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日關係回暖穩定東北亞大局

5月9日至11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將對日本進行正式訪問,並出席9日晚舉行的第七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這是時隔7年後中國總理首次訪日並出席中日韓三國領導人會議。李克強總理此訪不僅具有重要的象徵意義,更充滿很強的實質內涵——既是中日關係回暖的標誌,也是中日韓三國開創新局的體現,更是區域局勢發生一連串重大調整的結果。

中日關係近年來遭遇嚴重波折,伴隨著中國成長為全球第二大對外投資國以及全球第一大貨物貿易國,日本朝野一些人對中國深懷忌憚並充滿危機心理。安倍政府通過緊隨美國,在東北亞、亞太和印太區域阻擊中國,以彰顯日本的存在。這是中日關係惡化的主因,而歷史問題、釣魚島主權衝突、朝核危機等更強化了日本一些人對華的不信任。

時代在變化,形勢在調整,特朗普時代不僅放棄了奧巴馬時代的亞太再平衡戰略,而且也拋棄了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儘管他提出了範圍更大的印太戰略,但是已經沒有了實質內容。因而,TPP變成了日本等11國參加的CPTPP(全面進展的TPP),但是少了美國也就缺失了地緣經濟博弈的實力。

同時,美日軍事同盟關係的內涵也出現弱化之勢,從純粹的價值觀同盟變成功利主義的“贖買安保”。雖然美日軍事同盟猶在,但特朗普治下的美國似乎並不可靠。追求“美國優先”的特朗普政府也並不掩飾拿安保、貿易向盟國要價的立場。儘管安倍一再向特朗普示好,但美日同盟關係再難回到奧巴馬時代。

善於精算的安倍政府,在中日關係上進行適度調整也是應有之義。從去年起,日本開始軟化加入亞投行的立場,並在“一帶一路”建設上體現出積極態度。缺乏市場縱深且依靠外向經濟的日本,在美國單邊主義的路線下,必須找到新的經貿發展引擎,他們發現中國應該是最好的夥伴。

中日政治關係停滯的這些年,經貿關係依然活躍,政冷經熱成為近年來中日關係的基本特點。數據顯示,2017年中日雙邊貿易重返3000億美元規模,日本對華投資加快回升,中國對日跨境電商、移動支付、共用經濟等新經濟模式投資增多,訪日中國內地遊客超過730萬人次,比上年增長15%。伴隨著日本製造業頻出醜聞,“失落20年”的日本回首再看中國,龐大的鄰居已經成為網際網路新經濟的代表。美國的不可靠,中國的大發展,經過痛苦的心理調適,加之安倍遭遇國內政治醜聞,日本是時候和中國再續前緣了。

國際交往,實力為本,利益至上。上世紀後20年,日本發展對美構成威脅,美國通過301調查和“廣場協議”讓日本陷入“失落的20年”。作為美國附庸的日本,品嘗了來自美國貿易戰的苦果。現在的中國,好比當年的日本,如果中國退讓,不僅可能重蹈日本覆轍,而且日本也可能再次成為貿易戰的受害者。從這個意義上説,中日之間迫切需要構建新型合作關係。另一方面,作為朝鮮半島問題的利益攸關方,日本也只有通過中國(以及中日韓領導人會晤機制)才能參與半島問題多方解決機制,並且發揮應有的作用。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週年,40年的風雨歷程,讓中日兩國關係變得更加理性務實。最近,中日兩國重啟中斷了七年半的部長級“經濟高層對話”,中日韓三國財長和央行行長也舉行會晤,呼籲反對貿易保護主義。中日韓領導人會晤也將就構建中日韓自貿區進行協商溝通。東北亞三國拋開政治干擾、歷史情結和現實困擾,尤其是在朝鮮半島問題出現轉機的情況下,最有可能實現世界上最具活力、最有潛力和最具實力的一體化。

國際輿論樂見中日關係和中日韓三國關係出現改善、合作和發展的新勢頭。雖然美國是影響中日關係和東北亞地緣政治與經濟關係的不確定因素,但中日關係回暖就能穩定東北亞大局

相關事件

  • 李克強訪印尼和日本
  • 李克強訪印尼和日本
  •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近日宣佈,應印度尼西亞共和國總統佐科維多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邀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于6日至11日對印度尼西亞進行正式訪問,赴日本出席第七次中日韓領導人會議並對日本進行正式訪問。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