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歐洲“毒雞蛋”事件背後的困局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歐洲正經歷一場嚴重的食品安全公共危機,這就是目前讓歐洲市場恐慌的“毒雞蛋”。

早在6月10日,比利時食品安全局發現從荷蘭進口的雞蛋中含有殺蟲劑氟蟲晴。氟蟲晴對人有中度毒害,可對人的多器官造成損傷,因而歐盟嚴禁將之用於食品生産鏈環節。比利時當時並未向歐盟委員會報告,導致“毒雞蛋”事件在歐洲爆發蔓延。

由於比利時發現的“毒雞蛋”進口自荷蘭,因而將責任推給荷蘭,但是荷蘭予以否認。雖然比利時、荷蘭兩國互推責任,其實雙方都脫不了干系。畢竟,毒蛋來自於荷蘭,而且氟蟲晴來自荷蘭一家“雞之友”公司,這是荷蘭難以洗白的事實。比利時的辯解也難逃遲報之責。

壓力之下,荷蘭和比利時組成聯合調查組,並逮捕了據稱是“雞之友”公司的兩名嫌犯。截止到8月10日,“毒雞蛋”事件已經蔓延至歐洲多國,德國、荷蘭、法國、比利時、瑞典、瑞士、丹麥、羅馬尼亞等多個國家發現“毒雞蛋”,正在和歐盟進行脫歐談判的英國也中招了。隨著“毒雞蛋”事件的深入調查,歐洲市場還會有更多國家“染毒”,全球其他市場是否也流入“毒雞蛋”,還值得後續觀察。

歐洲國家尤其是歐盟成員國,在食品安全方面有著嚴格的法律規範和監管措施,但是百密一疏,還是爆出了“毒雞蛋”事件。無論本次事件的緣起是荷蘭還是比利時,其實都擺脫不了食品安全事故發生的通病性硬傷:一是市場鏈某個環節違法違規經營;二是監管部門失范;三是後續處理失當,存在遲報瞞報——缺乏公開透明……

至於市場鏈和監管層出現的問題,即使是在成熟的歐盟市場,也無法禁絕非法市場主體的逐利衝動,以及不同成員國基於本國利益的選擇。可見,雖然歐盟是個統一的大市場,但是各國之間依然存在著畫地為牢的利益格局。以本次“毒雞蛋”事件為例,從比利時和荷蘭羅生門式的互相指責看,其實是兩國“主演”了這一醜聞。當然,兩個國家監管機構的辯解,在旁觀者看來只是“50步與100步”的問題。

荷蘭的藥劑公司與荷蘭更早的“毒雞蛋”事件,中間是否存在邏輯關係?荷蘭方面沒有公開調查,而是自我消化了事。何以如此?這也算是荷蘭的國家保護主義吧——如果家醜外揚,荷蘭養雞企業的利益將會嚴重受損。畢竟,荷蘭是歐盟市場的第一大“養雞戶”,雞蛋年産量超過100億個,大部分供應歐洲各國。

對於比利時,6月份已經發生了“毒雞蛋”事件,但是該國監管機構漠視了這一事件的嚴重性,導致了“毒雞蛋”事件的嚴重發酵。比利時監管機構的遲報消息,説白了就是瀆職。

可見,無論是發達市場還是發展中國家,食品安全事件發生的邏輯並無二致:市場主體違法經營和監管機構失責失范。

客觀而言,由於歐盟成員國大多為發達國家,而且都有城市的市場和法治治理經驗,因而很少發生“毒雞蛋”這樣的食品公共安全事件。但是,一旦發生了卻有更大的破壞性。一方面,因為市場生態過於完美,市場監管就有麻痹心理,消費者也缺乏警覺,事故發生更容易造成全社會的焦慮與恐慌。歐盟市場和民眾已經陷入這樣的困頓。另一方面,歐盟雖是統一市場,但畢竟由主權國家組成,歐盟相關機構對各成員國並沒有足夠的威懾力,因而容易導致比利時和荷蘭這樣的互相扯皮。因而,缺乏有效的約束手段,也是“毒雞蛋”事件發生的原因,正如歐盟缺乏有約束力的財政監管導致主權債務危機一樣。

更要者,歐盟之盟面臨著挑戰——英國正和歐盟進行脫歐談判,其他國家也存在著脫歐思潮。因而,歐盟內部的市場監管也受到了挑戰,市場是個複雜的利益場,資本的嗅覺最敏感,監管的剛性稍有鬆動,就會去幹違法勾當。

歐洲“毒雞蛋”事件看似單純,其實隱喻著歐盟市場的缺陷以及歐盟面臨的困局。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4_16975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