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從農民工新變化看中國經濟的韌性

王曉毅 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研究員

日前發佈的《2018年農民工監測調查報告》指出,我國農民工的流動出現了一些新的變化趨勢。

首先是農民工的數量還在繼續增長,儘管增長的速度已經放緩;其次進城農民工減少而鄉內就業農民工的數量略有增加,儘管鄉內就業農民工僅增加0.9%,而進城農民工下降1.5%,但是一齣一進有接近2.5%的差距,城鄉之間的農民工流動開始呈現雙向的流動;東西部之間的增長速度也出現了逆轉,東部地區農民工開始出現總量的下降而中部和西部地區的農民工的總量在增加;最後,從事第三産業的農民工在增加,而傳統製造業的農民工在減少。

農民工是一個具有高度流動性的群體,他們的流動可以直接地反映我國經濟發展的狀況,經濟形勢好轉,大量農民工開始外出;而經濟形勢不好,就業困難,農民工則會回流。

在過去四十年中,中國的經濟曾經遭遇到幾次重大困難,而農民工群體總是通過回鄉來克服經濟風險,減少經濟波動所帶來的困難,從而維持了社會穩定。比如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許多依靠國際市場的加工企業訂單不足,大量農民工因為找不到工作而不得不返鄉。

從這份最新的調查報告中我們看到,儘管近年來中國經濟面臨許多困難,既有內部的企業升級轉型的壓力,也有外部經濟環境的帶來的危機,但是總體上農民工的絕對數量還在增長,並沒有出現大量農民工返鄉的現象,這從一個側面説明,中國經濟的脆弱性在減少,經濟發展比過去抗衝擊的能力有所提高。但這同時也預示著,有越來越多的農民工與城市的聯繫越來越緊密,許多農民已經將土地流轉,他們已經不能通過返鄉來應對城市就業機會減少,因此保持經濟的平穩發展和為進城的農民工提供適當的就業保障變得越來越重要。

其次,城鄉之間的雙向流動已經開始出現,儘管目前還僅僅是開始。人們經常用推拉理論來解釋人口的流動,農民工的流動充分説明瞭推拉理論的解釋意義,隨著城鄉差距逐漸擴大,城市提供了較高的收入和較好的生活條件,因此具有很強的吸引力,同時落後的基礎設施、低水準的公共服務和缺少就業機會造成了農村的推力,有許多農民可能是被推動成為農民工的,他們在進入城市提高收入的同時也付出了很高的代價,包括大量留守兒童、留守老人都成為農民工流動的代價。

過去的20年,國家實施了一系列的農村發展政策,希望縮小城鄉差距,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開展的精準扶貧,改善了農村的基礎設施,發展了農村産業,增強了農村的吸引力,從而使城鄉之間的雙向流動成為可能。可以預期,隨著鄉村振興戰略實施,鄉村會更加具有吸引力,從而城鄉之間的雙向流動會更加便捷和頻繁,城鄉的差距會進一步縮小。城市和鄉村應該成為兩種不同的生活和生産方式的選擇,而不再是富裕與貧窮的區別。

第三,區域差距在縮小。在過去的40年中,區域之間的不平衡日益凸顯,東部沿海地區發展迅速,大量中西部農民工向東部地區移動。不僅勞動力向東部發達地區流動,而且一些專業人員也大量移動到東部地區。區域差距造成了人口的流動,而人口流動又進一步擴大了區域差距。

近年來,這種格局開始改變,一方面政府通過有形的手,加大政策支援力度,促進中西部地區加快發展速度,從而縮小區域差距;另一方面,東部地區的産業也在轉型,從而給中西部地區承接東部地區産業,加快經濟發展提供了可能,因此一些勞動密集型企業正在向中西部轉移,這為中西部地區農民工近距離打工提供了條件。中西部地區農民工就業數量的增加反應了中西部地區的經濟發展帶來了更多的就業崗位。

當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近年來一系列的政策都是在促進更加平衡和更加充分的發展,農民工的變化趨勢反應出這些政策開始初見成效,如果這種趨勢得到延續,可以預見,我國的城鄉之間、中西部地區與東部發達地區之間的差距會逐漸縮小。(責任編輯: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20725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