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從回望歷史到走向未來——一評將講好“一帶一路”故事引向深入

劉明 瞭望週刊社副總編輯

5年來,“一帶一路”常講常新,不斷有新故事、新思路、新進展、新討論。

關於“一帶一路”的國際傳播,出現了兩個新特點:一是關注、討論“一帶一路”的人群日益廣泛,從相對集中在精英人士擴展到社會各領域、各階層,從“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擴展到幾乎世界所有國家和地區;二是海內外受眾關注的問題、討論的話題日益深入。

這兩個新特點要求新時代國際傳播工作者不斷深入實踐、深入探索,同時善於在實踐中不斷總結提煉,注重理論建構,進一步講好“一帶一路”的故事、方案、治理和理念。

早在2016年,習近平總書記就強調,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們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就是要繼承和發揚絲綢之路精神,把我國發展同沿線國家發展結合起來,把中國夢同沿線各國人民的夢想結合起來,賦予古代絲綢之路以全新的時代內涵。

“一帶一路”的宏偉構想的確從千百年前走來。陸上絲綢之路可溯源於漢武帝派遣張騫出使西域,由此開闢以長安為起點,經中亞、西亞,連接地中海各國的陸上通道。德國地質地理學家李希霍芬在其《中國》一書中使用“絲綢之路”稱呼這一通道,並很快被廣泛接受。海上絲綢之路也可追溯到秦漢時期,漢武帝就曾派使者遠航南海和印度洋,後經歷代拓展,特別是經歷唐宋時期的繁榮,形成了古代中國與海外貿易聯繫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

但是,回望歷史不等於機械地“復原”和“重復”歷史,更不是簡單地在物理上“重建”歷史。事實上,“一帶一路”的歷史本身就是豐富多彩的,並不是一條簡單的“路”和一條固定的“帶”。李希霍芬的“絲綢之路”就既包括中國與中亞之間的“路”,也包括中國與印度之間的“路”。“海上絲綢之路”曾經主要以南海為中心,故又被稱作南海絲綢之路,但是鄭和下西洋開啟的東方大航海則遠遠超越了這一范疇。就功能而言,即使是歷史上的“一帶一路”,也早已經超越了運輸絲綢的範疇,而是對東西方各國人民間的貿易互通、經濟發展、民族融合、文化交流,甚至對人類文明的進步,都産生了深遠影響。

回望這樣的歷史,更重要的是要説明,自古以來,中國就是一個開放的國度,中華民族具有海納百川的寬廣胸懷,中華文化能夠包容和吸收人類一切優秀文明成果。這樣的歷史也證明,世界上不同國家、民族和文化,完全能夠通過和平、友好的對話與合作,實現互利、共贏、包容發展。也正是這樣的歷史方位,決定了新時代中國做出共建“一帶一路”的歷史性選擇,並賦予其全新的時代內涵。新時代的中國要以這樣的“絲路精神”,進一步探索國際合作的新地域、新領域、新內涵、新方式、新夢想,不能簡單地將自身局限于復興某一特定傳統地域、開展某一特定領域的傳統合作、延續某一特定形態的傳統模式。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廣大發展中國家加快工業化城鎮化、進而實現經濟獨立和民族振興正方興未艾。共建“一帶一路”之所以得到廣泛支援,反映了各國特別是廣大發展中國家對促和平、謀發展的願望。共建“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倡議,不是搞地緣政治聯盟或軍事同盟;是開放包容的,不是要關起門來搞小圈子或者“中國俱樂部”;是不以意識形態劃界,不搞零和遊戲,只要各國有意願,我們都歡迎。講好這樣的未來和方向,才能最終形成人們齊心協力為之奮鬥的共同事業,真正凝聚起同舟共濟、攜手共進的強大力量。

“一帶一路”宏偉構想的“靈感”和“傳統”來自歷史。講好歷史,可以喚醒共同的記憶,拉近心理的距離,奠定合作的基礎。但是,只有講好“一帶一路”倡議的美好未來,“一帶一路”建設本身才會擁有屬於自己的光輝燦爛未來。(責任編輯: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5_20464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 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 自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一帶一路”建設在探索中前進、在發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長,建設進度和成果都超出預期。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即將召開之際,中國網觀點中國推出系列評論,助力“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