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慘澹經營:秋季選戰前的日本民進黨

文豐 南京大學歷史學院博士研究生

本月初,日本民進黨臨時全國黨代會上,前原誠司競選該黨總裁勝出,昨日啟動的黨內各項人事任命,以及構築秋季臨時國會選舉的“舉黨一致”態勢,成為近期的工作重點。這標誌著日本左翼最大政黨朝向大選備戰工作邁進了一大步。

據日本朝日新聞消息,本月2日,民進黨新代表前原誠司(前外相),起用山尾志櫻裏(前政務調查會長)為幹事長。代理代表枝野幸男(前官房長官)與曾任前原氏陣營選舉對策本部長的大島敦(前總務副大臣),選舉對策委員長一職擬由支援在野黨共鬥路線、曾任枝野選舉對策本部長的長妻昭(前厚生勞動相)擔任,從而確定新“執行部”主體人事架構。前原此舉一方面是在民進黨黨內最大限度的凝聚共識,形成合力;另一方面著眼于該黨的長遠發展。正如9月3日他在京都時強調的,這次人事安排爭取讓每個人各得其所、發揮所長,形成老中青不同“世代”的梯度人才架構,為黨的長遠發展提供堅實的人才基礎。

然而,黨首選舉不及半月,該黨近期爆出的已指定為幹事長人選的前政務調查會長山尾志櫻裏因醜聞離黨事件,對積極準備秋季臨時國會選舉的民進黨來説不啻一拳重擊。圍繞山尾志櫻裏的離黨,黨內外對新執行部的危機應對能力提出了廣泛質疑,而這只是民進黨高層向心力、控制力弱化的冰山一角。

就目前來看,民進黨首前原誠司尚未提出針對性的、可操作的、有力度的應對措施。從根本上講,這正是民進黨內各種派系勢力分化重構導致內部凝聚力瓦解的表現。民進黨既需要一名能夠平衡協調、統領黨內各派系的、強有力的領導人,又需要一套符合當下日本社會民眾政治心理預期的施政綱領。但是,這恰恰是目前各個在野政黨所缺少的。相比之下,右翼的自民黨以修改“和平憲法”為志業,幾十年如一日矢志不渝。客觀上起到了將立黨宗旨在施政層面“一以貫之”的心理效果。對普通民眾而言,自民黨等右翼勢力的執政目標異常明確,且給人以“百折不撓”的使命感,儘管這對東亞乃至世界的和平與發展並非福音。

戰後以來,日本政壇並未發展出類似歐美某些國家的兩黨制形態。上世紀中葉,日本所謂“55年體制”確立後,自民黨長期獨佔政權,少數時期與其他政黨聯合執政,但基本格局沒有大的改變。泡沫經濟時代,自民黨經歷了一個較為短暫的調整期後,重新成為絕對執政勢力。2009-2012年民進黨前身的民主黨登臺執政,也沒有給日本政壇帶來根本性的變化,自民黨依然是日本政壇最大的政治力量。因此,此次民進黨的黨內重新整合,必須要以“政權交代”為核心目標,若長期在野,就難以避免本黨的邊緣化、泡沫化趨勢,並加速黨內的離心傾向,這是典型的“在野常態化”導致的政黨危機。顯然,依照目前日本政壇左翼力量普遍消沉,日本社會右傾化、保守化總體加深的形勢來看,民進黨必須聯合其他在野力量共同戰鬥。所以,在針對此次秋季臨時國會大選的競選綱領中,與日共等政黨的聯合就成為一條重要選項。

日共領導人志位和夫曾于上月31日表示,日共堅持的在野黨共鬥路線,兩年來取得了諸多成果,今後必然繼續堅持該立場,並期待與民進黨之間更好的合作。因此可以説,在野黨的“共鬥”是作為制衡自民黨、提升左翼政黨政治實力、抵消國內右翼影響的一項重大戰術舉措。但是,民進黨內對於共鬥路線的反對聲源源不斷,這與其形成過程中帶有鮮明的自民黨“血統”有關。以共鬥路線為標誌,在民進黨內可以明顯劃出支援派和反對派的兩大陣營,因此,該議題很可能成為繼續誘發民進黨內部爆裂的一根導火索。

此外,在對華關係上,民進黨目前的兩位主要領導人前原和枝野都有反華前科,且在修憲等問題上,前原與自民黨有著較高的一致性。這意味著民進黨本次秋季“大考”中,競選綱領核心議題與自民黨恐怕本質上無太多差別,在爭奪選票過程中,可能毫無區分度。但是,民進黨等在野黨如果不能在此次秋季大選中取得不俗的成績,那麼民進黨等在野黨勢力不僅面臨徹底泡沫化的局面,整個日本國內短期內再也難以産生制衡右翼勢力或反華勢力的較強政治力量。而反右翼勢力的缺乏,從側面強化了右翼在日本政治生態中的強勢地位,從近期看,這正是安倍政府四面出擊,妄圖深化日美合作攪亂東亞局勢,並趁機渾水摸魚加速修憲的內部驅動力;從長遠看,政治生態惡化的日本將對東亞區域和平與穩定造成難以預料的不良影響。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50_17135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