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西安賓士糾紛”事件的“病根”何在?

賓士公司')">賓士公司發了聲明,但其回應不是“賓士”而是姍姍來遲。一次維權控訴之所以引發全國聲援,還是因為大企業傲慢比比皆是。用戶只能靠“失態”式維權,是品牌管理最大的失敗。全民圍觀式解決問題也非常態,法律應更好為消費者撐腰鼓勁。(4月13日《人民日報》)

這幾日,西安的一位女士購買賓士車遭遇品質問題,在被屢屢塞責敷衍後,不得已採取非常規的維權方式。這則極富衝擊力的視頻經過網路傳播,引起廣大群眾的憤慨與同情。在官媒的持續跟進報道下,當地監管部門已經成立調查組,相信不日將會有明確的結果。

此事能夠引起如此大的波瀾,除了女事主發出“你和他講道理,他就和你耍流氓”的感嘆直擊人心外,更多的是不少網友因有類似的4S店買車遭遇而感同身受。大家仗義執言,痛斥4S店“店大欺客”,鼓勵女事主尋求法律支援,也呼籲監管部門介入。

然而,不少網友提出的解決之道或許能解決本次事件,但是“治標不治本”,不能防止類似事件的連續重演。要想“治本”,就必須要從制度層面尋找4S店敢於“店大欺客”的原因。如此,則説來話長。

2005年,商務部等三部門聯合出臺了《汽車品牌銷售管理實施辦法》。該《實施辦法》最重要的內容就是規定了汽車品牌授權銷售體制,即銷售汽車必須獲得汽車品牌授權並實行備案管理。在《實施辦法》的規定下,生産商不能直接向消費者銷售汽車,於是以4S店為載體的汽車銷售流通和售後服務網路開始建立起來。客觀地評價,在當時,這種銷售體制有利於堵住不正規的銷售渠道,避免了汽車市場的不正當競爭,提高了汽車行業的行銷和服務水準。對於培育我國汽車市場具有積極意義。

但是時過境遷,隨著我國汽車市場的發展壯大,“品牌授權銷售體制”的負面影響逐漸顯現。在該體制下,汽車生産廠商處於市場供應的強勢地位,汽車經銷商不得不依附於生産商,無暇顧及保護消費者權益。何況,該體制使得消費者購買品牌汽車時,面臨“只此一家,別無分店”的弱勢地位。居於強勢市場交易地位的4S店自然也不必照顧消費者的“情緒”。這才是4S店敢於屢屢“店大欺客”的根本原因,而不是人云亦云的“道德低下”“不講誠信”等表面原因。

説到這裡,或許有部分汽車産業界的人士會反駁:2017年,政府廢止了《汽車品牌銷售管理實施辦法》,代之以新的《汽車銷售管理辦法》。這就在事實上打破了品牌授權銷售單一體制,那為什麼還要原《汽車品牌銷售管理實施辦法》“背鍋”呢?

原因也很簡單。一方面,原《實施辦法》畢竟實施了12年,影響深遠。新法實施不到2年,以4S店為代表的舊有銷售體制的殘存影響力依然巨大;另一方面,雖然現在經銷商可以出售未經生産商授權的品牌。但如果得不到生産商授權,也就得不到生産商的技術服務,售後工作難以進行。因此,4S店還是和從前一樣追求單一品牌授權。從這層意義上説,用心良苦的新《汽車銷售管理辦法》在某種程度上有淪為“空頭支票”的危險。

總而言之,全社會對於“西安賓士糾紛”不能僅僅停留在言辭鞭撻的情感層面,更不能滿足於此事最終圓滿解決的個案層面。必須保持更高站位,從國家法律和行業管理層面尋求深層原因。政府應當以此次案件為契機,進一步推動汽車銷售體制的完善,規範汽車市場銷售秩序,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盡可能遏制“店大欺客”情況的發生。

相關事件

  • 賓士車主哭訴維權
  • 賓士車主哭訴維權
  • 2019年2月25日,西安投訴人某女士與西安利之星汽車有限公司簽訂了分期付款購買全新進口賓士CLS300汽車購車合同;3月27日,提車後因認為發動機存在問題與“利之星”4s店自行協商退換車輛未果。此後,她多次與4S店溝通解決,卻被告知無法退款也不能換車,只能按照“汽車三包政策”更換發動機,該女子被逼無奈,到店裏維權。事件不斷發酵成為新聞熱點,官方也已介入調查。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