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的亞洲之行:去日苦多

陶短房 旅加學者

正如美國總統特朗普自己所承認的,他是個不耐煩長途連續旅行的人,更願意呆在自己熟悉的環境裏(和他在經濟、外交、地緣政治和國際政治領域推行的“美國第一”倒是一脈相承),正因如此,當他決定於11月3日出發開始訪問亞洲五國,長達12天的時間,接連出訪日本、南韓、中國、越南、菲律賓,從而開啟25年來美國現任總統為期最長的一次亞洲行程消息公佈後,引發了廣泛關注。

在這一行程公佈之際,特朗普在涉外領域最大的麻煩首推朝核問題,其次則是全球化與“美國第一”間碰撞博弈問題,而這兩個問題恰都和此次出訪的亞洲國家有關。

朝核問題的關鍵,是美國缺乏制約朝鮮的有效辦法,卻又不敢和曾屢屢毀諾戲耍美國前屆政府和國際社會的朝鮮當局恢復和談。特朗普既不敢如某些人所力主的那樣,發動“先發制人的有限軍事打擊”,更不敢默認朝鮮成為“有聲有色的核大國”,具有理論上能直接威脅美國領土的打擊能力而無所作為,而其他選項,制裁緩不應急且破綻百齣,和對方領袖“口水對噴”又徒逞意氣,並無實效。此次亞洲之行,朝核問題必然是重中之重——至少要讓國內看上去如此。

特朗普出訪的重頭戲,就是協調各國與美國在朝核問題上的立場。

具體説,在日本,他要和在這一問題上最接近美國立場的安倍內閣進一步協調步伐,讓日本成為美國在東北亞武力的落腳點、延伸器,攻可威懾朝鮮半島,守可成為美國本土的前沿防線;在南韓,他要軟硬兼施,鞏固“薩德”落地以來在韓獲得的軍事進展,籠絡親美的南韓保守派和軍方,同時極力安撫自由派的文在寅現政府,打消其“美國對朝戰略會讓南韓首當其衝受害”的顧慮。

經濟、貿易和全球化問題則更棘手,不僅頭三站,全部五站他都將為此傷透腦筋——且更要命的是,在這個問題上他沒有“鐵桿盟友”。

眾所週知,日本是最熱衷推動跨太平洋自由貿易協定(TPP)的,而上任伊始就廢了TPP的特朗普自然成為“挺TPP派”日本政治力量所討厭的人物,至於“反TPP派”則因為特朗普逼迫日本對美國出口産品、尤其農副産品單邊打開國門,同樣對他缺乏好感;南韓因為美方強行重啟美韓自貿協定談判、越南作為東南亞最大對美出口國,對TPP被廢同樣嘖有煩言,至於菲律賓,該國14日召開東亞峰會,特朗普卻選擇在開會前一天結束訪問打道回府,這個以出口立國的島國作何感想,不問可知。

據可靠消息,日本打算和其他幾個亞太國家一道,借越南峴港(11月10-11日)APEC峰會之機,推動成立一個“沒有美國的TPP”,美國和特朗普作何反應,將是非常令人關注的。

中美分別是全球第二、第一大經濟體,彼此間存在許多貿易糾紛,匯率問題、美國對華進出口鉅額逆差問題、智慧財産權保護及彼此的投資“準入”問題等,都是人們耳熟能詳的熱點、焦點。但中美同時又互為最密切貿易夥伴,彼此間共同及關聯利益密如蛛網,對此,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心知肚明。

儘管上任前及上任後在中美貿易問題上發過不少“狠話”,但仔細研究便可發現,和此前歷任總統比,商人出身特朗普同樣存在“雷聲大雨點小”、“動口快動手慢”的特點。中美兩國間溝通平臺、渠道繁多,許多問題、衝突甚至爭吵,都會放在核實的渠道上展開,可以想見,特朗普訪華這樣的場合、平臺,在中美貿易問題上不會有太多“令人驚奇之處”——不論正面或反面。

特朗普訪華前夕,美國國務卿蒂勒森在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了一番“聯印製華”的基調講話,美國軍方也在南海搞了幾個“小動作”,很顯然,現階段“對華秀肌肉”在美國政壇還是“加分因素”,特朗普大約也會照做不誤。

不過對此中方也早有準備,10月31日突然傳出的、中韓關係“觸底升溫”的消息,就從某個方面證明了這一點,且很可能打亂特朗普亞洲行的既定節奏。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亞洲行啟動前夕,美國調查“通俄門”的穆勒委員會宣佈取得重大進展,前特朗普黨內初選競選主席馬納福特和前外交政策顧問帕帕多普洛斯“自首”,儘管特朗普本人力圖淡化問題性質,但此事無疑會給他帶來更多壓力,並促使他設法在包括亞洲行在內一系列外交事務上取得“大突破”,以轉移公眾視線,這或許會增大特朗普此行的不確定性。

此外,由於此次行程較長,安排活動很多,特朗普又是個習慣性“不按牌理出牌”的人,是否會在行程中忍不住再秀“推特外交”手段,又會否在推特上甚至公開場合“言多必失”,也是需要拭目以待的。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8_173858.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特朗普亞洲五國行
  • 特朗普亞洲五國行
  • 美國總統特朗普11月3日至14日將訪問日本、南韓、中國、越南和菲律賓。特朗普將於11月8日至10日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屆時,兩國領導人將就中美關係和共同關心的重大國際與地區問題深入交換意見。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