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9·11”十八週年,美國可曾認真反思?

張志新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研究所副研究員、博士

2019年9月11日是美國“9·11”恐怖襲擊事件爆發18週年。時至今日,美國在全球的反恐戰爭依然沒有完全結束,美國可曾認真反思過自己所犯下的戰略錯誤?

錯誤之一:對基地組織“養虎為患”

一般認為,最初以本·拉登為首的基地組織是為反抗1988年蘇軍入侵阿富汗而建立的宗教性軍事組織。然而,根據俄羅斯官方的説法,基地組織實際上是由美國中情局一手扶植起來的,目的則是利用基地組織與蘇聯爭奪阿富汗。説起來美國與恐怖組織聯手似乎難以令人置信,但眾多的歷史事實表明,在國際道義和國家利益之間存在衝突的時候,美國犧牲的往往是國際道義。

且不説特朗普公然退出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P5+1)與伊朗簽署的伊核協議,以及美國推出應對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其實在小布希政府上任伊始就曾退出“京都議定書”,兩位共和黨總統的單邊行動不得不説是如出一轍。

當然,為反對蘇聯而秘密扶持的基地組織,在冷戰結束後將攻擊目標轉向美國等西方國家,恐怕也是美國始料不及的。所謂“世界上不會有無緣無故的恨”,當美國在小布希時期以軍事手段推進“大中東民主計劃”的時候,它同樣沒有想到這在打破既有地緣政治平衡的同時,也使得區域的民族與宗教矛盾凸顯出來,最終導致“9·11”事件的爆發。“9·11”後,有美國人曾經捫心自問:“他們為何要恨我們?”美國人不知道的是,這種仇恨是當年美蘇爭霸種下的“惡果”。

錯誤之二:以戰爭手法反恐

在奧巴馬政府時期,美國逐步意識到用常規軍事手段打擊恐怖主義無異於“高射炮打蚊子”,方法實質上行不通。這是因為,軍事手段能打敗的是有形的對手,而恐怖主義説到底是一種意識形態,用軍事手段反恐只會治標不治本。換言之,恐怖組織可以被打散,但是恐怖主義思想卻很難根除。因此,即便特朗普政府在敘利亞打散了“伊斯蘭國”,但是卻不能宣稱反恐戰爭取得了勝利。小布希任內曾經宣稱反恐戰爭“使命已經完成”,最終被人嘲笑根本是無稽之談。

從奧巴馬執政後,美國政府很少再談“全球反恐戰爭”(GWOT),更多代之以反恐行動。而且,美國政府在反恐上越來越做得多、説的少,越來越依賴無人機定點清除,越少發動地面襲擊。雖然從2003年反恐戰爭打響以來,美國本土再沒有發生較大規模的恐怖襲擊,然而美國在反恐上仍然有“不得法”的嫌疑。

一是反恐的雙重標準,將於己為敵的團體列為“恐怖組織”,合適時在為之“摘帽”,實用主義的心態昭然若揭;二是治標不治本,不願解決恐怖主義孳生的根本原因,包括經濟發展滯後、民族與宗教權力得不到維護,等等。

錯誤之三:後反恐時代,大棒揮向中國

可以説“9·11”後美國以反恐為名進軍阿富汗、攻打伊拉克是犯了盲動主義的錯誤,特朗普上臺後再將國家戰略重心轉向大國競爭更是戰略上的誤判。如果説進軍阿富汗、推翻支援塔利班的統治情有可原的話,那麼以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為由,入侵伊拉克顯然就是戰略冒進,其結果是深陷反恐戰爭泥潭,大量消耗美國的戰略資源。

特朗普上臺後,以貿易戰為手段試圖延緩中國崛起則是美國在戰略上的重大誤判。這一方面由於美國對自身實力“看不透”,不能恰當地評價自己。從歷史上看,霸權國的衰落多數由於對自身實力和資源的透支。新千年以來,美國霸權的相對衰落,已成為不爭的事實,而特朗普政府還做著延續美國“一超獨霸”地位的美夢,“重新讓美國變得偉大”。問題在於,即便是冷戰剛結束時,美國也沒有能力使“單極時刻”變成“單極時代”,更不要説美國實力已經下降的今天。

另一方面是美國對中國“看不懂”。一則,中國不謀求稱霸,何談挑戰美國的霸權地位。美國霸權的衰落是歷史發展的必然,也是新興國家群體性崛起的結果。今後任何一國想在世界上繼續稱王稱霸,不僅實力不允許,恐怕其他國家也不會答應。因此,美國試圖遏制中國崛起既不合情,也不合理。二則,美國無法遏制中國的崛起。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為轉移的,也不是任何人、任何國家能夠阻擋的。美國對中興與華為的打壓短期看是得勢的,但從更長久的歷史長河看只能是螳臂當車的舉動。

從上述分析來看,“9·11”18年以來,美國實際上並沒做過認真的反思和反省。諸如在維護美國利益上的實用主義做法和雙重標準,以及為維持美國霸權的不擇手段仍是美國的慣用手法。問題在於,自私自利的單邊主義行徑終將受到世界各國的反對,而在對華方面,如果既不能知己,又不能知彼,特朗普的全面遏制政策註定將會失敗。(責任編輯: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_21400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