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又添新罪名,韓軍政關係照出樸槿惠政治底色

孫興傑 吉林大學公共外交學院副院長、北京大學匯豐商學院海上絲路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

南韓的閨蜜門事件即將塵埃落定,對樸槿惠也將在下月宣判,此時中間卻再起波瀾。

據報道,樸槿惠在2017年的時候曾經與軍方高層研究派兵鎮壓“倒樸”的示威集會。看起來,這個消息要比樸槿惠的閨蜜貪腐更加嚴重,樸槿惠的行為如果屬實的話,那將是她政治生涯中最大的污點,那個嫁給國家的女人終歸還是樸正熙的女兒。南韓的民主化在三十年之後幾乎出現逆轉,這可能是對南韓的沉重打擊,而樸槿惠也有可能被重判。

1961年樸正熙發動政變,推翻了文官政府,宣佈戒嚴、取消一切集會、實行宵禁,建立了軍人政府,開啟十八年的樸正熙時代,一直到1979年12月12日,樸正熙遇刺身亡,樸正熙的十八年也被認為是漢江奇跡的時代。從經濟發展來説,樸正熙也算是創造了一個奇跡,讓南韓經濟躋身於四小龍之列;在政治上,軍人政府給南韓也留下了很多的遺産。光州事件被認為是南韓民主政治的一個轉捩點,也是南韓軍政關係的一個轉捩點,可以説,威權國家轉型的重要前提就是軍政關係的調整,軍隊要職業化和專業化。

從上個世紀80年代末開始,南韓開啟了民主化的進程,總統受制于財閥體制的比較多,卸任後,多位總統翻船幾乎成為鐵律,金鬥煥曾因參與軍事政變等罪名被判死刑,但後來被金大中總統特赦,盧泰愚、金鬥煥還算是軍人政府向民主政府之間的過渡,到了金大中、盧武鉉時期,軍政關係也更加規範了,李明博現在被懷疑使用國家的網路資訊部隊參與到政治選舉之中,而如果樸槿惠設想使用軍隊來鎮壓“倒樸”運動的話,那也是冒天下之大不韙了。

從樸槿惠政治生涯的跌落可以看到,她並不輕易妥協和退讓,即便在支援率只有5%,年輕人的支援率幾乎為零的時候,她還是拒絕辭職,作為樸正熙女兒的本色再次凸顯出來。樸正熙當年發動政變之後也曾承諾要把政權還給文人政府,但是最後還是把政權牢牢地握在自己的手中。樸槿惠在母親死後曾扮演“第一夫人”的角色,可以説在她的政治觀念和世界觀形成的時候,深受父親的影響,當然,也是因為有強大的政治意志力,她才能從絕望中超脫出來,從樸正熙的女兒變成了南韓的總統,只是她與這個國家的“婚姻”破産之後,就不得不回到了娘家,做回了女兒的本色。

樸槿惠的閨蜜門爆發的幾個月時間裏,也是南韓軍方影響力快速上升的時期。比如薩德入韓,以及日韓之間的軍事情報保護協定,軍方在政治權力出現癱瘓之際,快速擴張影響,讓自己的利益訴求變成了既成事實。在這樣的背景下,軍方的政治化也就出現了一個窗口:樸槿惠要繼續留在青瓦臺可能就要依靠軍方的力量,而軍方也需要通過青瓦臺實現自己的利益。

時過境遷,南韓政治經歷了世代更替,尤其是軍隊職業化已經成為習慣,即便軍方高層有異動,恐怕也難以成為現實,只是從一個側面更加印證了樸槿惠作為樸正熙女兒的底色和本色,也平添了很多悲劇的色彩。(責任編輯 蔣新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4_18054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