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雷莎·梅辭職留下英國脫歐難解死結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風霜刀劍嚴相逼!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在唐寧街十號的日子就要到頭了。

英國當地時間24日,特雷莎·梅宣佈,將於6月7日辭去保守黨領導人職務,但將留任首相直至保守黨新領導人産生。

梅首相並非脫歐派,當年英國首相卡梅倫唐突發起脫歐公投且英國民眾選擇脫歐,繼任的梅首相被迫承擔起脫歐政治使命。她要履行公投結果兌現脫歐承諾,哪怕支援脫歐的民意只是微弱多數。這決定了梅首相的宿命性政治尷尬——不是為信仰執政,而是為激情民主的結果而奮鬥。因此,這預示著梅首相的脫歐使命是身心俱疲。

少數服從多數的簡單民主,導致英國社會對脫歐實踐的茫然與焦慮,從而讓脫歐變成了無解難題。無論梅首相多麼努力,在政治和社會層面都會遭遇嚴重阻滯。要完成這樣的使命,撒切爾夫人式的鐵腕方式不奏效,只能疲於奔命的談判和提供脫歐方案。

和歐盟的談判異常艱難。無論是“分手費”、北愛邊境還是脫歐後的英歐共同市場,都要和歐盟討價還價。歐盟對英國有怨氣,因此不希望英國脫歐後在摒棄義務的同時繼續享受歐盟共同市場的權益。此外,對於英國作為歐盟成員坐享其成的利益,歐盟也希望從英國拿回來。

英國國內則有多股力量集體壓逼梅首相。工黨作為反對黨,梅首相怎麼做都是錯。保守黨內無論留歐派還是脫歐派,都能找到反對梅首相的理由,而且習慣性地用辭職來逼宮。梅首相入主唐寧街十號不足三年,已有36名保守黨官員辭職,其中21名和脫歐相關。議會兩院尤其下院,更是爭吵不休,將英式民主議而不決的政治傳統演繹到極致。北愛不願脫歐斬斷其和歐盟市場的聯繫。蘇格蘭則威脅如果英國脫歐則再次舉行脫英公投。後悔公投結果的英國民眾則發起聯署,希望舉行二次公投。

最終還是內憂讓梅首相黯然下臺。梅首相和歐盟最終達成脫歐協議,但在英國下院連遭否決。歐盟再次給了梅首相機會,將英國脫歐最後期限推遲至10月31日。歐盟給時間,但英國不給梅首相機會。畢竟,脫歐協議必須經過下院這一關。無奈之下,梅首相只能協調黨內立場,外部和工黨進行協商。為了通過脫歐協議,梅首相甚至以辭職為代價。但是黨內和反對黨對梅首相的多版脫歐方案都不感興趣,卻緊盯梅首相何時辭職。

為了獲得下院支援,梅首相給出了新版脫歐草案。這一草案增加了二次公投的內容,其他如北愛邊境的備份安排、脫歐後的關稅同盟以及英國勞工權益、環保標準等和此前幾版並未根本區別。此舉被認為是梅首相為了獲得留歐派議員的支援,也被英國輿論視為梅首相的“病急亂投醫”,因為梅首相本人一直不支援二次公投。

梅首相的妥協,不僅沒有得到留歐派議員的正面回應,反而為保守黨脫歐派極力反對。22日,堅決反對舉行二次公投的下議院領袖利德索姆辭職,成為壓倒梅首相政治使命的最後一根稻草。

梅首相辭職,原本定於6月3日表決的梅首相的脫歐新草案也將推遲。可預見的是,人走茶涼,新草案通過也是小概率事件。

從堅定脫歐派、前外交大臣鮑裏斯-約翰遜到保守黨議員,均稱梅首相辭職“有尊嚴”,但梅首相在哽咽中表達的是“遺憾”,希望後繼者能夠完成她未竟的脫歐使命。工黨領袖科爾賓則表示歡迎,希望舉行大選,“讓人民決定國家的未來”。

兩黨表達,充滿著濃厚的權力慾望。鮑裏斯-約翰遜若能成為保守黨領導人,他將接下梅首相傳過來的脫歐擔子。工黨則希望通過大選實現權力的轉移。無論誰成為新首相,脫歐是拿得起放不下的“燙手山芋”。以鮑裏斯-約翰遜為例,其人不拘小節且言行不謹,還是強硬脫歐派。若其上臺,無協議脫歐可能性增加,不僅影響英國和歐盟關係,蘇格蘭脫英公投恐怕難以避免。此外,還將引發英留歐派的強烈反對,導致英國社會嚴重撕裂。

其他保守黨人士接替梅首相,都會面臨梅首相同樣的政治困境。如果説南韓總統是危險職業,英國首相則是更考驗政治智慧、個人涵養和耐心耐力的高風險職位。

卡梅倫辭職時據説是哼著小曲離開的,梅首相也終於可以擺脫內有逼宮外有攻擊的麻煩了。

梅首相可以輕鬆地走,揮揮手將麻煩留在首相府。但誰能解開脫歐死結和英國人矛盾心結以及府院纏鬥的情結?(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7_207257.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