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中國專訪】“補短板”可應對貿易戰造成的外需不確定性

徐朝陽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經濟學教授

2015年底中央提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概念,並在2016年初明確“去産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補短板”是貫徹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五大主要任務,俗稱“三去一降一補”。

中央根據不同時期社會經濟發展面臨的突出矛盾和問題,在不同年份對這五大任務的側重點是有所不同的。例如,面對部分行業産能過剩問題比較嚴重以及部分城市房地産庫存過高的矛盾,重點抓去産能和去庫存。2017年,為了化解我國經濟杠桿率不斷升高帶來的金融風險問題,重點抓去杠桿。

2018年以來,經濟運作穩中有變,面臨一些新問題新挑戰,外部環境發生明顯變化,這是7月31日中央政治局會議對經濟形勢的判斷。在這次會議上提出要把補短板作為當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任務,加大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力度。

9月18日,國家發改委圍繞加大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力度穩定有效投資有關情況召開新聞發佈會,表明我國政府在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行動已進入實質性推進階段。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進入“補短板”時間,這是影響未來中國經濟走向的關鍵決策,中國網觀點中國針對“補短板”問題,採訪了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貿易學院經濟學教授徐朝陽。

觀點中國:這場以“補短板”為重點任務的階段性改革,是在經濟運作穩中有變,外部環境出現明顯變化的情況下做出的決策,穩中有變的運作中,“變”的地方是什麼?為何將“補短板”作為重要任務?

徐朝陽:2018年以來,我國經濟實際上延續了穩中有進的勢頭,一季度和上半年的GDP增速均保持在6.8%較高水準上。其中貨物貿易出口額增速4.9%,延續了2017年以來外需持續擴張的勢頭。

但是,今年3月份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斷升級對華加徵關稅威脅,中美貿易衝突愈演愈烈,中美貿易衝突持續不斷,的確會對我國經濟持續穩定增長造成一些影響。

在外部環境出現明顯變化的同時,我國經濟運作中還出現了固定資産投資增速明顯下滑的問題。而固定資産投資增速下滑主要是基礎設施投資增速大幅度下滑造成的。根據發改委最新公佈的數據,今年以來我國基礎設施投資新開工項目計劃總投資下降18.3%,其中基礎設施新開工項目計劃總投資下降28.1%。這反映出我國基建投資增長後勁不足,加大基礎設施領域投資力度,已經勢在必行。

從目前情況看,中美貿易衝突不是短期就能解決的。特朗普對我國提出了許多非分要求,試圖迫使我國屈服。面對美國赤裸裸的單邊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行為,我們應做好較長時期對抗的準備,這就要求我們必須做好自己的事情,打鐵還需自身硬。只要我國沉著應對,在未來較長一段時期內將經濟增速維持在合理的區間,就能化解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攻勢。

而當務之急,就得扭轉固定資産投資增速持續下滑的勢頭,保證內需增速穩定,有效應對貿易戰造成的外需的不確定性,維護住這幾年來之不易的經濟穩中向好的勢頭。正是在這種情況下,中央決定將“補短板”作為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任務。

觀點中國:基礎設施投資增速下降28.1%,為何出現如此大幅度的下滑?

徐朝陽:基礎設施投資增速的下滑,主要跟中央規範地方政府舉債融資行為有關。根據財政部發佈的數據,2017年下半年以來,各地集中清理違規PPP項目,遏制PPP項目泛化濫用現象,截止目前已累計清理退庫項目2148個,涉及投資額2.5萬億元。中央決定加大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力度,並果斷地將補短板調整為當前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任務,這是中央根據國內外經濟形勢中出現的新情況新問題做出的審時度勢之舉。

觀點中國:一些觀點將PPP項目等同於地方政府變相舉債行為,引發社會的廣泛關注,發改委提出要規範有序推廣PPP模式,制定了鼓勵民間資本參與PPP項目,對此您有什麼看法?

徐朝陽:發改委提出要規範有序推廣PPP模式,制定了鼓勵民間資本參與PPP項目的十項政策措施,並聯合全國工商聯召開PPP項目推介會,向民營企業推介一批前期工作成熟、基本具備實施條件的PPP項目。

需要明確的是,PPP模式本來就是公私合營,且已推進多年。近期學術界關於民營經濟的討論比較熱烈,個別學者提出了聳人聽聞的民營經濟“退出論”。此次有關部門進一步明確提出鼓勵民營經濟積極參與基礎設施領域補短板的各種政策措施,顯然是意在強調堅定不移支援和鼓勵民營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是對各種奇談怪論的有力回擊,有助於穩定市場信心。(責任編輯 蔣新宇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8_193418.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