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稅改何以成了美國政治共識

遊刃有餘

目前美國國會基本上認同了特朗普的稅改理念,將提振美國經濟作為首要目標。

12月2日,美國參議院以51票贊成,49票反對的投票結果通過了參議院版本的稅改方案。這是特朗普稅改計劃繼11月16日在眾議院以227票對205票通過後的又一項重大進展。

從立法進程上看,特朗普的稅改計劃目前已完成80%-90%。下一步要做的是參議院版本稅改方案和眾議院版本稅改方案的協調合併,雖有分歧,但預計在今年耶誕節前,就能拿出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美國最大規模的稅收制度改革。

特朗普稅改初衷是提振美國經濟

此前,筆者曾撰文指出,特朗普稅改計劃能否獲闖關成功不只取決於特朗普的雄心,更取決於各方在下列問題上的考量和博弈:一是減稅是永久性的,還是短期性的;二是如何在經濟增長和財政虧空兩者間做出取捨;三是特朗普能否獲得共和黨黨內支援;四是能否找到刺激經濟和實現社會公平的平衡點。

從美國眾議院和參議院相繼通過了各自版本的稅改方案看,國會對上述問題給出了傾向性意見。

首先,在當前政治分裂的大背景下,重大立法事項都將是短期的。兩個版本的減稅方案都不是永久性的,都附加有時間期限。參議院版本甚至希望為稅改方案加上嚴格的“觸發條款”,即如果新稅改方案引發國家債務和赤字總額過快增加,國會有權終止稅改計劃的繼續實施。

其次,黨派利益優先是最大的政治正確。在特朗普推動國會廢除奧巴馬醫改法案失敗後,其和國會共和黨人裂痕日益明顯,相互之間出現罕見的公開“怒懟”。外界此前一再擔心,國會共和黨人會拋棄特朗普。但從稅改在國會和眾議院相繼通關看,國會共和黨和特朗普雖互不對付,但渴望取得重大立法進展的政治訴求是相同的,都希望能抓住當前共和黨在國會和參議院都佔優的情況下,在明年中期選舉前儘快在重大立法進展上取得突破,現實迫使雙方展開闔作。

第三,提振經濟是首要施政目標。

反對特朗普稅改計劃的人有兩個重要理由:一是特朗普的稅改計劃讓富人收益;二是讓聯邦債務規模失控。

稅收政策中心估計,特朗普稅改將讓富裕的1%的家庭每年減少14.1%的壓力(約31.7萬美元),卻只能給中産階級家庭減少1.5%的負擔(約1100美元)。這一意見經反特朗普的美國媒體以及哈佛大學教授、前財長薩默斯等人進一步放大,似乎成為主流社會意見。但事實上,若深入美國社會,便會發現,普通美國民眾,不管是何黨派,他們對特朗普的減稅計劃總體都抱有期待。

白宮總統經濟顧問委員會10月16日發佈的《公司稅改革和工資:理論和實證》報告稱,將企業稅率從35%降低到20%,這將給工人帶來一筆意外之財,美國家庭平均收入每年至少會增加4000美元,甚至可能會增加9000美元。更何況特朗普稅改計劃的初衷要解決的是所謂美國經濟“平庸增長”的問題,而非社會公平正義。

目前美國國會基本上認同了特朗普的稅改理念,將提振美國經濟作為首要目標。此前,國會眾議院議長、共和黨人保羅瑞安一直堅持稅改必須實現“收入中性”,不能擴大美國的債務規模。主流經濟學界預計特朗普的稅改計劃將會讓美國赤字總規模在未來10年擴大1萬—1.5萬億美元。因此,稅改方案能在國會持續推進,表明美國政策制定者們顯然已將嚴肅財政紀律約束的目標推後。

特朗普稅改對中國影響有限

目前來看,特朗普稅改落地只是時間問題。1981年裏根總統的稅改曾對世界産生了巨大的影響,即將到來的特朗普稅改也將會對各國産生巨大的心理和經濟影響。事實上,特朗普上任後,為應對特朗普稅改可能帶來的衝擊,英、法、德、印等國就已經行動起來,研究和制定了本國的減稅方案,競爭性減稅態勢已經形成。

中國同樣敏銳地注意到了特朗普的稅改動向,及其可能帶來的壓力。如果特朗普稅改方案實施,必定進一步提振美國經濟,國際資本和企業赴美投資的熱情可能會繼續上升。作為應對,中國在年初制定了減稅1萬億元人民幣的計劃,並深入有序推進改革,減稅清費,激發經濟內在活力。預計特朗普稅改可能會對中國産生一定的影響,但會非常有限。

余翔(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美國所經濟室主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