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義大利緣何頂住美國壓力參與“一帶一路”?

張敬偉 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義大利要加入“一帶一路”倡議了。

據《金融時報》3月6日報道,義大利經濟發展部副部長米歇爾•傑拉奇表示,義大利計劃在3月底中國領導人訪問義大利期間,簽署參與共建“一帶一路”倡議的諒解備忘錄。

3月8日,義大利總理孔特強調,“一帶一路”倡議對義大利和歐洲來説是發展機遇,他希望參加今年在北京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

義大利此番表態給西方世界帶來了不小的震動。義大利是歐盟的第四大成員國,也是七國集團(G7)成員。去年葡萄牙籤署參與共建“一帶一路”倡議諒解備忘錄,在西歐國家開了先河,義大利則打破了歐盟核心圈對“一帶一路”的回避和以美國為首的G7對“一帶一路”的拒絕。加上已經加入“一帶一路”倡議的中東歐國家,美國主導、歐日跟隨的抵制局面已經開始瓦解。

對此,美國白宮的反應很激烈。美國強調義大利加入“一帶一路”倡議不會給義大利帶來任何持久的經濟利益,而且會影響義大利的“全球聲譽”。歐盟則認為義大利“會削弱歐盟在為克服其在如何最好地應對中國投資上的分歧所做的努力。”

義大利的態度轉變,凸顯了“一帶一路”倡議越來越強的生命力和影響力。反觀美國和部分西方大國對“一帶一路”的拒絕甚至污名化的誹謗,其實是“中國威脅論”的升級。

事實上,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後,西方主導的全球秩序開始發生變化,中國已成為全球經濟增長的主引擎。從中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的份額提升,到中國主導的亞投行成為全球性經濟治理機構,西方擔憂中國替代自己的全球“C位”。“一帶一路”倡議,就成了西方世界對中國恐懼不安的藉口。

就像英國當初加入亞投行那樣,義大利擁抱“一帶一路”或在歐盟內部形成骨牌效應,同時也會削弱美國對華貿易施加的壓力。

其實,義大利選擇“一帶一路”,既不是和歐盟作對,也不是和美國過不去,而是基於本國利益的理性選擇。正如外交部發言人陸慷在3月6日答記者問時所言,義大利作為一個大國和發達經濟體,很清楚自身利益所在,也能夠獨立作出自己的政策判斷。

而且,到目前為止,同中國簽署合作文件的國家和國際組織的總數已經達到152個。去年一年,就有67個國家和中國簽署了合作文件。大多數國家紛紛通過“一帶一路”建設共用發展機遇,唯有美國認為“一帶一路”沒有“好處”。所以,陸慷認為美方人士的表態“非常可笑”。

歐盟沒有讓義大利從歐洲主權債務危機中徹底恢復活力,特朗普的“美國優先”讓G7陷入內亂。無論是處於脫歐困境的英國和被黃馬甲運動糾纏的法國,還是經濟下滑的德國,都無助於義大利的經濟復蘇。

去年第四季度,政治困局下的義大利陷入經濟下滑。債務規模高達2.3萬億歐元,僅次於希臘。義大利2019年預算案中,財政赤字佔比GDP為2.4%,比2018年的1.8%高了0.6%個百分點。對此,歐盟認為義大利的財政赤字不符合歐盟的規定,要求義大利限期改正,否則就要對義大利課以重罰。今年2月,歐盟委員會已經將2019年義大利經濟增長預期從去年11月的1.2%下調至0.2%,並預計2020年義大利的經濟增長率為0.8%。

義大利面臨著更為糟糕的一年,一不小心就會重蹈主權債務危機的覆轍。歐盟有了更嚴苛的財政管理規定,不會為義大利紓解困境,更可能的是斷尾求生。

上次主權債務危機發生後,從希臘到義大利甚至歐盟,中國都曾伸出援手給予一定的幫助。歐盟好了傷疤忘了疼,但是義大利和希臘一直沒有恢複元氣。因此,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要遠比冷冰冰的歐盟和“美國優先”的更靠譜、更實惠。何況,中國是義大利在亞洲的最大貿易夥伴,義大利又是歷史上絲綢之路的重要一端,理應成為“一帶一路”倡議的天然夥伴。因此,搭上“一帶一路”建設的順風車,無論是投資還是項目,都對義大利擺脫當前經濟困局有重要幫助。

當美國等西方國家媒體歪曲“一帶一路”倡議製造“債務陷阱”時,義大利反而義無反顧地加入“一帶一路”。這無疑是對此類謠言的莫大諷刺和有力反擊。(責任編輯:毅鷗)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20_202520.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