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為“公職人員禁戴N95口罩”給予五星好評

鄧海建 中國網時事評論員

疫情防控進入膠著狀態,醫用物資短板暫難紓解。

2月8日下午,北京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領導小組召開會議,指出要引導市民群眾科學有效使用防護用品,公職人員不得佩戴N95醫用防護口罩

無論是資源優化配置的規律,抑或是社會救助實踐的倫理——把最急需的醫療物資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這顯然是決戰決勝新冠病毒疫情的底線共識。

值得肯定的是,不只在北京,全國多地近日推出類似舉措:比如吉林要求全省各級黨政領導幹部、公務員及各類公職人員一律不得購買和使用N95口罩;山東濰坊要求各級各部門單位工作人員一律不得佩戴醫用N95口罩;黑龍江則倡議用1隻N95置換5隻一次性醫用口罩,置換活動率先在省直各單位開展……非必要、不佩戴,不與前線搶資源,公職人員率先垂范。此舉撬動的,顯然不只是可能被虛耗的緊缺資源。

疫情之下,作為日常防禦的口罩,扮演著基礎防疫的硬核角色。在焦慮情緒支配下,“出門必須戴口罩、口罩必戴N95”很容易成為普通市民的權宜之選。再加上口罩剛需與供給側之間的矛盾短期無解,在資訊不對稱之下,民眾很容易將這種剛需放大N倍。來自工信部的消息稱,目前全國口罩産能恢復率60%左右,每天超過1000萬隻,可醫用的N95口罩每天産能60萬隻,與實際需求相比仍有較大缺口。就在前兩天,世衛組織亦警告説,因防控疫情,全球正面臨著防護服、口罩、醫用手套和其他防護裝備的長期短缺。因此,特殊時期,在N95醫用防護口罩的供給與配置上,顯然不能簡單遵循市場法則。

解決N95醫用防護口罩短缺的思路無非就是兩個:一是在供給側開足馬力,二是在消費端遏止剛需。説白了,其實就是四個字,“開源節流”。在鏖戰疫情的當下,厘清“剛需”的真偽顯得很有必要。比如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研究員吳尊友就説了,普通人沒必要戴N95口罩,不是越貴的口罩就越好。更何況,“戴N95口罩超過4小時,肺功能可能會受到影響”, 因此非專業人員不建議長時間戴N95口罩。這大概就像俗語説的殺雞焉用牛刀的道理一樣,過度防護不僅是對緊缺資醫療資源的浪費,更可能加劇醫療防護品的供不應求進而導致真正急需防護的一線人員暴露在感染風險之中。用世衛組織的話説,“非醫務人員囤積醫務人員裝備使得情況更糟。”

有限的防疫物質,必須要用在刀刃上。在最廣大的防疫一線,為了節省醫用防護服,有的醫護人員儘量少喝水、少吃飯、少去衛生間。此情此景,不能僅僅讓我們停留在“感動”層面,而必須拿出更切實有效的舉措來積極應援。用網友的話説,“每節約一個N95,就是對醫護人員最實際的支援”。從這個意義上説,“公職人員禁戴N95口罩”起碼具有三重正向意義:一方面,能及時有效減少N95醫用防護口罩在一般性公共服務中的需求;另一方面,普及了口罩防護的科學常識,防止“過度防護”現象無序蔓延。更重要的是,此舉是以人為本、公權謙抑的彰顯,是無聲而鏗鏘的愛與擔當,既激勵了前方的逆行者,更鼓舞了後方更廣泛的人民群眾。

守萬家燈火,待春暖花開。“公職人員禁戴N95口罩”,確實值得推而廣之並五星好評。不過,與防疫相關的公職人員,包括警察與志願者等,都是較高風險暴露者,他們當不在禁令之內。而儘早儘快從供給側籌措更多專業防護資源,也才能讓這看似嚴苛的一紙禁令具有更溫暖的現實意義。(責任編輯:唐華)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9_217419.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相關事件

  •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
  • 新冠病毒肺炎疫情防控
  • 鼠年春節前夕,一場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席捲全國,也讓湖北特別是武漢站在了風口浪尖。一方有難,八方支援。“疫”起湖北,戰在全國。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