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是對“務實王道”的返本開新

陳向陽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危機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博導

、“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是民族性、時代性與創新性的高度統一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以天下為己任,致力於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開創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嶄新局面,其要有四:

一是進一步明確了中國自身作為一個崛起大國、新興大國的自我定位及其“身份自覺”,由此新時期的中國外交更加講求作為地區乃至全球大國的利益、權力、抱負、尊嚴、威望、責任與形象。

二是所謂“中國特色”主要是民族特色,即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特色、本色、底色,對外體現為中華風範、王者風範,中國是負責任與有擔當的大國,是有別於其他、尤其是西方列強的東方文明大國。

三是提出了並積極踐行一系列新的外交理念,重點是正確義利觀、合作共贏、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

四是對外戰略的新倡議與新作為、新進展、新突破,主要包括:

1、推出“一帶一路”倡議,首次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2、積極引領全球治理變革,首次主辦G20峰會。

3、提倡“新型大國關係”(中俄、中美),主動運籌“競合”博弈。

4、對周邊難點及地區熱點進行主動塑造、危機管控,對釣魚島、南海、朝核等“老大難”迎難而上,改變被動,力爭主動。

二、“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是對“務實王道”的古為今用、返本開新

首先,習近平本人格外重視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包括王道(2017年初習近平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總部的演講,首次對外提倡王道、反對霸道),強調對中國傳統文化的創造性轉化、創新性運用,中華優秀傳統“戰略文化”業已成為新時期治國理政思想的重要來源。

其次,尋根溯源,要問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是從哪來?可以説是從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中走來;展望未來,中國特色大國外交將到哪去?將走向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核心理念、系列倡議、主動性與進取性實踐,是對義利兼顧、德力俱足、剛柔並濟、恩威並施、內外兼修、兼善天下“務實王道”的返本開新、古為今用、繼往開來,並充分體現了中國崛起及和平發展的“文化自信”和戰略定力。

、“務實王道”是中華傳統“戰略文化”中的精華

首先,在孔子之後,儒家一分為二,分別是執著于理想的孟子與立足於現實的荀子,其中孟子提出的王道與霸道二分法備受學界推崇,而荀子主張的三分法(王道、霸道、強道)則被長期掩蓋,對此需正本清源、透過表像看本質,並以新的、靈活務實的三分法(即對荀子的主張予以適當改造)取代舊的、僵化偏頗的二分法,進而確立中華傳統戰略文化(政治、外交、軍事思想)新的研究範式。

其次,孟子的二分法有明顯的局限性,其主張非此即彼、厚此薄彼,容易走極端,包括一味貶低霸道,將王道狹隘化、絕對化,導致實踐上的一廂情願、不顧條件、脫離實際、自縛手腳,甚至誤導忽悠、陷入誤區、得不償失。

再次,經過改造後的荀子三分法不僅可取而且可行,其兩極、兩端分別為“純粹王道”和“霸道”。荀子所謂的王道,特徵是仁義道德至上,不講利益與實力;“霸道”是指所謂的強道,特徵是唯利是圖、唯我獨尊、崇尚暴力、實力至上,這兩者都不可取,而兩者的中間則為“務實王道”,其結合了王道的理想性與霸道的現實性,特徵是義利兼顧、德力俱足、剛柔並濟、恩威並施、內外兼修、兼善天下,並在歷史上體現為中國封建統一王朝的三大盛世:西漢的文景之治到武宣之政(漢宣帝的名言“漢家自有制度,本以霸、王道雜之”,可謂一語道破其統治成功真諦和揭示歷史真相);盛唐的貞觀之治到開元盛世;清朝(漢化、儒化)前期的康雍乾,其一舉奠定了當今中國版圖的基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40_16544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