去年公佈的《關於激發重點群體活力帶動城鄉居民增收的實施意見》精神。《實施意見》提出瞄準技能人才、新型職業農民、科研人員、小微創業者、企業經營管理人員、基層幹部隊伍、有勞動能力的困難群體等七大重點群體,實施有針對性的激勵計劃,帶動城鄉居民實現總體增收,改善收入分配狀況。發改委出臺的《工作安排》的具體內容正是對國務院《實施意見》的相應部署。

隨著《工作安排》的具體措施逐步落實,相信我國收入分配中的一些問題會得到適當改善。我國城鄉居民可支配收入比已經由2010年的3.23下降到2015年的2.73,隨著低保制度擴展、農民收入進一步提高,將有利於進一步降低城鄉收入差距。各種扶貧開發措施、促進勞務輸出等將有可能降低地區間收入差距。教育可得性和公平性提高也將減少機會不平等,促進城鄉差距縮小。混合所有制等改革將有利於打破體制分割,並建立體制內有效的激勵制度。

《工作安排》也有一些沒有覆蓋的改革領域值得重視。比如壟斷部門不正當高盈利狀況需要改進,我國壟斷部門的高收益是國民收入初次分配中勞動佔比偏低的重要原因。個人收入很大程度受到家庭背景、社會關係等影響的狀況也需要更多促進公平和規範的制度手段來改善。擴大的財富不平等需要適當針對存量財富的稅收制度改革。這些補充措施對於改善收入分配也至關重要。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_16670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