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歐盟峰會顯示歐盟離團結自強仍然遙遠

董一凡 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歐洲所

6月28-29日,歐盟舉行夏季峰會,在當前歐盟內外交困、民粹主義不斷抬頭及經濟、安全等方面均受到挑戰的背景下,本次峰會最大的任務是促進歐盟的團結自強。因為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此前在柏林近郊聯合發表強化歐元區改革的政治承諾,本屆峰會曾被寄予厚望。然而由於難民問題的衝擊,峰會取得的成果遠不及預期,顯示歐盟希望通過強化制度建設實現聯合自強仍然理想豐滿,現實骨感。

當前,內外環境給歐盟帶來巨大挑戰,使得其維護團結,增強共識的迫切性之強前所未有。

從外部環境看,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經貿、伊核協議、巴以問題等方面貫徹“美國優先”理念,完全棄歐洲盟友的利益於不顧。近期美國正式啟動鋼鋁關稅並威脅對歐盟汽車徵稅的做法嚴重挫傷歐盟對於跨大西洋關係的信心,歐洲領導人在七國集團等場合與美國的分歧公開化和擴大化,德國總理默克爾在此背景下多次提出“歐洲要自己掌握自己命運”。

而從內部看,義大利、波蘭、匈牙利等國政府與歐盟在具體議題上的分歧與摩擦愈發強烈,各國民粹主義政治對歐盟權威和政策不斷提出挑戰,歐元區治理、移民難民、周邊安全等問題在近期僅僅是降溫而並未徹底得到解決。因此,歐盟急需在建章立制方面拿出切實可行的治理方案,為歐洲一體化輸入新的動力,重新贏回各國的信心。

然而近期難民問題的舊火重燃,從義大利拒絕兩艘難民船靠岸,並與馬爾他和法國互懟;到德國總理默克爾被聯盟黨執政夥伴澤霍費爾逼宮,要求其設法將難民從巴伐利亞遣返並加強邊境警察管控權力,使得歐盟的主要精力從佈局未來變成了救火救急,議程規劃受到極大的干擾。

歐盟不僅為應對義大利和澤霍費爾挑起的“難民危機”而在歐盟正式峰會前召開了難民特別峰會,在正式歐盟峰會期間也因難民問題佔用大量議程時間,義大利總理孔特甚至威脅稱,若歐盟無法就難民問題拿出切實成果,則義大利將抵制歐盟峰會的決議,最終歐盟領導人在6月29日淩晨就難民問題取得一致意見。

從共同決議和就歐元區的單獨決議可看出,本次峰會實際成果與外界及歐盟領袖的期望相比判若雲泥。在28國峰會公報中,對難民政策的改革佔據了大部分篇幅,而就歐盟共同防務機制的建設、經貿、科技創新等領域僅僅達成一些原則性的支援意見。在被寄予廣泛期望的歐元區改革上,歐元區領導人峰會公報僅僅有寥寥數語,提出繼續支援銀行業聯盟、歐洲貨幣基金建設,就法德兩國此前作出的《梅澤貝格宣言》,峰會僅僅提出“肯定法德兩國的貢獻”,事實上顯示了各國因分歧和議題重心轉向而難以實現歐盟的宏偉目標。

歐洲一體化雖然在歷史上常常以危機推動,“多難興邦”在歐債危機前可以説是歐盟的常態。然而,自歐債危機以來歐盟遭遇了經濟、難民、安全、對外關係等一系列挑戰,內部政治社會生態也呈現對立尖銳化、矛盾公開化、隔閡難解化的趨向,成員國之間、國家內部各政黨間以及國家與民眾間的相互懷疑、指責的氣氛愈發濃烈,使得危機和問題對歐盟深化改革的掣肘作用更為明顯。

雖然法國和德國作為歐洲的領袖國家,一定程度上讓渡了國家利益去推進歐盟和歐元區的制度建設,然而在歐盟成員國普遍擔心,進一步讓渡主權對自身利益是否有損害的大環境下,無論是緊急應對危機,還是進一步強化經濟或安全領域的合作,理想主義的制度設計均難以得到普遍支援。

因此,歐洲一體化無論在哪個領域獲得的進步,均是各國利益妥協讓步的産物。比如在本次應對難民危機的成果中,關於難民進入歐盟後再次分配是由各國“義務”接納,既回應了義大利等前沿國家要求他國施以援手的擔憂,卻同時滿足了匈牙利等國拒絕歐盟攤派責任的訴求,但問題要得到解決,從根本上,還需要一些國家挺身而出“當雷鋒”。

未來不論是經濟、難民還是安全問題,恐怕每個成員國出於國家利益、民意和選舉等方面考慮,恐怕均不願意為歐盟共同的利益而承擔責任,而更願意作為搭便車者。若歐盟成員國均選擇回避共同責任,恐怕歐盟通過深化建設來實現團結自強,進而有效應對內外挑戰的願望將漸行漸遠。(責任編輯 郭素萍)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17_188317.html

本站原創,如有轉載,請註明來源觀點中國,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熱門事件標簽