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浙江新高改:莫讓改革成為學生的避“難”所

含辰 媒體人

2017年高考浙江全省29.13萬考生,但是選考物理的僅有8萬人。在浙江高考改革新方案中,必考科目為語、數、英,考生可以從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技術7門科目中選3門作為選考科目,被稱為浙江新高改“3+3”模式。然而,誰也不曾想到,在今年的選考科目中,“物理”遭遇冷門危機。

浙江新高改的初衷無疑是好的,這不僅僅打破了長期以來“一考定終生”的高考格局,也重塑了傳統意義上一刀切的“文理分科”模式,讓學生有了充分的選擇權和自主權,這不失為高考改革的創新路徑。

但此次“物理”遇冷門也在告訴我們:在長期功利性的應試教育下,高考作為一種選拔人才的機制,要警惕目前改革助長投機,為學生個人成長和國家人才培養帶來的負面影響。同樣地,高考“大躍進式”改革與傳統的“3+X”模式在過渡期和對接期能否有目的、有計劃的引導式放開,能否真正的在循序漸進中與大學其他選拔機制和大學教育進行完美對接,這是“新高改”面臨的時代命題。

平衡好各學科的難度和分值是高考改革的前提。在此次浙江新高改中,7門選考科目難度不盡相同,在假設學生同等智力的前提下,有些科目易得高分,有些科目則不容易得高分。在過去“文理分科”的時代,人數一向是“理多文少”,文理科進行比例分配,很多學生存在“被選擇”的尷尬境遇,有失偏頗。學生也因此而對心中的象牙高塔失之交臂。而今,在“新高改”下,學生有了更多的自主選擇權,學生、家長、老師共同的趨利選擇下,以“唯高分致勝”的理念選擇容易拿到高分的科目,這就造成此次“物理”科目的失寵。另一方面,看似學生的選擇權擴大,然而從根源上來説,選考科目側重點和難度不同,評分標準和閱標籤準也不盡相同,在給予學生自主選擇科目的權利同時,“7選3”的方式存在著公平性和合理性的問題。

“+3”助長選擇的投機性。從7門科目中選擇3門作為選考科目無疑是對學生的減負,學生有了更多的自由空間和自主權,課業壓力也相對輕鬆,特別對於偏科學生而言更是大有裨益。但從長遠角度來説,學生一味的為了考試只學自己用得到的科目,最終不利於個人成長和國家人才培養。物理、化學、生物等基礎自然科學,對培養學生科學素養及創新思維訓練起到關鍵作用。高考作為選拔人才的門檻,源源不斷地為大學輸送人才,通過選拔的方式,間接地為國家人才培養輸送新鮮血液,若學生在趨利選擇下著眼于更容易得高分的科目,這不利於複合型人才的培養。當下是創新的時代,也是國際人才競爭的時代,相比發達國家,我國的創新力仍處於弱勢,仍需創新型、複合型人才源源不斷地涌流。

高考改革需與大學招生及專業設置相接軌。浙江新高改後,大學招生的生源品質是否會因此而受到影響,這需要大膽地存疑。由於大學專業的設置不同,每個專業分配的名額比例不一,對於僅有8萬人選擇物理的浙江地區來説,各個高校在浙江地區的招生計劃是否要因此而改變?是否甚至會存在物理學空擋的現象?長期以來,大學與高中的對接相對較少,近幾年出現了“自主招生”“藝術特長生”“小語種”“保送生”等與高中學校對接的選拔機制和項目,而一旦學生有了“7選3”的選擇權,在選擇自身擅長領域的同時再次參與這些“自主招生”,是否存在著一種選拔機制的重復?無論是高校與高中對接的“自主招生”計劃還是“7選3”模式的新探索,學生進入高校後能否因這些選拔機制而真正學有所長?而非僅僅是通過選拔拿到大學的“敲門磚”,這是大學與高考需要對接的嶄新命題。

高考自恢復以來,每年高考季是社會輿論熱議的話題,身處在高三的“高三黨”更是被譽為“最不易的人”。很多聲音在呼喚高考改革,慶倖的是,我們看到了改革的第一步,但改革路上的新困難、新問題、新挑戰仍需實踐的檢驗和磨合,無論怎樣,莫讓高考改革成為學生的避“難”所。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6_171346.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高考物理遇冷
  • 高考物理遇冷
  • 2017年高考浙江全省29.13萬考生,但是選考物理的只有8萬人。上海新高考第一年,選擇物理的考生也僅佔30%。而今年實施新高考的北京,也有不少家長在討論“能不能不選物理”。物理學科似乎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3+3”的新高考方案中,必考科目為語、數、外。考生可從政治、歷史、地理、物理、化學、生物、技術7門科目中選3門作為選考科目。隨著“新高考”的展開,放棄物理學科成為了如今的趨勢。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