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伊拉克大選:新希望與新挑戰

王晉 西北大學敘利亞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作為擊敗極端組織“伊斯蘭國”之後的首次大選,2018年議會選舉對於伊拉克意義重大。一方面此次選舉是近些年伊拉克在相對和平與穩定的狀態下舉行的首次大選,因此能夠反映出民眾對於政府和各個政治派別的態度;另一方面,伊拉克仍然面臨諸多矛盾與危機,尤其是涉及戰後重建、政治腐敗、教派紛爭和庫爾德問題,未來的伊拉克中央政府如何解決這些問題,都將與這次伊拉克大選結果息息相關。

這一次伊拉克大選最大的亮點之一,在於伊拉克國內什葉派政治陣營不再以一個聲音説話,不再以一個政治聲音來參與競選,在過去的數次選舉中,什葉派政治力量相對較為抱團,往往形成一個或者兩個政治陣營來統一參選。但是在這次選舉中,什葉派形成了五個政治陣營,其中包括現任總理阿巴迪的“勝利聯盟”,前總理馬利基的“法制聯盟”,“人民動員軍”、薩德爾運動等都組建了自己的政治黨派參加了選舉。

另一個亮點,是伊拉克國內跨派別的政治力量合作,比如來自於什葉派的薩德爾運動,傳統上是受到來自於薩德爾家族的領導,而現任薩德爾運動領導人穆克塔達薩德爾,儘管秉持著什葉派政治理念,但是在此次選舉中與伊拉克共産黨組成了競選同盟共同參選。與此同時,一些遜尼派政治人物也參與到了什葉派的政治陣營當中,比如“勝利聯盟”中就有一些遜尼派政治人物參與選舉。

在此次選舉中,伊拉克民眾的投票率並不太高,根據一些數據顯示似乎只有30%的投票率,這與過去幾次大選相比,投票率偏低。但是此次大選的投票率低並不完全是由於民眾對於政府不滿所造成的。這種原因一定程度上是由於伊拉克安全局勢不佳所造成的。儘管活躍在伊拉克境內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被擊敗,但是一些伊斯蘭極端分子仍然試圖在伊拉克境界發動襲擊,而大選這種人員密集、國際關注度高的場合,更加適合成為極端分子和恐怖分子的襲擊目標。在此背景下,伊拉克安全機構為了保證大選安全,決定在國內實施宵禁,並且停開了許多地區的公交車;與此同時,為了安全考慮,很多投票站被設在了遠離城市中心的郊區地帶,這就意味著很多投票者必須開車早早的前往投票點投票,而那些沒有私家車或者本來就缺乏足夠政治認清的民眾,往往很難前往投票站點投票。

與此同時,儘管伊拉克政府在此次選舉中推廣了“線上投票”系統,民眾只要登錄伊拉克政府網頁就可以投票參選,但是從當前看,以伊拉克政府的線上投票系統並不完備,很多民眾無法通過線上系統成功投票,這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年輕民眾的投票熱情。

儘管計票工作很快就可以結束,得票結果和議席分配情況大體上也可以明確,但是距離伊拉克政府組閣成功,還需要不少的時間。一方面,伊拉克議會大選解雇需要得到伊拉克最高法院的承認,而這一般需要等到大選結果公佈之後15天左右;另一方面,伊拉克大選結果公佈和最高法院承認之後,伊拉克政府組閣仍然需要各個黨派私下交易和討論。在2003年之後的歷次議會選舉中,並未出現一個單獨政黨獨攬議會多數席位的情況,因此伊拉克總統將會指定得票最多的政黨在規定時間內組建與其他政黨的執政聯盟,而如果該政黨並未成功組閣,那麼將由第二多的政黨繼續嘗試組閣。這就意味著,在大選結果公佈之後,相關的議會政黨領導人將會通過大量的“幕後交易”,來促成政黨聯盟的産生,進而組建新一屆的伊拉克政府。

從當前看,現任總理阿巴迪連任的可能性很大,從2014年接任被迫辭職的馬利基以來,阿巴迪成功的改善了伊拉克國內安全形勢,組織國內各個武裝力量擊敗了極端組織“伊斯蘭國”,這些都是阿巴迪政府的“政績”。但是伊拉克大選仍然存在著諸多不確定性,比如2010年伊拉克大選,當時並不太被看好的前總理阿拉維領導的政治力量,出人意料的超越了時任伊拉克總理馬利基,最後各方因為“計票舞弊”而陷入爭執。因此未來究竟誰獲得大選勝利,還需等待最終的計票結果,尤其是在大選公佈之後,各個政治力量之間的相互溝通和交易。

未來無論誰當政,伊拉克政府仍然面臨著諸多壓力,尤其是伊拉克國內在戰後繼續的經濟重建,安置因為極端組織“伊斯蘭國”而帶來的伊拉克難民,尤其是在巴格達以西安巴爾省的大量遜尼派難民;此外伊拉克新政府未來將如何處理與國際和地區大國,尤其是沙特和伊朗的關係,如何處理庫爾德問題,這些大都將是未來伊拉克政府面臨的敏感議題,也將繼續考驗伊拉克政治人物的政治智慧。(責任編輯 王琳)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2_185842.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