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食品安全問題何以引發一代“抑鬱結症”

食品安全年年抓,安全事件年年有。對待食品添加劑為何總是如此寬容?添加劑到底能給我們帶來什麼好處?為什麼不能完全禁止它們……”經過多年來對食品市場的關注,人大代表宋心倣用一連串質問給食品添加劑判了“死刑”。“連續三年提交‘全面禁止食品添加劑’有關議案”成為2011年兩會期間各大媒體的一個聚焦點。

近年來,食品安全導致國民“幸福指數下降”的頻率與日俱增,食品安全問題由此衍生為新世紀中華大地上“一個曝光率居高不下” 的民生問題。無論是國民的以偏概全、媒體的一意孤行,抑或是政府的敷衍了事,食品添加劑無疑已經被歸屬成“一切食品問題的根源所在”“一切安全事件的罪魁禍首”。

然而,無論遭受過多麼澎湃的泡沫星子的衝擊,無論輿論壓力何等得披荊斬棘不可戰勝,食品添加劑仍然一如既往,風行于食品市場。這種逍遙自在,或是“縫隙之中謀發展”,或是“猶抱琵琶半遮面”!

人以食為天,食以安為先。作為一個關乎民生健康的重大問題,食品安全面順應邏輯引發了一個“全民武裝”的事態。“相關部門”針對這一問題進行理論上和實踐上的雙重攻擊,並從道德和法律多方面採取措施,可謂是軟硬兼施。然而,在食品添加劑這個重點炮轟對象面前,所有的武裝“道具”都顯得那麼的軟弱無力。

食品突發事件一旦發生,應對措施多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而且傾向於開那些“治標不治本”的方子。三聚氰胺、蘇丹紅的翻雲覆雨,就是監管不到位的“經典案例”。從食品安全監管這個大的視角上講,“食品安全問責”存在一個很大的漏洞。

在我國分段監管體系下,中國食品監管面臨著“九龍治水”的局面。農業部、商務部、衛生部、國家工商總局、國家質檢總局和國家食品藥品監管局等多個部委共同把關,各部門之間存在著“扯”不清的關係。“盤如樂隊”的監管隊伍,亮出了一個“濫竽充數”的好機會,食品市場呈現“剪不斷理還亂”的危機,廣大消費者愁緒飄揚,一頭熱水。

稍稍關注食品安全的人都會發現,官方表態中常常有這樣的字眼:“非法使用”“從重處罰”“超標”“情節嚴重者”“非食用性添加物”云云……然而,何謂非法?法規是怎樣的?何謂重罰?是要其“召回”還是令其“下架”?何謂情節嚴重?多重才算重?何謂超標?標準在哪呢?哪些是非食用性添加物?是否“非食用”怎麼定?……

基於這些慷慨激昂卻令人笑啼皆非的“權威回應”,筆者不得不對“相關人員”表示莫大的敬畏,敬畏于他們對漢語言文字自如地玩弄技巧,敬畏于他們面對民生安全時的淡定,敬畏于他們的坐懷不亂、遇事不驚!

人大代表宋心倣連續三年提交“全面禁止食品添加劑”有關議案,並表態“添加劑只給造假者創造機會,當一年代表提一次取消”,這讓筆者不禁眉花眼笑,然而這笑容稍縱即逝,片刻便有“一片愁雲”鎖在眉頭。或許,這就是長期籠罩在食品安全陰影裏的人們的“慣性懷疑心理”,是一種由於“食品安全長期無處安放”所導致的一代抑鬱情節、信任危機!

相關事件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