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特朗普“約會”民主黨只是小聰明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特朗普的困擾是,他的系列政策理念總是被國會阻撓,難以變成“法案"而流於空談。從醫保替代法案到減稅計劃,莫不如此。這讓特朗普對共和黨失去了信心,因為共和黨是控制國會兩院的多數黨。本黨同志在國會不幫忙,特朗普開始展現出他商人實用主義的做派來。

近日,特朗普聯合民主黨,成功通過救助颶風災區、短期提升政府債務上限和延長政府開支的所有法案。

美國國會開始“新會期”能否通過上述法案對特朗普是嚴峻考驗。否則,這將延續特朗普入主白宮以來的無所作為。特朗普和民主黨的直接公關,被美國輿論視為“獨立派”總統。如果特朗普維持中立的總統形象,未嘗不是好的選擇。但是特朗普並非如此——他曾經是民主黨員,現在又成為共和黨總統,但包括美國兩黨、民眾和全球的普遍看法是,他是一位我行我素的商人。

特朗普從競選到候任再到執政,一直不改商人的本色。商人的本色是以最小的時間成本獲得最大的收益。也就是説,無論特朗普的“推特政治”還是其處理白宮“自己人”的事務,其發號施令的方式都和公司治理一樣簡單直接。當然,這也和美國政治相當不合轍。甚至可以説,進入白宮的他,還不適應三權分立、國會制衡和兩黨監督這些美國政治傳統和執政程式。

特朗普將美國這個精緻的民主政治的殿堂,衝擊得七零八落。只有破壞性,沒有建設性,也成為美國社會的主流共識。在此情勢下,美國兩黨在院內院外形成了建制派同盟,共和黨在國會內部也沒有為特朗普保駕護航。不僅如此,不依不饒的“通俄門”調查,也將特朗普逼到了絕路。尤其是國會兩黨聯手推出的對俄制裁法案,也打破了特朗普和俄羅斯修好關係的努力。更重要的是,國會還給特朗普戴上了緊箍咒,特朗普要和俄羅斯改善關係,必須通過國會同意。

隨著美俄外交戰的升級,特朗普的對俄外交計劃已經完敗。不僅如此,其醫保替代計劃,減稅計劃也沒有著落。弗吉尼亞州的白人種族主義製造的暴力衝突,也讓特朗普顏面盡失。特朗普剛剛發佈的對非法移民子女的“奪夢令”,更遭到美國社會的一致反對。

主流輿論在添亂,共和黨靠不住——儘管特朗普一直在討好共和黨強硬派。包括向敘利亞發射導彈,向阿富汗丟炸彈並向這個國家增兵,而且繼續和俄羅斯對抗……等等。但是特朗普不能再輸,必須有所作為,否則他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孤家寡人,提前跛腳了。

何況,救助颶風災區、短期提升政府債務上限和延長政府開支三者捆綁為所有法案,也是急切要解決的問題。如果按照共和黨的節奏,還會爭個不休,甚至會發生政府債務危機。共和黨有耐心,特朗普輸不起,他必須要過國會這一關。因而,他和民主黨聯合推動法案通過,就是為了給白宮鬆綁,為自己的執政打開局面。

特朗普做到了,不管是功利主義還是實用主義,抑或是其商人總統的不擇手段。但是必須説,特朗普和國會的博弈勝得很及時。而且從他和民主黨參議院領袖舒默的良好互動看,特朗普展現出能屈能伸的政客本色——須知,不久前特朗普還斥責舒默是“小丑”。

特朗普的考量是:和民主黨合作,以換得民主黨在醫保替代法案和減稅計劃上的支援。客觀而言,特朗普此舉未必能夠獲得民主黨的回報,但肯定的是,特朗普超越本黨的”獨立派“作為,也為特朗普贏得了一些聲譽。在民主黨看來,他們起碼認為特朗普是一個可以妥協和協商的總統。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特朗普的妥協不管出於何種目的,都讓美國人看到,他越來越像美國總統。

特朗普對本黨的不忠,也沒有引發多大的反彈。即使在法案通過後,特朗普還發了推文對共和黨冷嘲熱諷——“共和黨人,對不起了,但那些廢除和改革的話我聽了7年,最後都是空談。”本黨議員甚至稱讚特朗普有著“謎一般”的協商能力。不要忘了,共和黨兩院議員也的確沒有把特朗普當作共和黨總統,更沒有給予他充分的支援。

加利福尼亞州聯邦眾議員達雷爾伊薩甚至表揚特朗普,當共和黨人無法獨自解決問題時,需要獲得民主黨的幫助,“這時總統有責任承擔中立裁判的角色”。

特朗普不要高興得太早。特朗普“約會”民主黨只能偶爾為之。畢竟,他是共和黨的總統,必須考慮中期選舉的大目標。如果他真的“中立”了,或者對兩黨都採取機會主義的工具策略,結果還是兩黨聯合對付特朗普。

能否處理好府院關係,是特朗普面臨的大難題。“約會”民主黨不是大智慧,只是小聰明。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2_171222.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