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金融監管政策須評估“疊加效應”

盤和林 財政部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

據新華社報道,過去一週,資本市場在調整,監管在出手,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部門出臺了不少政策。同時一個理念漸漸明晰:防風險、治亂像是健康市場的需要,但不能因處置風險而發生新風險。

5月12日,針對前期銀監會出臺一系列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被市場“誤解”。5月12日在銀監會召開的“銀監會近期重點工作通報”通氣會上,銀監會審慎規制局局長肖遠企表示,在防範金融風險方面,銀監會的指導思想和目的上是要開正門,不走旁門,目前的工作還處於摸清底數的階段,銀監會在自查、督查和規範整改工作之間安排4個月至6個月的緩衝期,為銀行實現合規達標預留時間。同時,對於近期銀監會出臺的監管政策要求,將實行新老劃斷。

通氣會上,銀監會“設置4-6個月的緩衝期,為“合規”預留時間”“實施新老劃斷”等,被視為安撫市場的“誤解”情緒。新華社也呼籲“整治這些亂象、處置這些風險點不能過於急切,要從全局統籌考慮,不能在處置風險過程中發生新風險。”金融風險是否存在矯枉過正的疑問不脛而走。筆者認為,新華社這種憂慮不無道理,因為金融不確定性很大,一不小心就會發生“處置風險的風險”,因此,要求金融監管政策亦要遵循“審慎監管”“善意監管”的原則,尤其是要充分評估一系列政策的“疊加效應”。

銀監會對銀行業進行“縮表”等去杠桿,既有美元“縮表”等國際環境導致“被動為之”的因素,也有整治某些金融亂象、強化銀行業風險管控等“主動為之”的因素。對金融亂象聽之任之,必然留下我國發生金融風險甚至金融危機的隱患,進而有可能導致我國經濟社會“難以承受之痛”。因而,銀監會對銀行業進行監管是職責所在,也是在促進銀行業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安全穩健營運的必須的保駕護航之舉。

細究銀監會的監管政策也無不妥。正如肖遠企所説的,從內容上來看,銀監會近期出臺的7個文件並沒有新的監管規定,特別是沒有新的定量指標,都是對現有的制度的系統歸類。“這些制度、規定、要求過去都有,散落在不同的辦法、文件裏,這次是系統地歸類、系統地重申。”

這讓人想起一句諺語:“壓倒駱駝的最後一個根稻草”,任何一個“稻草”對於駱駝而言都是輕如鴻毛的重量,但是積累到一定數量的時候就會壓垮一隻龐然大物的駱駝。銀監會、證監會、保監會等部門的政策就像壓在龐大的市場這批“駱駝”身上的一根根“稻草”。

事實上,一根根“稻草”所産生的“疊加效益”,最終還是令市場“氣喘噓噓”了。上證綜指、深證成指連續5周下跌,創業板指數連續2周下跌;5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F1709錄得連續5周下跌,10年期國債期貨主力合約T1709連續2周下跌。經濟理論界有一個共識,即便理論上再正確,假如與現實市場發生了矛盾衝突,那麼一定是理論錯了,要在理論上去找問題。金融監管也是如此,不管監管的政策再完美,如果市場造成了“誤解”,那麼必須反思監管政策。

新華社的文章更是切中了問題的要害,文章稱“當今金融市場的亂象,不是短期內被‘創造’出來的,風險點之間的關聯錯綜複雜。整治這些亂象、處置這些風險點不能過於急切,要從全局統籌考慮,不能在處置風險過程中發生新風險。一陣風、運動式監管往往難以達到預期監管效果。

不過,客觀地説,由於金融不確定性很大,金融監管很難做到“完美”,監管是否“過度”的邊界很難把握,且見仁見智。金融監管本來就是一個遵循著不斷否定、不斷自我調整和完善的過程,“自我否定”也是動態監管的一部分。因此,銀監會出面安撫市場是必要的,也不是什麼“自己打臉”的醜事,某種程度上來説也意味著一個“審慎監管”“善意監管”理念的成熟過程。當然,金融監管部門今後更需要吃一塹長一智,金融監管政策必須統籌協調、環顧大局,尤其要警惕“疊加效應”所帶來“處置風險的風險”的可能性。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2_165442.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