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思想偏激恰是大學精神的一面鏡子

3月25日多家媒體報道,今年5月以後,北京大學將在全校推廣實施對“重點學生”進行學業會商的制度,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等十類學生將被納入會商範圍。其中對於“思想偏激”學生進行會商,引起了不少北大學生的爭議。

“學業會商”,總讓我想到醫院的“病情會診”,意味著“思想偏激”已被列入“不受歡迎”的行列,是一種亞健康、病態,需要進行糾偏糾正和“治病救人”,學生難道都病了嗎?

“偏激”,也就是思想觀點有點“偏”,行為有點“激動”,所謂“偏”和“正”,也就是説,符合學校管理的則是“正”、“正統”,學校管理者自以為“正”,拒絕多元化和多樣化,是不是一種高高在上、自以為是、單一狹隘的“教育霸主”呢?

別忘了,教育的一個重要原則就是喚醒、包容。喚醒什麼?學生的批判意識、質疑精神以及標新立異的另類思維。因為年輕氣盛的他們思維怪誕、話語偏激,不僅是一種青春個性,更是一種我思故我在的批判精神。只有打破傳統和既定模式,學生才能得到更自由的發展。正因為這樣,很多國際一流大學都注重讓學生和教師“對著幹”、“向教師叫板”。因為在思想和創新領域,只有平等,沒有高下;只有活潑,不能打壓;只有寬容,沒有限制。

北大的學業會商還是讓人感到一種難言的壓抑,難道讓孩子都成為規規矩矩的聽話孩子才好嗎?整個學校沒有一點雜音,孩子的觀點完全一致。這可不符合孩子的生理和心理特點,這不是讓孩子圈在“思想羊圈”裏不能咩咩嗎?

社會進入了 “大眾麥克風時代”,任何人對於公共決策和社會現象,都可以見仁見智,包括一些網友的偏激言論都得到了國家高層的認同。作為北大管理者,難道要讓學生成為“思維啞巴”,這不是剝奪了公民的言論自由嗎?因為學生的這些所謂的偏激言論根本不違法,要不,公安機關早就制裁他們了。

北大有著“相容並包,思想自由”的美好傳統,什麼是“相容並包,學術自由”呢,最首要的標準就是多一些包容、寬容,哪怕學生不聽話、很逆反、充滿了野性和挑戰和叛逆精神,大學,也應該用賞識的眼光善待他們,多欣賞“偏激”背後有著重要的思想鋒芒、個性思維以及敢於張揚話語權,敢於釋放公共激情。接納、允許這種存在。因為正是有了這種多元化,讓每一位學生盡情施展自己的能力,展示自己的魅力,才能營造出真正的博大精深、深邃如海的大學精神。過分限制思想偏激。整個學校一團和氣、毫無雜音、死氣沉沉,註定會讓大學精神走向淺薄、庸俗和市儈。

如此大面積的強化管理,也應該是北大的重大的公共決策了,學校竟然沒有和學生進行任何互動和徵詢意見,學業會商中的十類標準,這其中包含很多學生隱私啊,比如心理脆弱。接受了會商,則意味著上述隱私會被公開,學生同意嗎?不聽取學生的任何聲音,不尊重學生的自尊、隱私需要,在民主、互動和人本理念已經深入人心的今天,這是不是一種“決策封閉”呢。

更有甚者,學校還説這種做法是“是育人工作‘以人為本’核心理念的重要體現”,人本意識是要將學生需要、科學管理、師生互動放在第一位,管理者自己説了算,學業會商措施完全忽略了學生的聲音,這是標準的“被人本”。

這些年,很多大學提出了建設國際一流大學的口號,可如果僅僅是在硬體上的擴容、增地、上規模,而管理思維仍停留在權力審美狀態,思想非常封閉,不願意借鑒國際大學的一些人本理念、尊重意識以及博大精深的包容情懷,不和學生積極互動、強化學生自治、教授治校,而是躺在壟斷性政策上沾沾自喜,這種所謂的國際大學,只能是一種美夢。這,恐怕也是北大未能成為國際一流名校的一個重要制約性因素。

偏激言論的確會帶來不利影響,可偏激更是進步和發展的階梯。因為痛心疾首、毫不留情的“偏激大棒”,更能打破死氣沉沉的教育空氣,讓更多決策者、管理者得到醍醐灌頂的啟發、取長補短的進步。偏激也是進步的無形推動力,是大學精神的一面鏡子,這一點,北大不能忘記。

相關事件

  • 北大異端生會商制
  • 北大異端生會商制
  • 北京大學將從5月起在全校推廣實施對“重點學生”的“學業會商”制度(《西安日報》2011年3月25日)。“重點學生”包括學業困難、思想偏激、心理脆弱、經濟貧困、學籍異動、生活獨立、網路成癮、就業困難、罹患重大疾病、受到違紀處分等十類學生。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