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二次公投”?脫歐遊戲或變死迴圈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沒完沒了的英國脫歐,在“拖歐”中開始從終點重回原點。

據英國媒體6日爆料,英國執政的保守黨和最大反對黨工黨在協商英國脫歐的妥協性方案,雙方磋商前,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和內閣大臣“假設”並密談了二次公投事宜。

二次公投?脫歐經過一番令人眼花繚亂的政治遊戲後開始荒誕化。二次公投並非新鮮事,2016年英國脫歐公投後,反對脫歐和後悔投了支援脫歐票的英國民眾,就發起二次公投的聯名行動。今年2月份,英國工黨領袖科爾賓也稱支援二次公投,給反對脫歐的英國人以希望。

然而,公投不是過家家。若可二次公投,公投就會被濫用,從而變成了迴圈往復的公投死迴圈。而且,經過一次輕率的脫歐公投後,再次公投會讓英國社會更加撕裂,嚴重損害英國的國家形象。更重要的是,英國下院1月份已經通過一份排除再次脫歐公投的決議。因此,二次公投幾乎不可能。

梅首相和內閣達成的“假設”性密談,所涉二次公投的內容有三:有協議脫歐、無協議脫歐和不脫歐。由此可見,所謂二次公投,脫歐是核心主旨,不脫歐只是捎帶選項。即便如此,首相府還是否認了如此“假設性”的密室會談。

媒體爆料也非空穴來風,在脫歐協議三次碰壁、脫歐延期的挫折下,堅定脫歐的梅首相也在病急亂投醫。這個“假設”性的密室會談,也許是梅首相平息內閣內訌的手段。在和工黨協商脫歐妥協性方案之時,內閣的“假設”性密談具有試探工黨和英國民意的作用。畢竟,工黨不僅支援二次公投,支援二次公投的民意也越來越多。保守黨內部的密室協商,一旦形成負面輿論風潮,梅首相即可以“假設”應對公眾,亦可以“假設”搪塞反對黨,能以最小的公關成本化解危機。

可見,二次公投,民眾可以大聲疾呼,工黨亦可公開造勢,在梅首相那裏卻是最不可能的選項。

英國脫歐是因為卡梅倫首相的輕率決定。他以為可以通過脫歐公投的大民主,解決英國民眾在脫歐問題上的分歧和困擾。當時的恐怖主義和難民潮帶給英國的焦慮不安,使得52%的民意選擇脫歐。卡梅倫因為自己的政治輕率而辭職,從而迎來脫歐首相特蕾莎•梅的使命期。

保守黨的卡梅倫玩砸了脫歐遊戲,繼任的特蕾莎•梅只能將脫歐進行到底。若二次公投,保守黨就會背負始亂終棄和自我否定的惡名,嚴重拉低保守黨的政治聲望。此外,若“二次公投”,意味著梅首相三年的脫歐努力付諸東流。因此,無論基於保守黨的“公”還是基於首相的“私”,梅首相都不會輕易讓“二次公投”變成現實。

梅首相的努力全球可見。和歐盟談“分家”是艱難的,她費盡艱辛解決了“分家費”和北愛爾蘭邊境問題,和歐盟達成了脫歐協議。因此,脫歐協議成為梅首相的最大政績,即使遭遇內閣成員的逼宮和議會的三次否決,也只有將脫歐堅持到底才能彰顯其脫歐首相的正常性甚至是正當性。

一切為了脫歐,必須要讓脫歐協議通過。為了達到目的,特雷沙•梅甚至願意下臺換取下議院對脫歐協議的支援。然而,梅首相的努力付之東流。無奈之下,英國“脫歐”日期從原來的3月29日延遲至最晚10月31日。

脫歐日期可以推遲,但脫歐依然是擺在英國和歐盟面前的最大難題。對後者而言,歐盟在極盡諷刺挖苦英國的同時,也儘量滿足了英國的“拖歐”請求。畢竟,如果英國鬧騰一番留在歐盟,歐盟會樂觀其成。一方面經此折騰將會殺去英國的傲慢,另一方面也給其他有意脫歐的成員國敲了警鐘。對梅首相而言,延期脫歐算是暫解燃眉之急。她接下卡梅倫的爛攤子,就是為了完成脫歐使命。繼續留在歐盟對她而言是下下策,協議脫歐才屬於功德圓滿,選擇不脫歐意味著她不僅做了無用功,而且讓大英帝國顏面盡失。

保守黨和工黨的磋商還在繼續,但是兩黨達成共識的可能性極小。對工黨而言,二次公投是把利劍,是逼梅首相下臺的武器。但對保守黨而言,雖然黨記憶體在逼宮勢力,但堅持梅首相路線更符合保守黨利益。

脫歐變“拖歐”,“拖歐”何時了。梅首相在堅守脫歐路線,工黨和民眾不排除二次公投,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希望公投脫英。一朝輕率全局混亂,混亂的脫歐遊戲也許只能拖下去了。(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7_206327.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