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專家談】日本派員出席“一帶一路”峰會透露出哪些資訊?

孟明銘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博士後

近幾天,“一帶一路”高峰論壇順利在北京舉行。在這一場舉世矚目的峰會上,中日兩國的高層也開展了外交活動。國家主席習近平16日在釣魚臺國賓館會見代表日本政府來華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的日本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日本政府派員參加此次會議有何意圖,中方反應透露了哪些資訊,都成為了外界關注的焦點。

近些年來,隨著中日間實力對比發生逆轉,日本保守化、右翼化程度日漸加深等因素影響,以安倍為代表的日本精英階層並不甘心接受“中強日弱”的現實,在外交上將中國視為日本復興的主要障礙和對手,對華開展了全方位博弈。在中國政府提出“一帶一路”倡議後,日本政府始終對其抱有偏見和敵視的態度,採取各種方式對其進行干擾和遲滯。

然而,安倍政權目前在國際與國內層面上面臨的諸多困境,迫使其不得不重新審視“一帶一路”倡議。自“一帶一路”提出後,日本國內特別是經濟界希望借中國東風開拓市場的呼聲並不少,然而日本政府出於對華博弈的需要,對此置若罔聞,反而將寶全部壓在美國提出的TPP計劃上,協助美國構建經濟領域的對華包圍網。然而事與願違,特朗普上臺以後當即宣佈退出TPP,使得這一龐大計劃瞬間被抽去了主心骨,雖然日本並不死心,仍糾合一些國家試圖打造一個沒有美國的TPP協議,但頹勢已顯,前景不明。作為一個極度依賴外界資源的國家來講,日本突然發現自己在世界貿易體系中處於非常孤立的尷尬地位。而與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中國所倡導的“一帶一路”卻如火如荼,眼看一條路走不順,日本政府也自然想到了另辟蹊徑。

日本在國際領域的失策與國內的政治形勢相作用,對安倍政權産生了巨大的衝擊。在早先加入TPP的過程中,日本政府不惜犧牲國內民眾的利益也要加快談判進度,如被自民黨內被視為重要選票來源的“聖域”農業領域,安倍內閣就做了大量的工作,甚至採取解散重組農協等方式半強迫地壓服了相關利益集團的反對聲音。因此在美國退出TPP,日本面臨“竹籃打水一場空”的困境時,島內長期積攢下來的不滿之聲也開始顯露出來,衝擊著安倍政權的執政基礎。另一方面,為了能夠在首相任上實現修改現行憲法這一“畢生夙願”,安倍不惜打破日本政治傳統和慣例,修改黨章以謀求連任三屆自民黨總裁,也動了黨內諸多覬覦首相寶座的實力派的蛋糕。在進入5月份後,為加快修憲進度,安倍突然單方面宣佈要制定“修憲時間表”,又招致黨內外一片反對議論聲的尷尬局面。正是在這一背景下,日本政府派出“一帶一路”代表團,也是希望轉移國內的注意力,驅散瀰漫在安倍政權周圍的陰霾。

安倍在派往中國的代表團人選上,也蘊含深意。此次參加“一帶一路”論壇的日方團長為二階俊博,其本人一直以來致力於推動日中友好交流,習主席在會見他時就稱他為“中國人民的老朋友”,任命這樣的人選來華,可以最大程度的拉近兩國間的距離。二階俊博在自民黨內身居幹事長這樣的“四要職”(即幹事長、總務會長、政調會長、副總裁)高位,並攜帶了安倍的親筆信,這樣一來足以證明日本確有誠意。然而,在日本社會總體保守化、右翼化的總體氛圍下,對華表示友好是要面臨較重壓力的,即便是首相也難以避免。何況安倍當初為了死心塌地追隨美國推進TPP協議,對於“一帶一路”倡議展現出敵視的姿態,如今卻要其搖身一變公開表示支援,這種“自打臉”的行為無疑將會使得首相的威信大受打擊。因此,這時候選擇二階俊博就有另外一層意圖。二階與安倍同黨卻不同派——安倍來自自民黨內派閥“清和會”,二階則是“志帥會”的首領,在日本政治光譜內區分明顯。如果和中國就“一帶一路”談不攏或者右翼分子前來怪罪,安倍大可以把包袱都推給二階,稱這是其派閥所為,與己無關。如果“一帶一路”談成了,日本能夠從中受益,則安倍作為黨總裁又可以將功勞攬為己有,實在是一筆不賠的買賣。

