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美國用對付朝鮮的策略對付伊朗,但伊朗不是朝鮮

孫興傑 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

對於伊朗來説,似乎進入一個輪迴,本來已經達成的伊核協議,就這麼被美國給破壞了。

現在仍不是最壞的時刻,因為歐盟、俄羅斯還是支援伊核協議的,尤其是歐盟啟動了“阻斷法案”,就是讓歐盟的企業可以免於美國的延伸制裁,看上去伊朗得到的支援是比較可靠的,但是看看伊朗的貨幣,已經貶值一半多了,資本市場的判斷往往是超越政治承諾的,因為政治承諾説説也就算了,資本市場那是真金白銀。

對於伊朗來説,好消息是美國並不謀求推翻伊朗政權,而且特朗普已經透露出舉行首腦會晤的消息。伊朗領導人多次表示,伊朗不是朝鮮,也不認為隨便退出伊核協議的美國總統能夠被信任。

但不管怎麼説,美朝會晤之後,氣氛緩和下來了。特朗普對朝鮮的那套策略又拿出來對付伊朗,退出協議,開始嚴厲的制裁,口水仗,這些都是極限施壓的一部分,同時又拋出談判的橄欖枝,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還加了一道保險,在福克斯新聞採訪的時候説,美國不謀求顛覆伊朗政權,作為白宮內部鷹派中的鷹派,博爾頓的這番話還是有些分量的。

伊朗的確不同於朝鮮,朝鮮是一個比較封閉的國家,它與外部經濟聯繫是比較少的,而且已經研製出了核武器,即便如此,還是要跟美國談一談。那伊朗呢?沒有核武器,半條腿已經踏入到國際經濟體系之中了,石油出口是伊朗主要的收入來源,但是石油市場基本還是在美國掌控之中。

在全球化或者自由貿易的大旗之下,世界市場的金字塔結構被忽視了,世界市場背後的制度安排也隱沒了。無論世界市場還是自由貿易都需要安全,沒有安全保障,市場交易就難以正常運轉下去。也就是説世界市場需要一套暴力制度來支撐,伊朗在過去幾年在地緣政治上大有進展,也觸碰了美國及其盟友的奶酪,這一安全機制就會運轉起來。

世界市場也是個等級結構,在最下層的物質生活層面,基本可以自由交易,但是到了技術或者産業鏈層面,就是少數幾個國家壟斷了,至於最高層的貨幣金融就是美國一家獨佔。按照這樣的結構來分析,伊朗應該處於最下層,也就是在世界市場處於邊緣地帶。

特朗普的“美國優先”意味著體系的緊縮,伊朗正好處於美國政治經濟緊縮的關鍵節點上。伊核問題的本質其實就是邊緣國家如何抵抗來自體系的壓力。現代國際體系與國家之間的關係也在重構,主權國家當然可以在政治上實施主權的獨佔性,但是經濟卻是高度滲透性的,主權國家的市場必須接入到世界市場,伊朗石油只有變成世界能源市場的一部分,伊朗才能有所獲益,至於這些收益如何分配那是另外一回事,美國恰恰掌控這個市場。

歐盟的經濟總量與美國旗鼓相當,但是在市場中的金字塔結構中,依然處於次一級,在金融貨幣領域,歐盟與美國並不是一個數量級的。至於歐盟的阻斷法案,特朗普在推特説,如果與伊朗做生意,就不要跟美國做生意了。歐盟可以支援伊朗,但是歐盟的企業卻要規避風險。俄羅斯剛剛遭受了美國新一輪的制裁,普京想擺脫美國的制裁不是一天兩天了,為了伊朗再被美國去延伸制裁?似乎也不太可能。(責任編輯蔣新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7_190457.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