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印度在南亞為何愛“以大欺小”

在印度的霸權陰影之下,南亞小國擔心與印度實現互聯互通後,會成為下一個“錫金”,而這就是南亞一體化最為落後的深層原因。

在世界地理中,橫亙在亞洲大陸的喜馬拉雅山將中國與南亞國家隔絕開來。位於喜馬拉雅山以南一側的印度、不丹、尼泊爾、孟加拉國、巴基斯坦以及印度洋上的島國——斯里蘭卡和馬爾地夫共同構成了地理意義上的南亞。

作為南亞地區最大的國家,印度佔據了地區經濟總量的將近80%,形成了無可置疑的單極霸權。再加上大英帝國留給印度的精神遺産、美國的縱容,讓印度形成了南亞是其天然勢力範圍的感覺。冷戰期間,印度肢解巴基斯坦,吞併錫金,加劇了南亞小國的生存擔憂。

儘管印度偶爾也會想起對周邊國家採取“懷柔”政策,如20世紀90年代的“古傑拉爾主義”的睦鄰政策。但是,這種政策從來只是口號,沒有長時間的延續。莫迪政府自2014年上臺,提出“周邊第一(Neighbour First)”的政策,意欲將南亞鄰國放在外交第一位。在同周邊國家的傳統爭議問題上確實大膽作出妥協,如印孟在領土互換協議、海上劃界等問題上的突破,還承諾提供更多的地區公共産品(如南亞衛星)等等。但是,很快莫迪就“故態複萌”,繼續奉行“以大欺小”的政策。

喜馬拉雅山的地理阻隔給了印度“以大欺小”的資本。在這方面,歷來處於印度陰影下的不丹、尼泊爾可謂深有感觸。

不丹、尼泊爾都是內陸國,完全需要依賴印度才能過境商品運輸,這客觀上使得印度可以掐住它們的脖子。例如,2015年9月尼泊爾通過新憲法後,印度為了支援馬德西人(取得尼泊爾公民資格的印度裔)的政治訴求,要在與印度接壤的特萊平原建立一個馬德西人的邦,故意採取“半禁運”的方式使得尼泊爾舉國陷入油氣荒,以迫使尼政府要給親印的馬德西更大的政治權力。

同樣,在2013年7月不丹大選前,印度更是赤裸裸地宣佈停止對不丹家用煤氣和柴油的補貼,立即使當時執政的和平繁榮黨落敗。而前首相吉格梅的錯誤,不過是在未曾知會印度的情況下,在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大會上同時任中國總理的溫家寶進行過簡單會晤。然而,這就已經讓印度決心要“痛下殺手”。

印度利用地緣優勢控制這些南亞小國的同時,還一直防止它們“擺脫”印度的操控。2016年3月尼泊爾總理奧利“棄印投華”,與中國簽訂輸入油氣和商品過境的協議,印度就轉而運用政治影響力將奧利趕下臺。尼泊爾還試圖修建西藏至加德滿都的鐵路,一直受到印度的極力阻撓。活在印度霸權陰影之下,南亞小國敢怒而不敢言。

另一方面,印度也尋求進一步將南亞小國同印度“捆綁”。只是南亞小國們都需要小心翼翼地應對。70多萬人口的不丹和2800多萬人口的尼泊爾,如果要與13億人口的印度實現充分的互聯互通,未來的結果無非都是變成下一個“錫金”,這就是南亞一體化最為落後的深層原因。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