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南海問題不需要來自外部的“斡旋”

美國總統特朗普12日在越南表示,他願意在南海主權聲索國之間開展斡旋。他在與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會面時表示,“如果我能在調停或仲裁方面提供幫助的話,請讓我知道。”他同時強調自己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斡旋者和仲裁者。

然而特朗普的自我舉薦受到河內和馬尼拉的冷淡回應。越南國家主席陳大光顯然沒有接特朗普的話茬,他表示越南相信能夠通過和平協商,在國際法的基礎上解決南海爭端。菲律賓外長卡耶塔諾做出的回應是,他感謝了特朗普,但表示所有調停動議都必須徵求其他主權聲索國的意見,包括中國。

而中國顯然不會對由特朗普來調停南海爭議感興趣,北京的一貫立場是,領土糾紛只能由當事國通過雙邊談判和協商加以解決,南海地區的安全可以由中國和東盟共同協商維護,但是域外力量在這當中無需扮演角色。

美國總的來説在南海問題上太過積極了,美方對南海事務的介入在奧巴馬時期達到高潮。不知道特朗普自薦做斡旋者僅僅是出於慣性的“隨口一説”,還是他經過了深思,就南海問題展示其政府的一個姿態。

南海局勢已同奧巴馬時期相比有了不小變化,出現菲律賓、越南與中國圍繞和平解決海上爭端相向而行的新局面。對於美日介入南海糾紛,域內國家有了更全面的認識,都明白了美日的干預只會增加海上糾紛的複雜性,使得地緣政治競爭成為南海問題的主線,域內小國從此在大國博弈中隨波逐流。

此前美日慫恿菲律賓、越南與中國作對,都沒有給兩國帶來實際好處,兩國同中國的合作一時間深受影響,國內發展受到拖累,國家安全環境變得嚴峻,這一切導致了反思和策略調整的發生。

如今嚴重衝擊地區穩定的南海仲裁案過去僅一年多,但是中菲關係發生重大轉圜,合作與協商原則重新回到兩國中間。中越也更加重視對海上糾紛的管控,將發展兩黨和兩國關係置於兩國關係的主導位置。在東盟與中國之間,今年8月達成了南海行為準則框架協議,圍繞行為準則的磋商在13日的中國-東盟領導人會議上正式宣佈啟動。

所有這一切顯示,南海域內國家已經表現出通過和平協商穩定南海局勢的強烈願望和現實能力,外界如果真希望促進區域和平與合作,就應鼓勵當前域內國家的互動方式繼續下去,避免域外力量的干預損害眼下好的趨勢,造成新的波動。

越南、菲律賓對特朗普自薦做斡旋者反應冷淡,這是美方南海政策需要調整的清晰信號。華盛頓加強在南海存在的主要目的是“平衡”中國不斷擴大的影響力,但它把激化海上矛盾作為手段,並且試圖拿菲律賓、越南當槍使,讓兩國付出與中國關係緊張的代價,這嚴重有悖兩國的利益,對整個地區構成潛在威脅,必然會讓域內國家對它産生警惕。

南海不是加勒比海,美國對此需有清醒認識。中國與東盟國家合作緊密,這裡沒有一個國家希望掉入“聯美抗中”荒誕而危險的格局中,大家都知道那樣失去的將比得到的多得多。南海應當成為世界上最安全的水道和國際合作最活躍的地區,而不應是美國插手主導的地緣政治博弈場。美國有必要在這裡表現出戰略克制。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