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經濟實説·專家談】中央關注嬰幼兒照護,如何落實?

顧嚴 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副研究員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部署2018年重點工作中指出,要解決好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問題。這是對黨的十九大報告關於“幼有所育”新要求的具體部署,是對近期接連發生侵害嬰幼兒事件的強有力回應,也是未來一段時期民生工作的重中之重。

堅決破除觀念障礙

落實黨中央的要求,順應老百姓的期盼,首當其衝必須破除思想觀念上存在的障礙。

從攜程親子園事件、紅黃藍幼兒園事件的討論看,仍然有一些人認為,家庭應該承擔兒童照護的全部責任。也有不少人認為,如果由國家提供服務,那就是超越發展階段的過度福利。這樣偏頗的思想觀念,既缺乏常識,也缺乏專業知識,而且還缺乏對現階段國情的認識。

人們常講,兒童是國家的未來,民族的希望。那麼,我們為什麼要反對國家對自己的未來進行投入呢?對兒童發展的投入斤斤計較的國家或民族,怎麼敢奢談未來?憑什麼讓希望變為現實?

我們必須看到,現在正處於嬰幼兒階段的中國小公民們,到2035年時,正值高中畢業到研究生畢業的年齡段;到2050年時,正處於35歲上下這一年富力最強的階段。也就是説,今天由家庭、國家、社會共同照護起來的嬰幼兒,將成為我國基本實現現代化時的新生代建設者,也將成為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時的社會中堅力量。為今天的嬰幼兒照護投入,就是對我們國家未來的投入,這是為實現偉大復興中國夢而進行的必要投入。

對兒童特別是嬰幼兒的投入,實際上是一種人力資本投資,而且是回報率很高的投資。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詹姆斯•赫克曼的研究表明,在嬰幼兒階段進行投資,可以取得幾倍甚至是十幾倍的回報。這種具有高回報率的投入,顯然不是純粹的福利性質的投入,更談不上是什麼過度福利。

我國的家庭正在經歷快速的小型化過程,與之相伴隨,家庭進行兒童照護的能力在減弱。再加上城鎮化的不徹底,跨地區轉移人群的家庭被分割,留守兒童與父母天各一方。家庭需要國家的支援,需要社會的幫助。並不是説,家庭放棄應有的責任,可以不管兒童了。而是説,國家和社會理應施以援手,幫助家庭更好地履行兒童照料的職責。

加快構建服務體系

國家力量對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的正式介入,可以通過服務體系的加快構建來實現。

針對3-6歲兒童,筆者建議將學前教育全面納入基本公共教育的保障範圍。

學前教育不適合成為義務教育,因為義務教育既對國家有強制性,又對家庭有強制性。如果家庭有意願、有能力自行照護和教育3-6歲的兒童,就不宜強制其將兒童送到幼兒園。但只要是家庭有需要,國家就應該提供學前教育的學位及相應的服務,並且由公共財政進行兜底保障,這就是學前教育作為基本公共教育的涵義。

針對0-3歲兒童,需要建立國家和社會對家庭的支援體系,增強家庭的照護和教育能力。

3歲以下的兒童,家庭成員的陪伴是必不可少的,但這並不妨礙家庭以外的力量給予幫助。國家可以支援社區建立便捷、規範、安全的托幼服務機構和兒童早期發展平臺,家長既可以帶孩子共同接受指導、共同參與活動,又可以在特殊情況下得到喘息服務。企業面向自己的員工、公益組織面向特定的人群提供托幼和兒童早期發展的服務,也應得到鼓勵,並且獲得專業的幫助。

不論是3-6歲還是0-3歲兒童的照護和發展,都需要三個方面的投入。

一是硬體設施的投入。學前教育機構、托幼服務機構、兒童早期發展公益機構和平臺的建設,應當成為當前及今後一個時期民生設施建設的重點工程。筆者建議按照常住人口的一定比例,合理規劃並及時補足學前教育的學位,並根據兒童流動狀況做出適當調整;同時,應按照兒童的數量和實際的需求,在社區配建托幼和兒童早期發展的場地設施。

二是服務人員的投入。硬體設施需要專業化的服務隊伍來運轉,才能發揮真正的作用。考慮到短期內財政的可承受能力,可以考慮用類似“混合所有制”的辦法,組建“混合所有制”的服務人員團隊。管理層以體制內、編制內人員為主組成,一線服務者以聘任制的職工、專業的社會工作者為主。相配套地,要建立起清晰的職業上升通道和有效的薪酬制度,不斷擴大專業化、職業化的隊伍。

三是公共資源的投入。包括土地資源、編制資源、公共投資、公共財政等投入,確保嬰幼兒照護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的用地指標、人員編制,加大基本建設和財政支援的力度。

科學設計監管機制

要在全國範圍有效推動中央部署的這項工作,必須在國家層面明確主責部門。

教育部作為全國3-6歲學前教育的主責部門,是確定的,沒有任何爭議。然而,由誰來承擔0-3歲階段的托幼和兒童早期教育服務的主要職責,恐怕還存在爭議。這個爭議不解決,相關的工作就難以切實推進。

實際上,在我們國家的教育規劃綱要、兒童發展綱要等文件中,一直都對0-3歲兒童的教育和早期發展有專門的論述和部署,但實踐的進展比較緩慢,首要原因就是沒有明確主責部門。國家層面不明確,到了地方層面,部門之間就難免相互推諉,誰也不願主動承擔責任——辦好了沒有明顯的好處,一旦出了問題就要擔責任。

國家衛生計生委、教育部、民政部,都具有與這項工作相近的職能,可以考慮結合新一輪政府機構調整,在這三個部委之中選擇其一,設立專門的司局,配給編制,賦予職權,具體肩負起0-3歲兒童照護和早期發展的政府責任。地方也應逐級設立相應的機構,落實好中央的部署和國家的政策。

在明確主責部門的同時,要加快制定行業的標準和規範。

既要有底線的標準和規範,監管必須嚴守底線,堅決遏止向下突破;又要有示範性的標準和規範,引導建設和服務向更高的水準看齊。比如,攝像頭24小時無死角全覆蓋、錄影視頻定期備份和隨時備查,就應該作為底線標準。現階段,服務人員全員具有專業資質,可以作為示範標準,在服務隊伍發展比較充分以後,就需要將其轉換為底線標準。服務標準和規範應具體劃分為若干等級,收費水準與之掛鉤。

兒童發展不僅是家庭的微觀關切,更是國家的宏觀大計,眾人的事情應該讓眾人參與。工青婦等社會組織、社會企業、專業社工和志願者、新聞媒體、兒童家長、第三方評估機構乃至智庫等社會力量,應盡可能發揮出各自的比較優勢,與政府一道,搭建起多主體共同治理的框架,為攸關國家未來和民族希望的大事,共同獻計,共同監督,共同推動。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2_176452.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 2017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
  • 12月18日至20日,2018年中央工作經濟會議在北京召開,一年一度的經濟工作會議將會對第二年的經濟工作重點圍繞哪些方面展開進行決定,會議的內容成為市場關注的焦點。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