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朝韓對話的動力與前景

王俊生 中國社科院亞太與全球戰略研究院副研究員,中國周邊戰略研究室主任

2018年新年伊始,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年賀詞中提議朝韓對話,隨後得到了南韓的積極回應。1月5日,韓朝雙方商定將於9日在板門店舉行朝韓高級別會談。中國一貫支援朝韓關係改善。美國政府也于1月4日同意韓方提議在南韓舉辦冬奧會期間暫停聯合軍演,用實際行動支援朝韓對話。

朝韓對話既是舉辦奧運會期間應“休戰”的傳統使然,也是朝韓兩國政治外交的需求使然。從朝鮮的角度,其一,服務於“並進路線”需要。2011年年底金正恩就任朝鮮新的國家領導人後,將核武器開發與經濟發展確定為了朝鮮的國家戰略。在過去6年多的時間裏,朝鮮進行了四次核子試驗,三次洲際彈道試射,上百次其他類型的導彈試射,在核導發展上確實取得了一定的進展。然而,雖然根據報道經濟發展小有起色,但還是非常困難,因此,需要往經濟發展的方向進行傾斜。值得關注的是,繼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于2017年11月29日“火星15”發射成功後公開宣佈“經過這次發射,朝鮮終於完成了國家核武力建設的歷史大業”外,這次新年賀詞裏再次提到這一點。此外,2017年12月24日宣佈將在平壤附近開闢新的經濟開發區,這些都展現出其有意在接下來的時間裏對經濟建設投更多注意力的動向。

其二,希望打破國際社會的制裁。聯合國安理會迄今圍繞朝鮮發展核導已經通過了10個決議,僅僅2017年就通過了三個決議,這三個決議無論是制裁的範圍與施壓的力度都史無前例。2017年8月5日通過的2371號決議禁止從朝鮮進口其主要出口項目,包括煤礦、鋼鐵、鉛和海産品,一些數據估計這次制裁將導致朝鮮的國際收入減少10億美元。9月11日通過的2375號決議,決定禁止朝鮮出口紡織品,據估計朝鮮的國際收入將減少7億美元。這個決議首次對朝鮮石油製品的供應和出口限制在每年200萬桶。11月22日通過的2397號決議則進一步將朝鮮每年成品油進口數量從200萬桶削減至50萬桶,以及聯合國成員必須在24個月之內遣返其境內的朝鮮勞動工人。

這些決議毫無疑問已經觸及到了朝鮮經濟發展的基礎,這也是2017年三個制裁決議與此前七個制裁決議最大的區別所在。不僅創匯急劇減小,而且朝鮮“生命線”的石油供應也遭受重大打擊。據美國國務卿蒂勒森2017年12月12日在大西洋理事會的演講,2375號決議的限制200萬桶已經造成朝鮮石油價格飆漲,這次限制在50萬桶的後果可想而知。如果朝鮮不想辦法打開這個局面,接下來影響的就不僅僅是朝鮮的經濟發展,也會影響到其國防建設與民生領域等方面。

朝鮮之所以選擇南韓作為實現經濟發展、打破國際封鎖的“口子”,主要在於文在寅政府的對朝政策也契合了朝鮮的這一需要。文在寅政府上臺後在對朝政策上一個重要的變化就是希望通過合作實現和朝鮮“雙贏”。長期目標是建立朝韓經濟共同體,實現優勢互補。同時,不同於李明博政府與樸槿惠政府“吸收統一”政策,文在寅政府迄今為止的表態與行動表明,本屆南韓政府沒有“吸收統一”的考慮,希望能和朝鮮實現和平共處。

文在寅政府在改善對朝政策上還有以下現實的考慮:其一,希望通過和朝鮮改善關係,擁有參與朝核問題解決的籌碼。文在寅政府認為,過去兩屆南韓保守政府期間南韓在朝核問題解決上越來越邊緣化的重要原因就在於南韓切斷了與朝鮮的聯繫,沒有了影響局勢發展的“杠桿”。

其二,緩和局勢,避免戰爭爆發。2017年的朝鮮半島局勢風高浪急,多次逼近戰爭邊緣。毫無疑問,一旦戰爭爆發,南韓將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所以文在寅總統多次親自表示“任何情況下都不允許朝鮮半島戰爭再次爆發”。通過與朝鮮緩和關係,同時作為“杠桿”影響美國政府的對朝政策,文在寅政府希望能緩和半島局勢,避免戰爭爆發。

其三,國內政治需要。因樸槿惠被彈劾,南韓于2017年5月8日提前舉行大選,隨後文在寅當選為新一屆總統,文在寅政府可謂組建於“危難之中”。雖然迄今為止文在寅總統的支援率仍然很高,但是南韓國內政治形勢依然比較複雜,保守派的掣肘也很明顯。文在寅政府迫切需要通過發展南北關係,特別是實現推動離散家屬團聚等國內期望較高的問題上為自己“加分”。

正因為如此,文在寅政府上臺後可謂是矢志不渝的在改善朝韓關係。在2017年7月4日進行首次洲際導彈試射背景下,文在寅政府仍于7月17日向朝鮮提議舉行雙方軍事會談和紅十字會會談。7月29日進行了第二次洲際導彈試射後,8月17日文在寅表示如果朝鮮停止挑釁行為,他考慮向朝鮮派遣特使。這次是在聯合國安理會通過2397號決議十天左右的情況下,南韓就接受朝鮮的對話決議。

朝韓關係緩和毫無疑問對朝鮮半島局勢是重要的利好消息。它一方面能緩和半島局勢的對峙局面,降低戰爭爆發的風險;另一方面有利於各方積累信任,營造對話氛圍,為最終解決相關問題打下了基礎。但是據此説朝鮮半島局勢迎來轉捩點還為時尚早。朝鮮在“棄核”上仍然沒有任何鬆口,金正恩在新年賀詞中還指出2018年要發展更多具有實戰的核武器和導彈,這和國際社會的期待南轅北轍; 接下來迫切需要各方繼續釋放誠意,特別是朝美兩國。朝鮮需要堅持對話的方向,不要再進行新的“核導”試驗。毫無疑問,如果朝鮮僅僅將目前的局勢緩和作為下一次核武器或者導彈試驗的準備階段,新的“核導”試驗之日,必然是半島局勢再次惡化之日。

同時,也需要美國相向而行。南韓總統文在寅2017年12月19日提出美韓在即將舉行的南韓平昌冬奧會期間推遲原定的軍事演習,美國經過一段時間評估後,同意南韓的這一倡議值得高度肯定。但是此舉在美國國內面臨的壓力也不小,美國戰略界普遍主張南韓冬奧會3月16日結束後應該立即重啟軍演。筆者建議,如果朝韓對話順利,朝鮮也不再進行新的核武器或者導彈試射,希望美國能把暫停聯合軍演的政策延續下去。同時,希望美國在朝韓對話期間除了嚴格執行聯合國安理會的決議,不要再節外生枝進行新的單邊制裁等。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0_17704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