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社保費率下降,利好實體經濟和民營企業發展

盤和林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應用經濟學博士後

11月2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公佈了社保降費率的最新政策:原定實施至明年的現有政策——用人單位和職工失業保險繳費比例總和從3%階段性降至1%,將在明年4月底到期後繼續延續實施。這是自2015年來,國務院連續三年第五次公佈社保降費率的政策。

最近,由於今後社保費率徵收制度改變,統一由稅務部門徵收,此前我國社保名義費率較高,但實際費率並不高,主要是由於逃費漏交比較嚴重,因此降低社保費率呼聲較高。而習近平總書記在民營企業座談會上也明確要求,確保企業社保繳費實際負擔有實質性下降。這次降低社保費率是為廣大民營企業送出的紅包,利好實體經濟和民營企業發展。

我國名義社保費率跟國際水準相比的確偏高。在原來的社保制度下,我國的社保費率(包括養老、醫療、失業、工傷、生育)佔工資比例在40%以上,而企業需要負擔其中的四分之三,在這些具體的類別中,養老保險佔據了絕大部分,包括了企業20%和個人8%的繳費費率,在全球最大的前20個經濟體中,中國排在了第二位,更嚴重的問題在於,較高的社保費率並沒有帶來更為完善的福利,同為社保費率高位的義大利、德國等,他們的福利水準都遠遠高於我國。

過高的社保費率增加了實體企業的用工成本。如果將上文中社保費率排名的分母轉變為企業利潤,中國企業的社保繳費負擔同樣名列前三。這就説明較高的社保費率給我國的實體企業造成了非常大的用工成本。按照最低的工資標準,那麼每人每月的社保成本大於1000元,如果假設這是一個50人的小型工廠,按原有規定足額繳納後,每年僅社保這一項就要增加50多萬的成本,在當前的經濟形勢下,規模如此小的企業能否保證穩定的年入50萬都很難説,更別提有不少員工要高於最低工資水準了。

不過,社保費率過高再加上相關徵收機制不夠完善,導致虛報、瞞報逃避社保繳費的現象層出不窮,也就是説實際繳費率並不高。

根據《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中披露的數據可以看出,在2018年,我國合規足額繳納的企業佔比僅有27%,其中,多數都為大型國有企業。可以説,大多數的民營企業都選擇鑽政策漏洞,逃避社保費的足額繳納,這不僅不利於我國社保政策的效率,也嚴重危害了我國勞動人民的切身利益,也不利於提升員工對於企業的歸屬感,表面上逃避掉的社保費反而從下降的産出上付出了更多。

由此,我們可以看到,此次社保費率下降,受益最大的還是民營企業,尤其是直接減輕實體經濟用工成本,切實減輕民營企業、中小企業的負擔。

此次會議還決定,對於符合條件、努力穩定就業的參保企業,還可以通過減費的方式返還企業及其職工繳納的50%失業保險費,這些都可謂是真正針對降低企業成本的實質性政策。

當然,此次社保費率降低也是對應著之前的社保統徵,規範的徵收制度堵死了企業的邪門歪道,這就增加了企業的成本,為了保障實體企業能夠健康發展,進一步推行減負讓利,需要在制度完善的同時匹配較低的社保費率。

當初在進行社保徵收改革,推行社保統徵的時候,大量的民營企業都在憂慮由此造成的用工成本的上升,社保費率降低就是為了打消企業的憂慮,正如國務院多次明確表態的一樣,社保統徵改革要“確保總體上不增加企業負擔”,這次社保降費就是為了實現國家對於企業的諾言,彰顯出國家渴望給企業一片良好的經營環境,盡所能的給予民營企業、實體企業支援的拳拳之心。

最後,社保費率降低也將有利於實體企業的工人。較高的社保費率打擊了企業繳納的積極性,制度的完善與較低的費率將從規定和動機兩個方面促使企業更普遍地為員工繳納社保,這將有利於保障員工的利益。同時,之前有記者調查過,很多民營企業的員工同樣沒有意願繳納社保,此次費率降低,再加上國家對於社保制度的宣傳,相信會有更多的普通勞動者參與到我國的社保體系中來,享受到國家為他們提供的社會保障。

正如制度經濟學所説,制度能夠顯著的降低交易成本,規範的徵收制度與較低的社保費率政策比原有混亂的徵收制度和較高的稅率政策效率要高得多,能夠限制企業違法違規行為的發生,減少大量的資源浪費。此次社保費率降低,將會成為惠及民營企業、所有實體企業以及勞動人民的重大政策之一。(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0_19534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