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世界銀行行長金墉辭職將産生巨大“衝擊波”

張茂榮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世界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1月7日,世界銀行行長金墉突然宣佈辭職,將於2月1日卸任。金墉對華友好,與特朗普政府在政策理念上存在諸多分歧,其離職對中國而言是一大損失。今後,各國圍繞世行行長人選將再度展開博弈。

金墉1959年出生於南韓首爾,5歲時隨家人移民美國。他是醫生兼人類學專家,之前曾在一些世界最貧窮的地方管理過抗擊結核病和艾滋病的項目。金墉于2017年7月就任世行第12任行長。他是1945年世行成立以來首位亞裔行長,並打破了多年來由政府或金融界人士出任世行行長一職的傳統。在此前的11任世行行長中,有7位銀行家、3位國防部系統官員和1位國會議員。提名金墉2012年出任世行行長的是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奧巴馬政府通過力推亞裔人士金墉,一方面示好新興經濟體,一方面有驚無險地捍衛了對世行行長職位的“世襲制”。目前,金墉擔任世行行長已有6年,但離本屆任期正式結束還有3年多時間。

作為世行行長,金墉在推動世行致力於消除極端貧困方面付出巨大努力。金墉在辭職信中表示,他努力尋找創新性方式,為抗擊流行病融資並向受氣候變化影響而流離失所的人們提供幫助,他還與聯合國及領先科技公司進行合作以發現並防止饑荒。離開世行後,金墉將加盟一家致力於在發展中國家進行基礎建設投資的私營企業。

金墉擔任世行行長後多次訪華,並致力於推動世行與中國的合作。金墉盛讚中國支援多邊主義和經濟全球化,高度肯定中國改革開放40年的巨大成就和在減貧事業上做出的巨大努力及取得的重大進展,並一再表示世行願同中國進一步深化“一帶一路”框架下的合作。

在金墉看來,“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必須改善海關程式、投資環境和推動貿易便利化,才能從基礎設施投資中獲取最大發展利益。金墉曾表示,世行已準備為一些有興趣的成員提供支援,幫助它們從“一帶一路”項目中獲得最大發展利益。他指出,世行在支援“一帶一路”建設方面有諸多優勢,包括參與類似項目的經驗、覆蓋公私行業的獨特機構設置,以及擁有擔保、投資爭端解決機制等一系列金融和非金融服務等。他透露,世行正對“一帶一路”的經濟影響進行全面評估,同時與中國相關機構在“一帶一路”項目標準設定方面開展合作。

金墉意外辭職,或因同特朗普政府就氣候變化以及世行需要更多發展資源的看法存在分歧。雖然世行行長主要由美國指定,但特朗普對多邊機構一直持有懷疑態度,世界銀行的優先事項也往往與特朗普政府的優先事項不一致,尤其是在應對氣候變化以及參與外國援助事務上。

在任期內,金墉推動了綠色能源專案的融資計劃,並在很大程度上削減了對煤電的投資支援。2018年12月,世行宣佈,將把2021年至2025年應對氣候變化的投資額翻倍至2000億美元。特朗普2017年就任美國總統後,則把重振美國煤炭行業作為一項工作重點,並宣佈退出氣候變化《巴黎協定》。此外,特朗普政府一直認為,世行不應繼續對中國等中等收入國家進行大規模放貸,但金墉一直不贊成這種觀點。

金墉提前卸任為特朗普提名世行行長候選人創造了機會,世行或將成為特朗普打擊中國的又一根“大棒”。美國是世行最大股東,世行自1945年成立以來行長一職一直由美國人擔任。由美國提名行長候選人成為“潛規則”。路透社稱,金墉在任時,世行已被捲入中美之間的緊張關係。美國官員曾向世行施壓,要求其減少對中國的放貸,並警告中國對該機構的影響力。2018年12月,美國財政部副部長馬爾帕斯表示,在美國施壓之後,世行已同意減少對中國的貸款。2018年,世行向中國提供的融資減少近三成,降至18億美元。金墉辭職後,在行長繼任人選方面擁有重大話語權的美國政府,獲得了安插一位強硬派人物擔任世行行長的機會,這對中國來説是一大挑戰。

不過,美國政府指定世行行長人選的做法也面臨著挑戰。近年來,隨著新興經濟體實力增強,一些支援多邊體制的國家尋求國際機構改革,主張增加新興經濟體和發展中國家的表決權。特朗普上任以來,美國多次退出國際多邊機構和條約,招致諸多批評。國際社會對特朗普政府持懷疑態度,世行的新興經濟體成員國與美國就行長候選人意見不一的可能性較大。英國《金融時報》認為,考慮到特朗普對多邊機構的深切懷疑,金墉的離任很可能引發一場辯論,即幾十年來由現任美國政府指定世行行長的傳統是否應該繼續。但總體來説,美國對世行行長人選的最終産生仍將最具影響力。(責任編輯: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9_19892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