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歡樂頌》小包總,追安迪要先學會尊重她

小包總對安迪一見鍾情之後,就開始在各種地方與安迪“偶遇”,甚至追到在安迪度假的酒店,死皮賴臉住進安迪的房間,吃掉安迪的早餐……這種理直氣壯背後的邏輯大概是:我又帥又有錢,我看上你了,你怎麼能不愛我?

小包總已經逾越“尊重”的底線

去年,《歡樂頌》是一部“現象級”的電視劇。由“五美”所引發的關於階層分化、男女婚戀、重男輕女等社會話題的討論,從開播一直延續到劇集結束後的一段時間。第一部結束前,預告了下一部的劇情:曲筱綃父親即將撞破女兒和趙醫生的戀情、樊勝美被男友王柏川的母親嫌棄、邱瑩瑩和應勤發生微妙變化的關係……預告片設置懸念、擺出矛盾,會讓觀眾産生追劇衝動。

但是,第一集出現的“小包總”包奕凡,就讓我失去繼續追劇的慾望了。

安迪來到了泰國普吉島,小包總“尾隨而至”,接下來就是小包總使用各種幾近於性騷擾的“撩妹”手段,讓安迪不勝其煩。不管多少少女觀眾覺得小包總雖然死纏爛打依然性感帥氣,對這樣一個人物,我是拒絕的。

小包總雖然油嘴滑舌,但就其本質而言,應該是個霸道總裁。但他追到安迪度假住的酒店,賴在安迪的房間,吃掉安迪的早餐,拉著本不想出門的安迪逛街看海……這種理直氣壯背後的邏輯大概是:我又帥又有錢,我既然看上你了,你怎麼能不愛我?

小包總的無孔不入總會讓人産生強烈的不安全感:如果我的私人空間和個人意願完全不被尊重,如果這一切以愛為名就可以被美飾為保護、陪伴、拯救,而我的拒絕卻會被認為故作矜持或者不近人情,這將是一場災難。

在《歡樂頌》中,安迪是很討人喜歡的一個女性角色。她美麗、理性、強大,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獲得了財富與地位。當然,她也有弱點,她抗拒身體接觸,也不太會處理人際關係。但從她與歡樂頌其他四美的相處來看,她完全有能力與其他人建立真誠平等的友誼,她甚至足以成為別人的依靠——大概是因為深諳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每當姐妹們需要幫助,她只會給出建議,從不會以“我是為你好”的名義越俎代庖。

遺憾的是,觀眾可以在安迪身上看到了一個雖然有弱點但仍舊獨立、強大、優秀的現代女性形象,但《歡樂頌》的主創卻似乎只看到了她的脆弱。於是,在故事中,每一個自稱愛安迪的男人都是以保護者、拯救者的名義出現的。

安迪不需要靠愛情拯救自己

首先是老譚,雖然人設是安迪的摯友,但實際上更像個人生導師,當安迪對下屬過於嚴苛時,他會提著蛋糕趕來犒勞員工,提點安迪。老譚曾對奇點表露過自己對安迪是有愛慕的,但他似乎認定了安迪不會愛也不需要愛,所以早早放棄了與安迪建立愛情關係。其實,作為三個愛慕者中安迪最信任的人,他是最有可能以平等的姿態和安迪結為伴侶的。

然後是奇點。在安迪生命中最狼狽的時刻,奇點以極其強硬的姿態入侵了安迪的生活,看著她悲傷絕望、惶恐焦慮。而這整個過程之中,奇點對此毫無愧疚。當安迪説自己不習慣與人接觸的時候,他強迫安迪接受他的擁抱;當安迪説自己想一個人靜一靜的時候,他不見到她誓不罷休;當安迪提出分手的時候,他説你的理由我不認可。看起來是有責任感,實際上是不信任——他不相信安迪可以憑藉自己的理智做出正確判斷。他像一個救世主一樣闖進安迪的生活,自以為是地強迫安迪接受他的拯救。

長期的施與,使奇點始終在安迪面前保持著神格與道德優越感。這就使得安迪開車駛向車庫護欄時奇點的失態順理成章——在他的心裏,安迪是患有精神障礙的病人,是瘋狂而無助的羔羊。這哪是愛人?這分明是個爹!

第三個就是小包總了,這是個“變形”的霸道總裁,無論是風騷還是耍賤,都無法掩蓋他説一不二的霸權邏輯。在三個男人中,最容易引起爭議的就是小包總,他對安迪的各種言行,幾乎可以讓任何一位普通姑娘告他性騷擾。在我看來,真正受過良好教育的“霸道總裁”,至少不會逾越尊重女性的底線,而《歡樂頌2》裏小包總的行為模式,更像是青春期少年讀言情網文中毒太深的表現。

人生導師、爹、無恥賴皮。在這三段關係中,安迪從來沒有被當做一個獨立的、需要被充分尊重、平等相待的個體,而是需要被愛情補好的精美的殘次品。但別忘了,愛情沒來的時候,安迪在《歡樂頌》中也活得挺好。

□天白(流行文化研究者)

■ 現身説法

小包總死纏爛打 其實就是性騷擾

令人期待的《歡樂頌2》,是從睡在酒店的安迪一聲驚叫開始的。或許,在小包總看來,追求姑娘用點“心機”沒啥不合適。但這種自以為是的方式,已有性騷擾的嫌疑。

首先是言語騷擾。比如,小包總對安迪説的“洞房花燭夜”、“求投靠、求收留、求包養”等用語,看似“幽默”,也談不上污穢不堪,卻也帶有對異性的“性挑逗”,應屬於性騷擾的範圍。

其次是行為騷擾。小包總就像一個甩不掉的泥巴,黏在安迪身邊。儘管女方公開拒絕,他卻裝聾作啞、我行我素。最為過分的,他還暗中躺在了女方的床邊。雖然沒有觸及女方身體,但這種“性暗示”,是毫無疑問的。而脫光上身在女方面前“扭動”,也可以被視為“性騷擾”。

性騷擾與“猥褻”不同,並不需要與對方身體接觸,通過言語、行為、段子等,都能傳達“性暗示”。當然,這種方式是否構成性騷擾,還要看對方與其關係,是否表達拒絕。

對於性騷擾,可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第42條“干擾他人正常生活的”條款,進行處罰。對被騷擾的對象,可以選擇報警處理。

□歐陽晨雨(學者)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