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百日談判計劃”能否鋪就中美貿易新局?

舉世矚目的中美元首海湖莊園會晤4月6日至7日在美國佛羅裏達州總體順利舉行。習近平主席與特朗普總統在這輪中美關係過渡期中用較短時間實現了首次會面,之後時隔僅四天又第三次通話,建立了個人友誼和工作聯繫,開啟了最高層經常會面、直接溝通的模式,設定了特朗普年內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的議程,減少了中美關係自特朗普當選以來顯著增加的不確定性。

這次會晤最重要的成果之一是搭建了新時期中美對話的基本架構,確定了外交安全對話、全面經濟對話、執法和網路安全對話、社會和人文對話四個支柱,有助於兩國聚焦對話主題、提高對話效率、挖掘對話深度。在率先啟動的全面經濟對話中,雙方就兩國政府各自的宏觀政策進行了“對表”,以高度務實的態度聚焦貿易摩擦風險,中方展現了加強對美投資以促進國內改革升級、助美創造就業機會的誠意,降低了爆發中美貿易戰的風險。

然而,中美關係的發展路徑從來就是複雜和曲折的。由於特朗普執政初期國際形勢和美國國內政治的動態變化過於活躍,特朗普本人個性特徵又過於鮮明,我們在評估這次“習特會”成果時可以對中美關係的未來發展轉持謹慎樂觀態度,同時必須避免盲目樂觀,不能對特朗普任內中美關係發展的變數掉以輕心。

今後一個時期的中美關係,仍要穿越現實的濃密叢林。雙方需共同邁過的第一道檻是朝核問題,第二道檻便是“百日貿易談判計劃”。各種消息顯示,“百日談判”本是中方動議,美方接了過去,使它看上去更像是“限時答覆”,要在盡可能短的時間裏取得減少美國對華貿易逆差的政績,還要求有衡量進展情況的“中途站”。“百日談判計劃”使中美雙方面對貿易戰風險而緊繃的神經得到喘息,但傳統談判方式的改變迫使雙方必須充分利用這段時間搞清楚對方到底要什麼,在此基礎上重新協調利益並梳理、盤點合作點,以相互妥協消除大規模貿易戰的隱患,這對雙方工作層的壓力都是極大的,對兩國地方省州利益和大局觀的考驗也是直接的。

目前看,美方極可能在鋼鐵、服裝、機電以及金融、服務等行業和美國企業赴華投資準國民待遇問題上謀求突破,中國則可能借勢繼續推促美方放寬對華高技術産品出口限制,同時適當擴大自美農産品進口的種類和額度加以緩衝,手握對美大宗商品採購牌對美方壓力加以制衡,並借機推動雙邊投資協定(BIT)談判在奧巴馬時期基礎上取得新進展。

在這個“百日期”內,由於美元處於強勢,中國央行過去一段時間一直在採取措施防止人民幣貶值,加上為兩國貿易談判提供必要氛圍、集中火力在更緊迫問題上向中方施壓的考慮,特朗普政府不會再打威脅將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這張牌,但又開始指責中方“匯率失調”,也就是繼續採取各種顯性或隱性的補貼措施來扶持、保護對美出口。

現階段中美兩國貿易戰風險下降,除了雙方之間的積極協調外,一個很重要原因是美國經濟基本態勢良好,仍在吃奧巴馬執政後期推動復蘇留下的“老本”,對外挑起激烈貿易摩擦的緊迫性並不高。但即便如此,中美之間局部、小規模的貿易摩擦是不可避免的,事實上這些年來已經是一個常態化的現象,今後還會如此。中長期看,特朗普的財政和貨幣政策並不匹配,大興基建等短期刺激經濟的種種規劃尚難落地,美國經濟走勢仍存在變數,如果資産價格收縮,股市、匯市發生大的波動,能源市場出現大的調整,聯邦政府剛性支出比重突破總體經濟所能忍耐的極限,對外找“替罪羊”和轉嫁風險和壓力的衝動就會再次抬頭,中美貿易形勢仍可能重新變得緊張。美國總統的貿易授權相當大,針對對外貿易爭端發起制裁措施無需國會批准。

今後數年,經濟問題將始終是中美關係的真正核心問題。中長期看,雙方不應只關注貿易問題,也要對彼此金融風險的相互溢出風險有足夠處置。今後一個時期美聯儲的貨幣政策是分三步走的,就是徹底退出量化寬鬆、逐步加息(2017年內至少還有兩次)和縮減資産負債表規模,趨向實施一種更為嚴厲的緊縮政策,這必然不斷産生外溢效果,對中國貨幣和匯率政策的影響將是很大的。而中國信貸過快增長造成的金融脆弱能否得到有效治理,也將對全球金融市場穩定産生直接影響。即便從此角度來看,適當減少中國對美貿易順差也是有正面意義的。必須使中美溝通談判在貿易、金融領域和微觀、宏觀層面上均有體現,相互協調與妥協超越貿易的單一層面反映綜合特徵,使之真正契合“全面經濟對話”的“全面”定位。“百日談判”如能反映這一特點,將成為中美經濟再平衡的重要起點。

一般認為,特朗普在美國大規模開展基礎設施建設的計劃將給中美經濟合作創造機會,中方企業也已顯示了與美方企業分享設備、技術、融資、管理經驗甚至直接參與投資建設的濃厚興趣。有專家學者期待相關合作的開展能夠有助於緩解特朗普政府在貿易問題上的對華壓力。應當看到,中美基礎設施建設合作的確面臨著重要的機會。從今年1月下旬開始在美國地方州層面流傳的由白宮經濟委員會草擬的徵求意見書看,首批100個基建項目主要集中在交通、橋梁、電力設施上,都是中方可以發揮所長的領域。然而,這些項目涉及聯邦預算審批,無法用行政令的辦法繞開國會先行,發揮作用最早也要等到2018年春天。既然無法即時“變現”,中美基建合作恐怕只能從長計議,但中方仍可開動腦筋,就事論事,推動以制訂聯合規劃等方式提前發揮它的政治效應。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9_16285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