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朱永新委員:建議加強教育大數據隱私保護立法

朱永新 全國政協常委、民進中央副主席

近年來,我國高度重視教育大數據研究與應用工作。《國務院關於印發促進大數據發展行動綱要的通知》指出,要“發展教育大數據研究,探索發現大數據對變革教育方式、促進教育公平、提升教育品質的支撐作用”。

此前我國的教育資訊化建設取得了不少成就,極大提高了教學和管理的品質和效率。但是,在教育資訊化發展過程中,海量的學習者資訊為各種系統所獲取和利用,其中包含不少隱私資訊。在大數據分佈式計算、存儲等新技術廣泛應用的情況下,數據分析挖掘、共用交易等新應用場景不斷出現,使得數據安全以及個人隱私洩露等問題日益凸顯。

當下,教育大數據在採集、存儲傳輸、共用使用等各環節都存在洩露隱私的風險。在採集階段,存在未獲得學習者知情同意採集數據和過度採集數據(與教育行為無關的數據,如家庭收入及生物識別數據等)的問題;在存儲傳輸環節,存在由於管理不當或技術不達標、軟硬體有安全漏洞導致的洩露問題;在共用使用環節,存在過度挖掘以及被用於非教育行為(如用於精準投放廣告)等問題,甚至對學習者的人身、財産安全等造成威脅。基於此,我建議從以下四個方面加強大數據時代學習者隱私保護

首先,加強教育大數據隱私保護立法。歐盟、美國等在教育數據隱私保護方面普遍採用立法為主的模式,如美國的《兒童線上隱私權保護法》、《學生數字隱私和家長權利法》等。我國直到《網路安全法》才對網上隱私保護提出原則性要求。

建議借鑒國外立法經驗對現有法律進行完善和細化。如,在民法中確定隱私權獨立的人格權地位,在刑法中增加侵犯公民隱私權罪條款,在行政法中針對政府機關權力行使制定專門的隱私權以及網路隱私權保護法。同時,或許也可以頒布隱私保護專門法律,明確隱私權的範圍,列明各主體在隱私保護過程中的權利和義務,以及侵犯隱私行為發生後應承擔的責任和救濟方式。

其次,設立資訊隱私認證體系,強化監管指導。相關部門和行業協會可從制定隱私保護政策、設立資訊隱私認證體系和推動隱私保護技術升級等方面強化監管指導。隱私政策條款應清晰明確且嚴格執行,以保障資訊收集、使用合法;設立教育行業資訊隱私認證體系,消除個人對隱私保護的憂慮,促進隱私保護和教育大數據應用之間的平衡。此外,可借鑒國外經驗,在教育部門設立專門的教育數據隱私保護機構。

第三,推動教育資訊行業行為自律。充分調動行業積極性,遵守相關法律,提升從業道德,讓行業自律發揮更大作用。可借鑒其他行業的自律性建設經驗,結合教育行業自身特點,制定更具針對性、更為細緻的學習者隱私保護措施,為學習者提供更高水準的保護。

第四,提升學習者的隱私保護意識和技能。政府、學校及媒體應加強關於隱私數據保護法律法規的宣傳教育,提升學習者和家長的隱私保護和維權意識;學校還要加強學生隱私保護的制度建設和技術儲備,並應開設相應課程,教會學習者一些隱私數據保護的基本技能。

教育領域數據隱私不僅涉及孩子成長、家庭隱私,還關係到社會發展乃至國家安全,值得高度關注。大數據時代,通過社會各方共建共用,為教育大數據築牢“防火牆”,學習者的隱私也將能得到更好保護。

相關事件

  • 2020全國兩會
  • 2020全國兩會
  • 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和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十三屆全國委員會第三次會議,分別將於2020年5月22日和2020年5月21日在北京召開。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