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一帶一路”的金融監管體系框架正在構建

張婷婷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國際研究部助理研究員

作為現代經濟條件下促進資源配置的核心媒介,金融體系的效率性是實現資源有效配置的基本前提。“一帶一路”涉及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資金融通、貿易暢通和民心相通五大領域,是一項全方位、系統性的建設工程。金融不僅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之一,高效的金融體系也是“一帶一路”各種建設資源得到有效配置,降低建設成本,提高建設效率的保障。過去五年多,“一帶一路”倡議建設取得了一定成效,這得益於金融在微觀與宏觀領域,發揮的有形與無形作用。

雙邊金融合作成果顯著

金融對“一帶一路”建設的支援,很大程度上取決於各金融要素發揮的作用。根據金融發揮的作用,金融要素主要分為金融制度、貨幣資本、金融機構、金融資本和金融市場。

從雙邊領域來看,首先,在雙邊金融制度建設方面,中國與俄羅斯在央行層面建立了兩國金融合作分委會制度,這為兩國在“一帶一路”框架下開展金融合作提供了政策溝通平臺。其次,在雙邊貨幣合作領域,雙邊貨幣互換和雙邊本幣結算也取得較大進展。2018年10月26日,中國人民銀行與日本銀行簽署了規模為2000億元人民幣/34000億日元,有效期為三年的雙邊本幣互換協議。

目前,在中越雙方雙邊貿易結算中,人民幣的使用量高達80%。此外,在雙邊互派金融機構方面,目前中國國內銀行已經和超過200家俄羅斯銀行建立了代理行關係,俄羅斯也從2017年5月開始,在中國設立了海外第一個代表處。另外,雙邊金融機制構建也有效支援了雙邊金融合作,2015年,中俄兩國在哈爾濱成立了金融合作聯盟,截止到2018年,聯盟成員已經有46家。

最後,雙邊金融資本市場也成為了新的合作領域,2017年3月,俄羅斯鋁業聯合公司在上交所完成首單“熊貓債券”發行。目前,莫斯科交易所也進行著人民幣及其衍生品的交易,2019年4月1日,俄中凱德羅斯資本公司(Caderus Capital)經理安德烈∙阿科皮揚指出,莫交所計劃拓展人民幣離岸市場,其中包括債券和股票等投資工具。

多邊金融合作推動資金融通

隨著“一帶一路”的深入推進,多邊金融合作也取得初步進展。在多邊金融機構建設方面,近年來,服務於“一帶一路”融資需求的金融機構先後被建立起來。

2014年“一帶一路”建設專項基金——絲路基金正式設立,絲路基金擁有400億美元和1000億人民幣資金儲備。截至2018年8月底,絲路基金先後為巴基斯坦水電項目、中哈産能項目、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等25個投資項目,承諾的投資金額超過82億美元和26億元人民幣,實際出資金額超過68億美元。2016年,亞洲投資開發銀行成立,就在4月24日,象牙海岸、幾內亞、突尼西亞和烏拉圭四個國家正式加入亞投行,截至目前,成員國已經從建立初期的57個增加到97個,累計批准項目投資超過75億美元。

其次,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金磚國家銀行和上合組織開發銀行等大批金融機構對“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金融投資,也有力支援了“一帶一路”項目建設。如下圖1所示,自2013年以來,世界銀行每年都對中國進行投資。

此外,離岸金融中心為國際貿易貨幣結算,跨境投融資,外匯交易,跨境擔保,金融租賃等金融活動提供了方便,有效支援了“一帶一路”投資、融資、貿易結算等金融活動。目前,香港、台灣、以及國外的倫敦和新加坡等金融中心都開展著人民幣業務。此外,國內商業銀行也積極參與到了多邊金融合作中,截止2018年11月,中資銀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項目2600多個,累計發放貸款2000多億美元,有效支援了“一帶一路”的資金融通。

來源:世界銀行,http://projects.shihang.org/search?lang=zh&searchTerm=&countrycode_exact=CN

金融監管體系被逐步構建起來

隨著人民幣國際化速度的加快,系統性風險也在增多,危機傳導機制和傳遞途徑也相應增加。此外,“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金融發展水準差異較大,一些地區還受到地緣政治、恐怖主義、政治安全因素影響,“一帶一路”投資面臨著各種各樣的風險。針對沿線的金融風險問題,我國不斷深化與沿線國家開展金融監管合作,正在逐步構建“一帶一路”金融監管機制。

通常情況下,國際金融監管包括日常合作以及危機應急措施,前者是在正常狀態下開展的合作,主要分為三個發展階段,第一階段是合作雙方以及多方簽訂諒解備忘錄;第二個階段是各合作方將通過協商,制定各談判方共同遵守的統一的監管標準;最後一個階段則是各成員國對金融市場實現統一的監管。而後者則是在非常規狀態下採取的監管措施,如遭遇大規模金融波動,甚至全球性金融危機。

目前,中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開展的金融監管合作多為日常合作,合作等級還處於初步階段。從國內角度來看,2019年1月,銀保監會發佈了《關於加強中資商業銀行境外機構合規管理長效機制建設的指導意見》,要求境外設有經營性機構的政策性銀行和境外設有保險類分支機構的中資保險機構參照執行。

從國際角度來講,在“一帶一路”背景下,中國與沿線國家也開啟了金融監管合作。截至2018年12月底,中國證監會已同63個國家和地區的證券期貨監管機構簽署了66個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銀監會也與32個“一帶一路”國家的監管當局簽訂了監管合作備忘錄。因此,經過五年多的建設,“一帶一路”的金融監管體系的框架也被逐漸構建起來了。

過去五年多,無論是在“一帶一路”建設的戰略規劃層面,還是在具體建設項目中,金融都發揮著不容忽視的作用。可以説,金融貫穿“一帶一路”建設的各領域和各階段,通過提供融資服務、跨境結算等,較好地支援了“一帶一路”在“設施聯通”、“民心相通”和“貿易暢通”等領域的活動,需要重視並加緊總結建設成果,為“一帶一路”的深入發展積累經驗。(責任編輯: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7_205557.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 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 自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一帶一路”建設在探索中前進、在發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長,建設進度和成果都超出預期。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召開之際,中國網觀點中國推出系列評論,助力“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