從這個角度講,安倍此次派員參加“一帶一路”峰會,從動機和誠意上將都是存在明顯瑕疵的。因此,習主席在會見二階俊博時的講話,有三點值得我們注意。

首先,強調了中國仍然將世代友好視為中日兩國關係發展的目標。正如習主席強調的,中日邦交正常化已經45年,中日關係的穩定與發展為兩國和兩國人民帶來了實在利益,是民心所向,這也證明了和平、友好、合作是中日雙邊外交唯一的正確選項。中國政府正是在尊重這一歷史規律為基礎的情況下不斷努力。雖然安倍政權上臺以後,針對中國採取了種種博弈行為干擾、遏制中國的發展,使得兩國關係出現了惡化的局面,但是中國政府改善中日關係的初心從來沒有發生改變。日方選擇響應中方倡議,暫時不再繼續給中國“添堵”,對於這一能夠改善兩國關係的有利時機,中國政府還是希望能有所作為的。同時,中方的表態也有力證明了中日兩國關係陷入今日的不良局面,其責任完全在於日方。

其次,廓清了目前中日關係的現狀和解決方向。習主席在講話中提到了兩國關係的現狀是機遇與挑戰並存,建議日本與中國把握機遇的同時,深入思考産生這些問題的根源,有效管控兩國間激起的波瀾,扭轉目前中日兩國關係不正常“冷和平”狀態。安倍政權上臺以後,強行推進日本修憲,要讓日本重回所謂“正常國家”,對中國採取種種手段進行干擾遏制。這些行為不僅損害了中日關係,給兩國都帶來了不必要的損失,更是與和平發展、開放包容的世界大勢所相悖的,安倍政權近些年來在內政外交上屢屢碰壁,面臨困境的本質原因也在於此。所以習主席才希望日本以中日間曾經達成的文件與共識為基礎,順應歷史發展的潮流,同中方相向而行,才是改善中日關係、解決日本困境的唯一良方。

再者,提出了中日兩國未來合作的可行路徑。習主席在講話中還提醒道,中日兩國之間絕不是日本某些人所認為的零和博弈、你死我活的鬥爭。恰恰相反,中日兩國在推進經濟全球化和貿易自由化領域都存在著大量合作的空間。無論初衷如何,既然日本願意就“一帶一路”構想表達出參與的意願,與TPP之類的排他性協定不同,中國歡迎讓“一帶一路”成為未來中日合作的“試驗田”,在這一框架下開展合作。這一勾勒出來的美好前景,理應成為中日兩國未來發展的努力方向。

總而言之,此次日本代表團訪華參會,是長期處於低位的中日關係一個難得的改善機會。中國政府也為此表達了足夠的誠意。但正如中日關係幾十年發展的經驗告訴我們,中日關係好壞與否,完全取決於日方的態度。今年是中日邦交正常化45週年,明年又是中日締約40週年,希望日本也能夠摒棄三心二意的想法,切實把握住這次機會。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34_165534.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一帶一路:大道之行的“中國方案”
  • 一帶一路:大道之行的“中國方案”
  • 自2013年習近平總書記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一帶一路”建設在探索中前進、在發展中完善、在合作中成長,建設進度和成果都超出預期。2017年5月14—15日,“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在北京舉行,中國網觀點中國推出“一帶一路:大道之行的'中國方案'”專家述評,見證“一帶一路”促進沿線國家發展繁榮、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歷史時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