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在宇宙裏違規開車是科幻作家的特權

中國首部乙太空曆險為背景的科幻大片《流浪地球》在2月5日上映,首日票房超過2億元,2月8日即晉級為春節檔電影總票房第一。根據電影專業媒體預測,這部電影的票房總收入或將達到53億元,進入中國電影史上票房總收入前三名,成為名副其實的“大片”。

有意思的是,對於這部電影的評價卻呈兩極分化。科幻作家朋友們大呼過癮,稱“開啟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批評者則頗為激烈,直言稱“不及格”,是“爛得不能再爛的渣片”,是“反人類”。這些反應可以説頗具代表性,因為“中國科幻電影”對於我們來説,實在是太陌生了。

科幻是一種文學。對於這個定位,很多批評者尤其是科學家朋友可能不是那麼清楚。所以很多人吐槽《流浪地球》的一些科學設定,如“重核聚變”是偽科學、“地球被木星引力俘獲”不合理,這都是過度地把科幻等同於科普的結果。

其實,美國的科幻電影也是延續了好萊塢大片“唯恐天下不亂”的傳統。比如《2012》的靈感取自瑪雅文明考古裏的一個錯誤概念,又加上了“中微子性質發生變化”這樣一個極不靠譜的設定,就把地球幾乎給“毀滅”了。“毀滅世界”是科幻作家們的一個樂趣,只有在這樣宏大的歷史背景下,才凸顯人類在宇宙中孤獨不安的困境,凸顯人性在各種矛盾之中的掙扎。

現在流行一個説法叫“強行科普”,就是借用流行話題來展開比較有趣的科普解釋。對於從事科普工作的我們來説,這當然是一個很有利的切入方式。不過對於買票看電影的觀眾來説,我們可不能要求他們是準備接受科普教育才去買票的。就像《星際穿越》一樣,在電影院裏能夠感動觀眾的,一定是悲歡離合的人間真情故事,而不是“最權威的引力科學顧問”或“史上最準確的黑洞形象”。

讓科幻回歸文學吧,讓觀眾在電影院裏歡笑、感動和流淚。哪怕出了電影院大門,他們就匆匆忙忙奔向飯館,看電影時那一刻的感動一定還留在他們心裏。這才是作為娛樂、作為文學的電影最重要的。

所以説,雖然《流浪地球》的設定“不符合科學”,但是就像年輕的劉啟一樣,而希望也總是寄託在年輕一代人身上。即便如《星際穿越》《星際迷航》等科幻大片,拯救地球、拯救人類的也總是年輕人。而科幻作家們天然就擁有“在宇宙中違規開車”的權利(劉啟就是違規開車的主兒),敢於夢想,才讓他們的作品不落窠臼,創造出一部部讓人驚訝的優秀作品。

其實,劉慈欣的同名原著只是一部中短篇小説,能夠改編成今天我們所看到的電影,已經讓人大開眼界。電影的科學設定或許存在不少科學硬傷,故事情節設定可能還不盡合理,演員的表演也還略顯生硬,不過這都沒關係。重要的是,國産“科幻電影”這個類型從此擠入了春節強檔,讓更多人,尤其是孩子們開始思考地球、太陽和人類的命運。

孫正凡(科普作家)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