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將問題教師調至農村高中教學,邏輯呢?

日前,有網友發帖稱,安徽太和縣太和中學高一21班有老師體罰學生。媒體介入後,被打學生的母親接受採訪稱,孩子上語文課時與同桌互推了一下,被班主任看見。隨後,班主任用木棍打了一下孩子頸部,並將其帶到辦公室,用電飯鍋的電線鞭打了頭部、臉部和上身。

對此,4月1日,太和縣教育局官微回應稱,已查明認定太和中學教師李芳存在體罰學生事實。經局黨組會研究決定,給予李芳降低兩個崗位等級處分,崗位等級從副高級教師5級降為副高級教師7級,並調離太和中學到太和五中(農村高中)工作。通報中特意給“農村高中”加了括弧,發出後引起諸多爭議。許多網友表示驚詫和憤怒,“農村高中為什麼要接收打人的老師”“農村學生招誰惹誰了”。

打人的老師被調到農村高中,這算是處罰,還是“流放”?不知道如此操作基於的邏輯,到底是農村高中比城裏高中低一檔,還是農村高中的學生比較耐打。無論如何,這樣的方式並未讓公眾沒有看到當地教育部門處理問題的正確態度。

單從通報來看,缺乏對受傷同學的道歉和慰問,也未解釋事件發生的整個前因後果。當地教育局只迅速、直接地公佈涉事老師的處理結果,強調“在社會上産生了不良影響”,這個重點抓得既缺乏人情味,又用意明顯:讓憤怒的家長和公眾消氣。可如此行事,既難讓涉事教師真正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所在,也無益於有效解決體罰問題。

而論及教育過程中的懲戒尺度,近年來,教師體罰學生時不時成為新聞,公眾對此看法不一,有人堅決反對體罰,有人認為適當的體罰有益於教學和孩子成長,並建議給予教師一定的懲戒權。但是,無論是不是因為“恨鐵不成鋼”,一位教師做出用電線抽打學生的舉動,都已然超過了懲戒的正常範圍。

要糾正這種明顯訴諸暴力的教學方式,涉事教師顯然需要一段反思和調整的時間,恐怕暫時沒有資格立即投入教學,不管是在哪個學校。當然,不能動輒因為教學過程中的一次不當行為開除一位教師,對涉事教師,或許需要暫時停職,進行一定的思想干預或者師德培訓後,再重新上崗。如此,才是真正地對學生負責,對教學工作負責。

從這個角度來看,當地教育部門的回應和處理或許是及時的,但卻是不合格的、不合適的。希望當地能夠聽得見輿論的質疑和建議,給出後續的修正及回應。不然,此事就這麼過關,大家難免要繼續擔心太和五中的同學們。

縱觀事情的前後發展,表面看這又是一起常見的不當體罰事件,但更深層的問題在於,涉事學校和當地教育局處理問題的出發點和目的,無不跑偏了。對打人教師作降級處理,調到農村高中繼續教學,背後隱藏的處理邏輯令人擔憂。只能説,不僅僅是師德教育,我們離以學生為本的教育理念深入人心,甚至是深入教育者之心,都還有一定的差距。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