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從“租借太平島”雙簧看美臺“多海聯動”新挑戰

劉匡宇 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近期,美臺雙方將臺海與南海問題相掛鉤,接連拋出“租借太平島”等多個議題。這是蔡當局“倚美抗中”路線和“兩國論”南海政策的必然結果,但受到法理和現實的多重制約。不過,在美方加大與我國在臺海、南海戰略對抗,蔡當局也有意以小博大之時,不能排除雙方借機向大陸發難、要價,逐漸到假戲真做,以及同時在臺海、南海、東海和印度洋製造“多海聯動”的可能性。

早有籌謀的“新籌碼”

所謂“租借太平島”是一個老議題,是蔡當局想利用當前臺海和國際局勢做文章,增強與大陸對抗和推動“漸進台獨”而拋出的新籌碼。

一是美臺“準官方”接觸顯示可能已有默契。

台灣在6月1日至3日的第17屆“香會”(即香格里拉對話會,正式名稱為“亞洲安全峰會”,下同)上積極配合美國防部長馬蒂斯就“南海軍事化”和支援美臺軍事安全合作向中國大陸發難。緊接著臺媒6月5日就披露,臺防務部門的親綠營智庫提議,蔡當局可考慮以人道主義救援名義將太平島租借給美國。

雖然臺外事部門6月10日發佈聲明,稱此為不實報道,但聲明同時又説,台灣遵照蔡英文2016年7月19日關於南海議題的“四點原則”及“五項做法”等政策指示,致力建設太平島為人道救援與國際科研的基地,對區域和平與穩定做出貢獻。此一説法有點耐人尋味。在當地時間6月5日,美參議院推出《2019財政年度國防授權法案》,明確、加碼提出要支援美國海軍“太平洋夥伴”人道使命醫院船訪台、擴大美臺人道救援合作。這説明雙方很可能已有默契。

二是蔡當局早有相關部署。

其一,確立太平島“國際人道救援和運補基地”發展方向。自“南海仲裁案”後,蔡當局就通過防務力量縮編、擴建醫院和實施人道救援操演等方式,顯示太平島“非軍事化”、“人道救援”的發展目標。所謂“人道救援”除了救災,實指戰時需要。

其二,以“接駕美軍”為目標進行基礎設施強固與擴建。在美國提出軍艦定期停靠台灣“適當港口”後,太平島可能就已經成為蔡當局假想目標,可以看到蔡當局在低調啟動強化太平島碼頭和機場的泊靠能量提升與設施強固施工,可能就是為美軍的萬噸巨輪靠泊需求做準備。未來無論平時、戰時,美軍都有借機械故障靠泊太平島,甚至迅速將其軍事化、據點化的可能。

“租借太平島”是“假議題”

蔡英文雖難免有此念想,但其可行性則是另一回事。

一是台灣不具備處置太平島管轄權的資格和能力。

其一,法理上,台灣地方當局無權擅自將中國主權島嶼私相授受。如有造成台灣“事實獨立”的重大事變,根據《反分裂國家法》,大陸有採取非和平手段進行制裁的權力。其二,從現實面來看,太平島遠離台灣,但卻被大陸控制的美濟礁、渚碧礁、永暑礁三面近距包圍,處在大陸陸空火力的監控和打擊範圍內。太平島如有事變,必然被“甕中捉鱉”。其三,就台灣自身而言,對外締結所謂“條約”要經“立法”機構審議。失去高民意背書(背書:認可,支援)的民進黨和蔡英文,如無視在野黨和民意強推如此重大的爭議性“立法”,必然會造成巨大的自我磔傷。

二是美國“租借太平島”得不償失。

對美國而言,“租借太平島”意味著其對華政策和南海立場的重大變化。其一,不敢在南海與中國“掀桌子”。租借是國家間對領土管轄權的一種暫時性安排。“租借太平島”等於承認“台獨”,意味著美國要下決心與中國在南海、臺海開戰。其二,不能打破對南海主權爭議的“形式中立”。就美方自身認知,從1954年《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到“與台灣關係法”,其應用範圍均不包括太平島,即不承認臺當局的“主權”。而如美國改變此立場,打破在南海的“不選邊”姿態,也會影響其與東盟國家的關係,同樣得不償失。

“多海聯動”將是長期挑戰

一是蔡當局開始“執棋”但難逃“棋子”命運。

特朗普政府將國際問題掛鉤做所有交易的思維顯然給了蔡當局兩個啟示:以“多海聯動”增大對抗大陸的資本;仿傚朝鮮領導人做大國間的“杠桿”、“執棋者”,獲得更大邊際收益。

一方面,蔡英文認為台灣對美國有4大“獨特利用價值”:“第一島鏈”上的“不沉航母”;東亞、東南亞中最“反中”且單邊投靠美國的執政當局;最為“知中”的地區(“國防安全研究院”宗旨之一就是研判“大陸動向”);“價值同盟”和“反共先鋒”。

另一方面,蔡當局的高調也是為了對衝大陸壓力,擔心被美國當作犧牲品。特別是特朗普越發明顯且單邊地將台灣作為籌碼擺布、以美國利益為核心考量對台灣進行控制、訛詐。炒作“租借太平島”是蔡當局試圖挽回“主動權”的“險招”。

不過,台灣不是朝鮮,既非主權國家,又無法對大國構成戰略威懾,其若繼續奉行“一邊倒”路線,必然會淪為“棋子”和犧牲品。

二是美方將南海與臺海掛鉤已有實戰考量。

美國近期四面出擊,不斷製造南海與臺海的“相關性”。除了馬蒂斯在“香會”上大放厥詞、美軍派B52轟炸機闖入南海、取消邀請大陸參加“環太軍演”,還釋放出重新派航母或軍艦“常態化”通過台灣海峽等風向球,美國會更是接二連三拋出涉臺防務法案。美方在事關我國核心利益的臺海、南海問題上高調做文章,甚至考慮打破外國軍艦不走臺海航道的“慣例”,是在有意釋放政治信號。

其一,打破“形式中立”的“絕對平衡”策略。表明不惜破壞中美關係,實質性強化美臺軍事關係,對衝大陸對臺威懾效應,尋求“相對平衡”。其二,從實戰角度將臺海與南海相關聯。外界長期質疑特朗普的“印太戰略”是對南海和“第一島鏈”的忽視、棄守。美國需要顯著提升在兩洋間的這塊“軍事低地”和戰略樞紐的存在感,主動重新將兩海問題相掛鉤,打消盟友疑慮。

從美新任“印太司令部司令”戴維森説法來看,“武裝衝突阻止中國在南海擴張的唯一道路”。美臺強化軍事合作,包括研擬利用太平島也是基於這一路徑的選擇。此外,美軍頻繁在台島南側的東沙群島附近訓練,其大費周章的巡弋、演訓顯然不只為“表態”,而是面向未來實戰,籌謀和演練以何種名義、形式,有效使用南海和臺海水路。

總之,美臺對“租借太平島”議題的敏感性雖有認知,但對其可行性卻仍存幻想。雙方拋出這一假議題,既是為了測試大陸反應,也是為下一步的部署與合作製造輿論。儘管“租借”暫不可行,但卻相當於給了特朗普政府一個新的籌碼。美方的以後的做法,可能依然是持續以機艦巡弋南海、穿越臺海和泊靠太平島等議題向大陸發難、要價,通過“多海聯動”,漸進地爭奪與中國在南海和臺海博弈的主動權。(責任編輯 王鑫)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5_187945.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